第一章 住客_葬鬼经

第一章 住客

2017-05-14更新

等我把陈秋雁的行李陆续搬进药铺的时候,老爷子脸上的表情很是诧异。

显然是没想到陈秋雁会搬这么多东西过来。

“陈大头!!你孙女这是搬家来了??真准备长住啊?!”老爷子一瞪眼,有些不乐意了。

按照以往来说,老爷子绝对算是个好客的人,但矛盾的地方也在这点,他还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

带着陈秋雁这种行外人干活儿,那老爷子肯定是咋想咋麻烦,恨不得现在就反悔让陈秋雁走人。

“老东西,你不是说你一口唾沫一个钉吗?现在是准备反悔还是咋的?”陈宗堂很不屑的看着老爷子:“小姑娘家的,行李多拿了点,这有啥呢?”

“沈爷爷你别生气啊!我没拿多少衣服!只是拿的器材比较多!”陈秋雁见老爷子急眼了,连忙解释着,可怜兮兮的看了看那几个行李箱,说:“这里很多都是取样本跟做实验的器材,衣服我只拿了一小箱”

“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哎算了。”老爷子唉声叹气的摇了摇头,抬起手指着一楼空着的客房说:“楼上是我们大老爷们住的,你上去住不方便,这屋子也不小,拿给你住绝对够用了,等会儿我就让世安去收拾一下。”

听见这话,陈秋雁顿时就松了口气,笑颜如花的对老爷子连声道谢。

“满意了吧?”老爷子说着,瞥了陈宗堂一眼:“没意见吧?”

陈宗堂笑着点点头,说都听你安排,我哪儿敢有意见?

“你也是够疼你孙女的。”老爷子啧啧有声的说:“自个儿从四九城跑到四川,你也是不觉得折腾啊。”

“不觉得。”陈宗堂耸了耸肩:“给她当说客是一回事,想找你们几个老弟兄吃顿饭,这才是最要紧的。”

老爷子愣了一下,也不由笑了起来。

“都咱们这把岁数了,还能活多少年啊?”陈宗堂叹道:“要是不趁着自己还能喘气,多找你们这帮老弟兄喝喝酒聊聊天,这辈子算是扯淡了。”

话音一落,陈宗堂交代了陈秋雁几句,说是让她多听老爷子的话,药铺里的杂活儿能帮就帮千万别犯懒。

交代完,陈宗堂这才起身告退。

“你不急着回四九城吧?”老爷子冷不丁的问道。

“不急,还得在四川待几天,顺便处理点小事。”陈宗堂笑了笑:“我就住在老东西家,等我忙完了,咱这几个老弟兄再好好聚聚!”

老爷子嗯了一声,摆摆手算是告别。

“爷,陈爷爷说的那个老东西是谁啊?”我见陈宗堂走了,忍不住问他。

“陈国刚呗。”老爷子笑道:“你忘了?就是上门来找我们的那个老东西!”

“是他啊”

“得了,你先给这丫头收拾屋子吧,我出去玩会,那帮牌搭子还在等我呢”老爷子咂了咂嘴,看了看陈秋雁:“小雁,你有啥想吃的就跟世安说,让这小子去帮你买,既然我让你在这儿住了,那你就别跟我瞎客气。”

“谢谢沈爷爷。”陈秋雁抿嘴一笑,显得有些害羞。

不得不说,老爷子这人就是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

临走之前还特意嘱咐我,让我把屋子打扫得干净点。

毕竟小姑娘不像大老爷们,大多都特讲究爱干净,所以打扫房间的时候千万不能马虎。

“陈姐,你先去歇会儿吧,我把房间打扫干净了再帮你搬行李。”

“我跟你一起吧,这样打扫的速度快点。”陈秋雁兴奋的跟个小孩一样,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一楼的那间客房,跟厨房紧挨着,面积跟我住的房间差不多大。

因为长年累月没人住过,所以里面摆放的杂物有些多。

靠门这边,还堆着不少用麻袋装好的药材。

杂物能随便搬走,这些药材可不敢乱搬,只能小心翼翼的移去库房放着,生怕压碎了药材的根茎影响卖相。

忙活了足足一个小时,那间客房才让我跟陈秋雁打扫干净。

对于这个房间,陈秋雁显得倒是挺满意的,特别是闻到一楼四处弥漫的中药味,她更是说这有镇静的效果,比花香还纯粹,很容易就能让人安静下来。

“小沈,平常店里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你就尽管说,千万别客气,要不然来这儿蹭住多不好意思啊”

我摆摆手,表示不碍事,反正家里空屋子也多,多个人也就是多双筷子的事。

闻言,陈秋雁转过头看了眼厨房,笑道:“我留洋的时候学做过不少西洋糕点,你想吃什么就跟我说。”

“就是那种奶油蛋糕?”我有些意外的看着她,心说这姑娘可够能耐的啊,工作不忘娱乐还会搞这些玩意儿?

陈秋雁点点头,说就是那种糕点,除了蛋糕,她还会做饼干。

“用啥子工具做?锅啊?”我好奇的问道。

陈秋雁一拍脑门:“看我这脑子,这些东西是烤出来,得用烤箱做,你这儿没条件啊”

“烤箱又是啥?”我满头雾水的问道。

我只听说过微波炉,还真没听过烤箱这种东西难不成这又是一种新科技?

话说回来,在那个年代,微波炉还是刚刚兴起的高科技产品。

我跟老爷子都听人说过,能微波的炉子可不是一般的牛逼,把凉掉的食物放进去转一转,不过一分钟就能变得热气腾腾,跟刚出锅似的!

“就是怎么跟你说呢”陈秋雁有些费劲的跟我解释着:“烤炉有点像微波炉,但又不是真的像,反正就是用来烤东西的!”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这么说我就知道了,但是我家没烤箱啊,你可以用液化气灶做吗?我刚换的气!火力足得很!”

陈秋雁有些哭笑不得,说这两样东西完全不是一回事!

当天晚上,我特没出息的失眠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但这也不能怪我啊。

多少年了我家里就没住进来过异性生物就我跟老爷子这两个大老爷们住着

这突然来了一位大美女住在楼下,我竟然还有些不太习惯!

足足失眠了大半宿,天快亮的时候我才勉强睡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时分,老爷子早八辈子就出门打麻将去了,陈秋雁则是坐在柜台后面,有模有样的帮忙卖着药。

“陈姐,不好意思啊,睡过头了”我有些尴尬的走过去,往柜台上扫了两眼,见她还帮忙记着账,便岔开话题问她:“你还懂中药?”

“懂一些吧。”陈秋雁笑眯眯的看着我,直接问:“小沈,你们什么时候再接活儿啊?”

我见她问这事,也不禁有些无奈,挠了挠头说:“这个谁也说不准啊,毕竟脏东西不是三天两头就有的,更何况我们是修降门的先生,主要是对付人,不是对付鬼啊”

“你们收拾五福孽的时候,不也挺厉害的吗?”陈秋雁托着下巴,眨巴着眼问我:“要不我找人帮你们打个广告?再给你们拉点客户来?”

拉客户?

这种客户是能随便拉的吗?

我正琢磨着要怎么回答她,只见门外忽的进来一个人,嬉皮笑脸的冲我说:“沈哥!出去玩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