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颂我之名_第九守秘局

第四百四十九章 颂我之名

2021-01-04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书海阁小说网(xinshuha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遍及四方天穹的七彩“玻璃”之下,一双由能量光晕凝成的巨眼正在俯瞰着大地,那双眼睛定然不是已知的任何生物能够拥有,用遮天蔽日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这是神灵的眼睛。

    相信任何一个目睹这般异象的人都会这么想。

    神圣,威严,超凡,仁慈,悲悯……

    仿佛一切能与“神性”相关的词汇都能用在这双眼上。

    所有能够看见这双眼睛的生物,无论身处何地,哪怕是在极为遥远的山脉边缘只能模糊看见天空中的一个轮廓……就算如此,所有生物也都会产生同一种奇怪的心理。

    他们都觉得这双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

    无论从什么角度看,无论从什么距离看,这种奇怪的感觉都自始至终萦绕在所有生物心头。

    但有一点非常怪异。

    这双眼睛带给他人的感觉并不危险,换言之,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之下,无论是人类还是其他生物都不会感到恐惧,相反还会感到一种从内心深处蓬勃生出的莫名情感……或是喜悦,或是兴奋,或是悲伤。

    那双眼的主人就像是自己的创造者,是一个知晓自己所有命运的对象,是一个可以与自己感同身受的对象……在与之对视的同时,每个生物在这一生所经受过的苦痛,一切不好的回忆,一切悲伤的回忆,顿时都涌上了心头,

    与此同时,那些美好的回忆,让自己感到幸福的回忆,也都开始逐一在脑海中浮现。

    此刻。

    无论是人还是其他生物,他们都将天空中那满含悲悯的目光当做是自己的“父亲”在望着自己,虽然他们看不见那双眼睛的主人是什么模样,但直觉告诉他们,这双眼一定是男性的眼睛,因为那种沉重的慈爱之中并没有所谓的母性光环。

    在这个时候,每一个人甚至每一只动物,他们都想躲进这位“父亲”的怀里,痛哭着倾诉自己所经历的不公,自己所经历过的那些痛苦……除此之外,他们还想将自己脑海中那些美好的记忆,那些喜悦那些幸福分享给这位“父亲”。

    那双悲天悯人的眼中,是一种至高的神性。

    就在众人望着那双巨眼沉浸在各自复杂的情感中时,一个清晰的声音突然从天空中传来。

    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来时……天地混沌……阴阳未分……”

    伴随着这个响彻天地的声音,云层之上的那些玻璃状能量结晶开始逐渐碎裂,天空……不,应该称之为高空,在那个临近地球与宇宙边缘的地方,凭空出现了成千上万个庞大的虚影开始向地面靠近。

    那些虚影十分古怪,待它们靠近一看,似乎都是众人未曾见过的异常生命,它们有人首兽身的怪物,有生出千百只触手的章鱼,还有数百米长的血色蚰蜒,以及浑身长满了人类眼睛的水螅。

    总而言之,这些生物可比镇魔窟里的那些古生物恐怖多了,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它们就像是生存在噩梦里的怪物,无论怎么看都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

    比它们样貌更让人惊悚的……是它们正在做的事。

    这些怪异的生物正在奏乐。

    众人听见的那种古老曲调,正是从这些怪物手中的乐器里演奏出来的。

    那些成群结队的血色蚰蜒正在空中支着身子,不断用腹足敲打着怀中的兽皮邪鼓,而鼓声也并非是敲打而来,发出沉闷巨响的是鼓面上的那一张嘴……天知道那是什么奇怪的乐器,蚰蜒每一次敲击,那张嘴就会痛苦地张开发出巨响,极有节奏韵律的鼓点便是这么来的。

    另一边,成百上千的山羊头巨人正在吹奏古老的号角,就算相隔千米乃至万米,众人也一样能闻见它们身上散发出的腐臭……如果这个世界上所谓的“邪恶”有气味,那一定是它们身上散发出的这种重度腐败的味道,令人本能憎恶的同时也极度令人不安。

    长有千百只触手的章鱼正在吹奏长笛,那种巨型乐器似是由某种生物的脊骨打磨而来,吹奏出的音色既诡异又单调……按理来说,那是一种令人无法忍受的噪音,可是在其他乐器的协同之下,阵阵笛声让人听来却透着一种莫名“神圣”的味道。

    长笛,巨鼓,号角。

    这是最容易辨认出来的三种乐器,至于其他生物所使用的乐器那就真的不可言说了,因为那些乐器怎么看都与“乐器”这两个字不沾边……或是举着一具类人的骨骸用肋骨弹奏着鼓点,或是怀抱着一个装满了各种异常生命的巨大瓦罐,不断敲击使得瓦罐中的生物发出痛苦的尖嚎,以这种极其刺耳的声音用作“吟唱圣诗”。

    种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混合在一起,竟然并不让人感到惊悚或是恐惧,相反,这些古怪诡异的声音互相纠缠撕扯,在这些怪物的演奏中融合得极为完美……

    这种古老至极的乐曲不该出现在凡间,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或是那些异常古生物,在他们听来,这种庄重神圣的曲调已经超出了凡俗对音乐的界限,唯有神明能够创作出如此超凡的乐曲,也唯有神明才能拥有听他人演奏这种乐曲的资格。

    这是来自于时间彼端的音调……

    这是亿万生命诞生与终结的圣诗……

    此刻。

    在那双眼的注视之下,所有聆听着这种古老曲调的生物都慢慢垂下了头,向天空中的神灵献上了无比崇高的敬意。

    他们感激神灵的慷慨。

    竟然能让他们这些凡俗之物聆听生命的圣诗。

    他们也在感激神灵的慈爱。

    竟然能耐着性子听他们哭诉自己所经历过的痛苦与不甘。

    “这……这就是神吗……”

    老骗子表情呆滞地望着天空,双眼通红似有泪光闪动,虽然他已经强大到了在这世上难寻敌手,心中的精神殿堂更是坚固得牢不可破,可是在那双眼的注视之下……他感受到了一种由衷的关爱,仿佛自己经历过的一切,那双眼的主人都能感同身受,这种深层次的情绪共鸣让他几近崩溃,险些掉下泪来。

    “这到底是什么……”

    周抟的反应与老骗子相同,虽然他们眼中闪动的泪光看起来有些丢人,不过相比起其他人,他们两个老人的心理素质明显要强得多,情绪控制的能力也要强出他人数倍。

    可以这么说,除了周抟与老骗子之外,其他人都哭了,莫名其妙的哭,发自内心的哭……甚至连镇魔窟中的那些古生物,作为布道者的骷髅先生,还有那些被神性吸引来的飞禽走兽……

    能够流泪的都在流泪。

    至于那些不能流泪的,也都被一种极度悲伤的情绪所笼罩。

    所有生物都像是受到了委屈的孩子,他们都在“家长”注视下忍不住哭了出来,他们哭诉着自己的委屈,哭诉着自己的痛苦,都在祈求得到“家长”给予的关爱与理解……祈求得到“他”对自己的爱。

    此刻,无数生物都对天空中的那双眼慢慢跪了下来,他们都以五体投地的姿态向神灵表示着自身的虔诚与崇敬。

    “我来时……”

    “天地混沌……阴阳未分……”

    “万物因我而生……万物因我而逝……”

    “我是一切的因……亦是一切的果……”

    神灵的声音响彻天地,所有“他”目之所及的生命……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他们都能很清晰地听见“他”说出的每一个字。

    “我有无数个名字,正如生命有无数种形式,死亡亦有无数种方式。”

    “有人称我为原初的混沌之核,因为我自混沌中生……”

    “有人称我为亿万生命的‘父’,因为世间万物因我而生……”

    “有人称我为‘真理’,因为我既是真理……”

    “有人称我为世间唯一之神、最高之神,因为除我之外,世间被称为神者皆是伪神……”

    “爱我者,得我之爱。”

    “颂我之名,得我庇护,自父及子直至千代万代……”

    说至此处,天空中的那双眼睛突然转动起来,像是在逐一打量跪伏在地上的这些生命。

    “你们既是迷途的羔羊……亦是被命运折磨的生命……”

    “我是仁慈的父。”

    “我能感受到你们的痛苦。”

    “所以……”

    “你们愿意接受我的馈赠,接受我的点化吗?”

    听见神灵发问,所有生物都在这一刻点了点头,毫不迟疑地表达了自己愿意。

    得到众生答复,神灵的眼神也愈发温柔,满是父对子的慈爱。

    “颂我之名,得我之爱。”

    “吾名……”

    “陈闲。”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