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我没有家了_第九守秘局

第四百三十八章 我没有家了

2020-12-2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书海阁小说网(xinshuha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濒临意识消散之际,那个怪物彻底夺走自己身体的前一秒,陈闲心里还怀揣着一个念头……想耍阴招害死自己的人只是顾仙棠,赵脂儿算是无辜的,所以没必要杀她。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念头,那个怪物在夺取陈闲的身体后才会选择性的放过赵脂儿,并且在离开古遗迹的同时还将她也带了出来。

    陈闲走到一处空地,轻轻将赵脂儿放在了地上。

    他抬头一看,只发现众人都表情复杂的正看着自己。

    “怎么办?”

    陈闲一脸纠结地问道,算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毕竟这件事搞得他也有些头疼了……自己把赵脂儿全家都给杀了,还顺带着把赵脂儿的祖宅都给推了个干净,说那是屠城都不为过,等赵脂儿醒了还不得跟自己拼命?

    虽然陈闲并不想逃避责任,但说实话……现在他有点想躲着赵脂儿了,因为他还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跟赵脂儿对上,毕竟这里还有这么多人看着……

    以陈闲的性子,赵脂儿若是想杀他,那他必然不会还手,因为赵脂儿根本就没办法弄死他,随便让她捅个几百剑出出气,那对陈闲来说也是无所谓的事。

    可这种事对他无所谓,对其他人有就有所谓了。

    尤其是极其护主的骷髅先生跟渎神之犬,还有许雅南跟木禾诸葛豆豆这一票护短不讲道理的“活爹”,一旦赵脂儿对陈闲出手,他们十有八九都会趁此机会帮陈闲以绝后患。

    “这个……这个守秘局能处理吧……”陈闲眼巴巴地看着周抟这位老局长,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没底气,“帮她找个心理医生做做疏导什么的……”

    周抟见陈闲把皮球踢给自己,脸色顿时就难看了几分,嘴里嘟囔着像是骂了一句脏话,但没好意思骂出声来。

    卧槽……你小子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一转眼就把这个麻烦踢给守秘局了?你这是见不得自己的组织好过啊!

    可话又说回来。

    守秘局不帮他,还有谁能帮他呢?

    谁让他是自己孙子呢?

    退一万步说,如果这事守秘局不管,那指不定阴市就得插手了。

    一旦这个小丫头落在阴市手里,周抟估摸着她应该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毕竟葛慈的心性可不比周抟,别看他平常嬉皮笑脸一副老顽童的样子,真要动起手来他可不含糊,尤其是在这种事上……既然陈闲犯了心慈手软的大忌,那么他自然会帮陈闲擦干净屁股把这事处理得漂漂亮亮。

    “唉……那就让我们的人把她……”

    就在周抟苦着脸准备应下这件事的时候,只见躺在地上的赵脂儿突然睁开了眼睛,似乎她早就醒过来了。

    “不必了,谢谢。”

    说罢,赵脂儿就跟诈尸似的坐了起来。

    众人见她突然醒了,免不得也纷纷警惕起来,因为她在这些人眼里还是一个危险分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一剑给陈闲捅过去报仇雪恨了……

    “你……你醒了啊……”陈闲说话有些结巴,毕竟从某个角度来说赵脂儿就是自己的冤亲债主,“那什么……你睡得怎么样……没冻着吧……”

    从陈闲这种手足无措的表现来看,众人用脚趾头猜都能猜到他肯定紧张得不行,做贼心虚说的就是他这种反应。

    “你什么时候醒的?”诸葛豆豆不怀好意地凑了过来,蹲在赵脂儿身边细声问道。

    “刚醒,听见他说要帮我找心理医生……”赵脂儿疑惑地看了陈闲一眼,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找心理医生?”

    “……”

    陈闲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我还以为我死了……”赵脂儿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发现自己竟然毫发无损,免不得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竟然都没受伤……”

    话音一落,赵脂儿望向陈闲。

    “顾仙棠呢?被你杀了吗?”

    赵脂儿是一个对陈闲十分感兴趣的女人,因为在她眼里,陈闲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异人,他身上的秘密无时不刻都在引诱着赵脂儿向更深处探索……赵脂儿就像是一个解密人,而陈闲就是一个她至今都还未曾理解的谜题,就是因为如此,赵脂儿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找全了陈闲的资料记录。

    看过那些资料,在现实与陈闲打过交道,她自然就明白陈闲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闲是个好人,不仅心有善念,他也拥有一种令人钦佩的自我牺牲精神,但同时……他也是一个喜欢把事做绝的人,为人处世睚眦必报,只要你敢得罪他,他就必然会在某一天来得罪你。

    若是你计划杀他却又行动失败了……

    那么对不起。

    你死定了。

    所以当赵脂儿看见陈闲跟个没事人一样站在身旁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顾仙棠死了,因为无论怎么想,以陈闲的性子都不可能放过那个阴了他的顾仙棠。

    “对,他死了。”陈闲点了点头。

    “死了……”

    听见陈闲亲口承认这件事,虽然赵脂儿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还是本能的怔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似乎并没有因为顾仙棠的死而影响自己的情绪。

    “死了就死了吧……我跟他说过不要招惹你……”赵脂儿无奈地摇了摇头。

    说罢,赵脂儿看了陈闲一眼,不动声色地提醒道。

    “他的父亲很护短,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会有很多麻烦找上你……”

    闻言,陈闲的呼吸停滞了一会,整个人突然处在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他的双眼也自始至终盯着赵脂儿,嘴唇轻颤了几下,想说些什么却又不敢说出来……

    陈闲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胆大的人,这世上就没几件他不敢做的事,可是现在他却发现……有些已经发生的事实,竟然无法从自己嘴里说出来,那种内疚到想要逃避的心理正是他以往最为唾弃的。

    “他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了。”陈闲直直地看着赵脂儿。

    “这么肯定?”赵脂儿似乎没有察觉到陈闲的异常,自言自语似的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你的背景可比顾仙棠硬多了,他们确实不敢随便找你的麻烦,但你还是小心点比较……”

    “他们都死了。”

    陈闲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话来,指了指自己的脸。

    “所有炼气士,都被我杀了。”

    “……”

    赵脂儿沉默了一下,似是感到了一种隐隐的不安,脸上的表情有一些细微的变化。

    她默不作声地看着陈闲,好像想要从他脸上找到什么。

    “你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赵脂儿最终还是先一步开口,极其小心地问道,“什么叫都被你杀了?”

    “这件事……我还是从头到尾跟你说吧……”

    “好。”

    陈闲对整个事件的讲述没有添加任何水分,没有删删减减凸显自己的无辜,也没有把顾仙棠这个罪魁祸首给摘出去,整体算是一次非常客观的讲述……

    听完陈闲的这些话,赵脂儿彻底懵了,因为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如今的地步……西昆仑炼气士死绝了……连千年驻地都被陈闲给抹除了……

    这是在做梦吗?

    应该是一个梦吧?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陈闲真心实意的道了歉,痛苦的脸上写满了内疚。

    “这件事你可以怨我……确实是我的问题……”

    赵脂儿的身子细微颤抖着,她盯着陈闲,良久一言不发,直至最后才开了口。

    “很多人是无辜的……”

    “我知道……我也想阻止……但我当时的意识一片混沌……等我彻底把它压制回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死了……”

    “我……你……”

    赵脂儿像是丧失了语言的能力,结结巴巴似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无比混乱,那张风华绝代的脸上好像什么表情都没了……没有憎恨,没有愤怒,没有怨毒。

    “我……我没有家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