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古老的域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八十九章 古老的域

2020-11-20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当许雅南一步跨入门洞之后,见她也瞬间消失在黑暗中,陈闲这才动身前往属于自己的那条隐秘路线……或许古老神明之血才是这座古遗迹中的至宝,前往那座血池的路线可以说是迷宫中最为繁琐复杂的,它的路线贯穿了两个独立的迷宫。

    先从最右侧的门洞进入,之后在迷宫中行进百米左右,再从左侧墙面的一个暗门进入另一个迷宫……这个暗门只能从右侧打开,所以若是最开始从另一个门洞进去是完全找不到这个暗门所在的,而且那一片区域是被封闭起来,只允许单面穿插进入,再走百米左右又得穿插回去,到达原迷宫的隐藏区域。

    总而言之,陈闲选择的这条路线其复杂程度是其他路线的数倍以上,甚至将其称为十倍的难度都不为过。

    不过这点对陈闲来说算不得什么,甚至对其他人而言也不算难。

    正因为有路线图的存在,所以他们会走错路的概率微乎其微,只要不是傻乎乎的在迷宫里乱窜,他们最多只需要半小时就能达到目的地见到那扇最终的黄金之门。

    “终于到我了。”

    陈闲打了个哈欠似是有些疲了,不紧不慢地走到属于自己的那个门洞,抬头看了一眼身前的黑暗,随后便毅然决然地踏进了门中。

    门内空间非常狭窄,是一条漆黑的走道,无论是墙砖还是地砖都似是金属铸成,漆黑的颜色略微反光,廊道里没有任何障碍物,陈闲借着手电可以畅通无阻地走下去。

    当然,他往前走了一步也发现不对劲了,因为在踏入廊道的一瞬间他身后的入口就消失了,身前是一片漆黑身后亦是如此,仿佛整个人都被黑暗所吞噬,廊道也彻底变成了一条死路。

    只能向前,不能回头。

    “希望他们都没事吧……”陈闲叹了口气,拿着手电便开始按照脑海中事先规划好的线路狂奔。

    虽然陈闲有暗中视物的能力,但在这种状况下,他还是觉得打手电要好一些,至少这样他能看见更多的细节……自始至终,陈闲都有一种感觉,他总觉得那两个炼气士走的是这一条路,说不定他们就打算在自己规划好的路线上伏击自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陈闲就可以真的放心了,因为他无比期待那两个炼气士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到那时候……斩草除根的机会就来了,其他人自然也就安全了。

    “你们到底在哪儿呢……”

    陈闲自言自语似的低声喃喃着,犹如猫科动物一般奔跑无声,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在黑暗中隐隐闪动着光芒。

    与此同时,在距离陈闲二十米左右的位置,顾仙棠与赵脂儿正站在“虚无”中看着前方的陈闲。

    “这个古遗迹其实是一个域。”

    顾仙棠手里紧紧握持着权杖,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说话时连声调都不禁放高了几度,根本就不害怕会被陈闲听见。

    “这里是一个域?”赵脂儿跟在顾仙棠身边,轻手轻脚的向前跑着,“这柄权杖就是掌控这个域的钥匙?”

    “应该是了。”顾仙棠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们现在应该是身处‘域跟现实’的交界处,陈闲既看不见我们也听不见我们的声音,所以我们很安全。”

    “原来是这样……”

    赵脂儿抿着嘴望着前方的陈闲,心情变得有些复杂,因为她知道接下来顾仙棠准备做什么。

    顾仙棠要杀了陈闲,这种已经摆在明面上的事完全不用去猜,事实就是如此,就算陈闲之前没有伏击顾仙棠他们,顾仙棠也一样会找机会除掉他……这是他父亲交给他的任务,若是做不到这点,他就算取走了那件万千炼气士梦寐以求的至宝也会心有不甘。

    其实顾仙棠是一个有精神缺陷的人。

    这一点知道的人很少,不过只要跟他打过交道,或多或少都会感觉这个炼气士有些不对劲……也许是因为顾山主对他的娇生惯养,他自幼就养出了一身属于自己的傲气,毫不夸张地说,在他心中就有一座金字塔,位于金字塔最顶端的就是他与自己父亲,在那之下的才是赵脂儿与其他炼气士。

    至于外界的异人,普通人,异常生命。

    那都是在底下垫着的存在。

    这种自幼便养出的“隐形歧视”一直都没有被顾仙棠暴露出来,也许是因为他几乎不与外界接触,直至昆仑会开启,他与赵脂儿一同下了昆仑山……在这个被他看作不入流的比赛中,他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挫折。

    无论是陈闲等人对他“趾高气昂”的态度,或是在比赛中被诸葛豆豆强制催眠从而狼狈地输掉比赛……这一切对顾仙棠造成的打击都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大。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

    顾仙棠心态崩了。

    被他当做人间垃圾一般的那些人,一个个都能踩在他的头上说话……被他看作毫无威胁的外界异人,竟然在一瞬间就撂倒了他与赵脂儿从而赢得比赛。

    这些事对顾仙棠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

    尤其是在比赛中见识了陈闲的实力之后,他精神上的缺失部分更是开始无限制的扩大,从而变得暴躁易怒甚至都有些神经质了……就这一点来说,陈闲已然成了他的心魔。

    虽然顾仙棠是败在诸葛豆豆手上,但在顾仙棠自己看来,他更想杀掉的人其实是陈闲,恨不得将他除之而后快。

    只有杀了这个在外界异人眼中无人可敌的存在,顾仙棠才能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自信,他才能洗去一身屈辱,在心理上再度回到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

    顾仙棠的这种心理活动可谓极其复杂,甚至比起某些女人都还要复杂得多,所以连陈闲他们都摸不准这个炼气士究竟在想什么,而且按照现代的教育水准来看,顾仙棠背后的顾家好歹是西昆仑之上的名门望族,他们教育出来的天之骄子怎么会是这种德性?这特么也太脆弱了吧!说不定在外界找条狗都比他的心理素质好!

    “你准备偷袭他?”

    赵脂儿不动声色地问道,脸上的神情愈发复杂,因为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其实她自始至终都不想杀死陈闲,这无关于儿女私情,她只是想在陈闲身上探寻出更大的秘密……

    赵脂儿对能量的感知能力远超过顾仙棠,所以她早就发现了自己体内的能量与陈闲体内的能量似有一种异曲同工之妙,仿佛都是从某个“源头”衍变来的……

    “只能偷袭。”

    顾仙棠毫不犹豫地答道,手中紧握着权杖,说话的声音透着一种病态的兴奋,似乎已经开始臆想陈闲死在自己手下的光景了。

    “正面搏杀我们的胜算不大,而且这个人的能力古怪得很,就算他杀不了我们,我们也不一定能杀他。”

    听见这话,赵脂儿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忍,她倒不是心软了,只是觉得就这么杀死陈闲……实在是太过浪费!

    如果可以的话,从陈闲身上挖出自己想要的答案,说不定能让自己的境界更上一层楼……

    “看来我父亲没说错,陈闲他们这帮人好像都认得路,应该是守秘局在背后帮他们……”顾仙棠咬牙切齿地说道,然后跟着前方的陈闲过了第二道暗门。

    “没事,我们也认识。”赵脂儿轻声说道。

    “不能再等了……就在前面……那个拐角后面又是一道暗门……那地方空间比较大…..在那里偷袭他我们也能施展得开……”

    闻言,赵脂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好,都听你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