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各方的心思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七十八章 各方的心思

2020-11-13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按照老骗子的说法,那座古遗迹距离他们西昆仑炼气士的驻地很近,两地相隔不过十公里左右,而且按照那张古遗迹的地下结构图来看,藏匿古血池的地方正好就在炼气士驻地的正下方……

    在老骗子看来,这一切线索都十分清晰。

    西昆仑驻地正下方有一座古血池。

    顾仙棠与赵脂儿体内的能量气息与陈闲很相似。

    那种七彩斑斓的能量极具辨识度。

    无论怎么想,老骗子都觉得顾仙棠他们体内的能量应该与古血池有关,说不定那座盛满了古老神明之血的血池就是他们修行的“源”。

    “老子怀疑他们在偷偷借着古血池的力量修行,你也不是不知道啊,那帮炼气士都虚伪得很……”

    “普通人也能吸收那些古老神明之血?”陈闲一脸诧异地看着老骗子,只觉得这事有些太离谱了,因为在他看来,古老神明之血对于普通人来说跟毒药差不多,相当于辐射量超标的核废料,就算他们是异人那也不可能吸收这些玩意儿啊……难道他们跟全知会也有联系?

    “我曾经做过一次实验……普通人确实是不能直接吸收那些古老神明之血……但血水上面自然出现的水蒸气……那东西人类是可以吸收的。”

    老骗子说到这里,声音稍微停顿了一下。

    “不过那些物质很快就会被人体代谢掉,基本上没什么作用,除非他们找到了能够炼化这些能量的方法。”

    “这样啊……”

    陈闲仰起头看了一眼天空,表情十分复杂。

    “如果我去把那些古老神明之血都吸收完了……这是不是就相当于刨了他们这些炼气士的祖坟?”

    “差不多。”

    老骗子点了点头,凝重地说道。

    “所以我让你千万小心,说不定那些炼气士也知道古遗迹里有他们需要的东西,顾仙棠跟赵脂儿说不准也是奔着古血池去的……若是在古遗迹里你们发生了冲突,记住,你千万不要留手。”

    “不要留手?”陈闲一怔,随后点了点头,“不留手当然没有问题,但如果他们死在我手里……等我出来之后,那些炼气士会不会找守秘局的麻烦?”

    “那这就得看你自己了。”

    老骗子笑了笑,不动声色地说道。

    “那座古遗迹就跟迷宫似的,没有结构图的话,别说是你们,就算是我进去了都不一定能出来……不小心被困死在迷宫里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话,我会做得很干净的。”

    陈闲点了点头,虽然言语间杀机毕露,但表情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到时候直接把他们宰了喂狗,毁尸灭迹弄干净点就行了。”

    一听这话,老骗子顿时大笑出声,满脸欣慰地拍了拍陈闲的肩。

    “孺子可教啊!”

    与此同时,在去往西昆仑的一架私人飞机上,顾仙棠正在冲着自己的父亲抱怨命运如何不公,为什么自己的运气差到这个地步,莫名其妙就输给了诸葛家两兄妹……这点在他看来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爹,我是真的不服气啊!”顾仙棠坐在皮质柔软的沙发上,双眼睁得很大,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那个小女孩的能力真是……太卑鄙了!”

    “输了就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顾山主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喝着茶,说话的时候头也不抬,全神贯注地看着一份报纸,“输不起才是真正的丢人。”

    “那座古遗迹是我们的。”

    顾仙棠咬牙切齿地说道,猛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那副如欲吃人的可怖神态,简直跟他平常表现出的“仙风道骨”大相径庭,也怪不得老骗子总是说他们这些炼气士虚伪得要命,从顾仙棠身上就能看出来……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这并不是说着玩的。

    “就算我们说那座古遗迹是我们的,但守秘局会给我们吗?更别提还有一个阴市对我们虎视眈眈……”

    “这次他们人多……进了那座古遗迹可能……”顾仙棠欲言又止,表情十分难看。

    “对自己没信心?”

    顾山主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

    “别忘了,我们可是西昆仑的土著……我们对那里的了解程度是守秘局跟阴市都想象不到的。”

    “如果他们也知道路线怎么办?”顾仙棠还是有些紧张,毕竟陈闲他们这些外人的数量太多了,就算他自认实力超群也不可能同时对上这么多人。

    见顾仙棠这般坐立不安,顾山主眼中也不禁闪过了一丝失望,俗话说不比不知道……与周抟葛慈的“孙子”相比,顾仙棠真的差了太多,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性,简直就是没法跟陈闲比!

    这个一直以来被他给予厚望的儿子……

    这个在西昆仑犹如天之骄子一般的炼气士……

    当陈闲出现的时候,他身上这层“在世谪仙”的光辉竟然会在刹那间被撕得粉碎,与陈闲相比他简直就与那些凡夫俗子没什么两样……

    没错,顾山主非常看重陈闲,甚至都将他当做了西昆仑的“心腹大患”,无时不刻都在想办法要怎么除掉这个迅速崛起的后辈异人。

    他崛起的速度太夸张了。

    甚至都夸张到了顾山主不得不想办法杀他的地步。

    同时顾山主也极其的羡慕周抟与葛慈,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两个老不死的到底是走了什么运才能得到陈闲这样的孙儿?!

    “曾经我想过……让我们这些正统的术士下山……让我们西昆仑替代掉守秘局这个组织……”顾山主冷不丁地说道,叠好的报纸放在膝上,声音低沉,“在陈闲出现之前……我已经看见他们有衰落的势头了……只要我们再熬一段时间……总是会熬出头的……”

    “但是现在又出现了一个陈闲,他是守秘局最大的异数……他崛起的速度比起当初的周抟只快不慢,这个年轻人不仅有实力,在异人界跟异常生命的圈子里,他也属于极有声望的人,按照他现在的势头发展下去,守秘局迟早会落进他手里,说不定到时候阴市也会轮到他来掌权。”

    “我们西昆仑都熬了这么多年了……再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所以咱们不能再等了。”

    话音一落,顾山主眼中闪过了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意。

    “进入古遗迹之后,你跟脂儿一定要抓住机会除掉他,在那座古遗迹里有很多可以为你们所用的东西……借着那些东西,杀掉陈闲不难,就算他有那种恐怕的自愈力撑腰,你也一样可以杀死他。”

    “真的吗??”

    顾仙棠瞬间就兴奋了起来,虽然他对比赛结果很不服气,但对陈闲那个可怕的异人……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至少他觉得自己单打独斗搞不定陈闲,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我怎么可能骗你。”

    顾山主叹道,在这时候他也看明白了,顾仙棠是真的有点害怕陈闲,所以免不得更失望了几分,但就算再失望又有什么办法?

    谁让自己摊上这么一个儿子呢?

    “对了爹!我跟脂儿的婚事……那个……爹你是不是该帮我提亲了?”

    见顾仙棠在这个节骨眼上还在纠结那些儿女情长的小事,顾山主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

    “提亲?!你就这么着急吗?!”

    “我只是觉得……她既然都修炼有成了……可以破身了……我们是不是可以……”

    “过了这次的事再说吧。”

    顾山主叹了口气,但想了想,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跟她最近发展得怎么样?”

    “她……”

    顾仙棠本想说发展得不错,但仔细想想,赵脂儿对他的态度也一直都是不冷不淡的。

    “还行吧……可能是我们近些年没有见面……她有些害羞……”

    “害羞?”

    顾山主无奈地摇了摇头,心说这是害羞吗?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对你没意思啊!

    不过有没有意思另说。

    在西昆仑那一亩三分地上,只要顾山主亲自开口提亲,赵脂儿是不会反对的,也没有反对的机会,或是说……

    没有那个资格。

    “爹,要不你回去就先帮我提亲吧,我……”

    “不用这么着急,你放心吧,该是你的终究都是你的。”

    听见自己父亲这么说,顾仙棠虽然心中有些失落,但神色却依旧透着一种病态的亢奋,甚至他都已经开始想象了,自己在抱得美人归之后会是如何如何……

    “回去之后,我就把那柄权杖传给你,有了它……你在那座古遗迹里就不会有对手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