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场外求助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六十六章 场外求助

2020-11-05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赛场之中,气氛已经变得让人有些看不懂了,因为无论是从陈闲的表现来看,还是从诸葛景的表现来看……他们都不像是要继续打的样子,氛围意外的和谐。

    当然,这种和谐是要命的。

    “一号在盯着我们?”陈闲蹲在诸葛景身边,低着头细声问了一句。

    听见这个问题诸葛景也只得叹气,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对诸葛豆豆的计划抱着反对态度……在陈闲这个嫉恶如仇的人面前暴露自己全知会的底细,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且不说陈闲会不会找麻烦,一旦信息泄露出去,尤其是让守秘局得到了风声,到那时候……

    “我不会出卖你们。”

    陈闲见诸葛景不说话,顿时就猜到了这小子在担心什么,压着嗓子便解释了几句。

    “我看过豆豆的记忆,你们不算坏人,我杀谁也不会杀到你们头上……哎,这么说那个死在我手里的杰森议员还是我弟弟了?”

    诸葛景有些跟不上陈闲的思路,表情复杂地看着这位老大哥,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杀了就杀了吧,那种人渣留着也是祸害。”

    陈闲笑了笑,想起这事来倒是十分释然,并没有觉得杀掉杰森议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虽然从某种角度来说全知会的杰森议员也是他的弟弟,但他可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认理不认人的性子可不是说着玩的。

    若是再给他一个机会,在得知杰森议员是自己弟弟的基础上再让他们两人碰面……结局依旧只有那么一个,陈闲一定会杀了他,这点绝无例外。

    “接下来我跟你说的话,你认真听……”陈闲突然压低了声音,表情逐渐凝重起来,“你们说一号手里有遥控……我感觉那个遥控应该是通过某种信号传递才能引爆你们体内那东西……但目前你们还不能确定那种信号是通过什么方式传递的……”

    “对。”诸葛景点了点头。

    “我体内的寄生体可以隔绝已知的所有无线信号,等一会我会弄个屏障……能隔住最好,隔不住也没办法,总之就是先试试。”

    听见陈闲这番话,诸葛景的表情更难看了,因为他觉得陈闲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就感觉丧得慌……什么叫试试?这特么一旦失误两个人直接就没了啊!

    “先演给一号看看,给你个机会奋起反抗。”

    陈闲说话的时候还冲着诸葛景眨了眨眼睛,生怕这个“愚蠢的弟弟”看不懂自己的意思。

    “确定要我反抗?”诸葛景不动声色地反问了一句。

    “是啊,你不反抗的话一号那边说不定现在就……”

    陈闲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眼前突然一黑,诸葛景的右手瞬间就掐在了他的脖子上,犹如铁钳一般,死死钳着他的脖子后便开始不断的挤压,只在瞬间就让陈闲有种上不来气的感觉。

    这个狗东西……让你反抗你还真不客气啊!

    “还反抗是吧?”

    陈闲此刻已经不再压低自己的声音,脸上的表情都在瞬间变得冰冷起来,仿佛真的生气了一般,双眼之中尽是燃烧的怒火。

    “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想让我投降……门也没有……”诸葛景挣扎着坐了起来,略显凹瘪的身子此刻也开始渐渐鼓起,只不过气息依旧十分衰弱,“我妹妹求情……那是她……我可没她的软骨头!”

    “别逼我弄死你。”陈闲皱紧了眉。

    诸葛景咧着嘴笑了笑,左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影化”,似乎已经做好了再次战斗的准备。

    看见这一幕,观众们这才重新兴奋起来,毕竟他们来这里是看比赛看战斗的,谁愿意看他们仨站在赛场里唠嗑?

    可观众们也只能高兴一时。

    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接下来的战斗会变成这样……

    只见陈闲抬手一挥,寄生在他体内的黑光寄生体便如开闸泄洪般顺着手臂涌了出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一柄巨锤,不等诸葛景来得及躲闪就劈头盖脸地砸了下去……

    这一锤有没有砸中诸葛景不好说,但看陈闲的表情应该是奔着砸他个脑浆迸裂去的。

    就在锤头与诸葛景发生接触的一瞬间,锤柄上的寄生体也猛然四散开来,如同发散的蛛网般向四面八方散了出去。

    它们直接在战场中结成了一个茧。

    从开始结茧直到结束,这个过程恐怕连半秒都不到,几乎瞬间就变成了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椭圆状金属球,它不仅将陈闲诸葛景给罩在了里面,连诸葛豆豆都没例外。

    不过从刚才战场中发出的那声轰然巨响来看,陈闲那一锤子应该是砸中目标了。

    在寄生体结茧的同时,观众们还能听见陈闲冷笑着说了一句话。

    “我看你们往哪儿跑!”

    观众们对于接下来的战斗无比期待,可无论他们再怎么期待也看不见任何战斗的画面,因为战场中的人都被那个金属巨茧给罩在了其中,所有拍摄用的无人机都被挡在外面……想看?想屁吃!

    “现在可以了。”

    陈闲在金属茧的侧面留下了数个直径一厘米左右的孔洞,那里是留给手机无线电波传送的,现在还不到彻底隔绝信号的时候,陈闲需要找人来帮忙……其实他能够找的人只有两个,一是老骗子葛慈,二是局长周抟,除了他们两个老头子之外,国内也没有谁还能被陈闲当做最后的靠山来看。

    当然了,这个电话,陈闲是不敢给周抟打过去的,毕竟这两个老头子相比起来……明显是老骗子更靠谱啊!

    别看他嘻嘻哈哈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对于这种“极其意外”的事,他的接受程度可比周抟高多了,至少他没有周抟那么死板,这也正是陈闲敢给他打电话过去的原因。

    拿出手机,找到老骗子的号码,拨通之后只响了两声,随即那边就传来了老骗子惊讶的声音。

    “你……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老骗子怎么也想不到陈闲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跟他打电话,因为无论怎么看,这场比赛都还得再打一会,在战斗过程中给他打电话这种事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

    “爷爷,你说话方便吗?”

    陈闲现在也不叫葛爷爷了,毕竟接下来的这种忙估计只有亲爷爷会帮,所以他一开口就顺便改了口,而且他说话的声音也很轻,坐在一旁的顾山主与周抟都听不清。

    老骗子知道陈闲的为人,所以他很清楚……陈闲突然打过来的这个电话绝对不简单,既然他问自己说话方不方便,那么十有八九是出了大事。

    “你们继续看吧,我打个电话……”

    老骗子说着便站起身直接向包间的出口走去,坐在一旁的周抟与顾山主还没来得及发问,只听砰地一声门就关上了。

    “打个电话还这么神秘……”顾山主眯着眼睛望着老骗子离开的方向,眼里有好奇亦有疑惑。

    “可能是阴市那边有什么事要他处理……看他那表情还挺严肃的……”周抟随口解释了一句,似乎也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

    门外,老骗子拿着手机,脸上已经写满了凝重。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想到突然给我打电话?”

    “帮我。”

    陈闲在电话那边说的很直接,甚至都没有多做解释。

    “爷爷,你能不能来这里一趟……”

    “现在?”

    “对,现在。”陈闲低声说道,“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也不要被那些无人机拍到,能行吗?”

    老骗子没吭声,摸着下巴上的胡子,想了一会才说。

    “我没把握突破你的领域啊,赛场的防护罩还在呢,我闯不进去那该多尴尬,看这情况我估计遁地都进不去啊。”

    “爷爷你会遁地?”

    “会啊,哎……你小子刚才是不是改口了??”

    “先不说这个了,你赶紧过来,我把东面的防护罩往上稍微收一点,地下十米肯定是能过人的……你也别在外面露头,直接进我们这个金属罩里!”

    “这……行吧……”

    虽然老骗子不知道陈闲叫自己去是做什么,但他可一向不怎么喜欢拒绝自己干孙子的请求,而且听他改口改得这么快叫的这么孝顺…….当然是孙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不就是去赛场一趟么!这有什么难的?

    “等我半分钟,很快就到。”

    “好!”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