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陈闲的域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五十九章 陈闲的域

2020-11-01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铺天盖地的黑鸦从影状巨鳄身体裂缝里蜂拥而出,似乎正是因为它们的出现才导致那个怪物身体的崩溃,不过短短数秒光景……这条游弋在山岭中的巨鳄就只剩下了一半,消失的那些“身体组织”都被分解成了这一只只古怪的黑鸦。

    它们虽然看着跟传统意义上的乌鸦很像,但无论是体型还是某些部位的特征都与传统的乌鸦有很大的出入。

    这些乌鸦的外观几乎是一致的,就像是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复制品……它们每一只翼展都在十米左右,那种恐怖的体型与常人印象中的乌鸦相差甚远,可以说现代任何一种已知的鸟类,其体型都不可能比它们更大,而且它们身上的羽毛也颇有几分古怪,那种诡异的光泽感让人看着更像是某种金属制物。

    除了庞大骇人的体型之外,这些乌鸦最是引人注目也是最让人不寒而栗的……其实是它们头上的那些眼睛。

    它们整个头部都长满了眼睛,密密麻麻挤在一起就像是外露的脑组织一般,猩红的眼球看似粘连成团,但它们每一颗眼珠却都能自由且灵活的转动,而且看那些眼球的构造……其实跟人类的眼球差别不是很大,看起来说不出的诡异。

    这成千上万的黑鸦飞上天空之后便开始在这附近盘旋,犹如聚而不散的黑云一般,它们依照着某种不可言说的规律在天空中进行着匀速飞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天空中画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不知为什么。

    当众人看见天空上那个由黑鸦构成的漩涡图案时,所有目击者都感到了一阵深深的不安……仿佛这些黑鸦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产物,它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那种诡异的隔阂感说不出的突兀,似乎这片猩红的天穹都被它们给“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没错,这个赛场的环境已经彻底变了。

    本该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此刻却猩红如血,连太阳都只能散发着赤红且又冰冷的光,山岭中的狂风卷带着刺鼻的腥臭味,在赛场中呼啸之时,似乎连风声都变了……那种凄厉的尖啸听着犹如万千恶鬼的嚎哭,这般可憎的风声又给战场平添了一抹诡异。

    不,不是诡异。

    应该是不详。

    在群鸦的啼叫之下,战场中的氛围变得更为压抑,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天空中淅淅沥沥地飘起了雨点,四周弥漫的刺鼻腥臭味也变得愈发浓烈。

    诸葛景抬起手来接了一些雨水,仔细地看了看,只发现这些雨水与血液无异,都是一些极其浓稠的血浆。

    在如恶鬼嚎哭的风声之中。

    雨越下越大了。

    “陈闲……他竟然没死……”

    诸葛景颤抖着,远远眺望着那具被鸦群驮在身上的“残尸”。

    那就是陈闲。

    虽然他被巨鳄咬断身子之后只剩下半截,看起来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但是诸葛景很清楚……陈闲那个怪物还活着……他竟然还他妈活着!!

    “差点……差点挂了…..”

    陈闲的声音突然从高空中传来,虽然听着分外虚弱,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但任谁都能从他这简单的几句话中听出一种兴奋的情绪……没错,他现在很兴奋,甚至比之前都要战意高昂。

    “诸葛景……你下手够狠的啊……”

    犹如残尸一般的陈闲缓缓抬起头来,那双能在黑暗中隐隐发光的眸子,此刻正闪动着骇人的血光,整个眼白都已经因充血而变得猩红……

    “你竟然没死……”诸葛景颤抖着,不可置信地看着陈闲,“难道它没有消化掉你吗……”

    “差一点。”

    陈闲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后怕,因为他作为亲历者,自然很清楚之前的情况有多危险……毫不夸张地说,若是他的动作慢了一点,哪怕只慢个两三秒,那些如烟雾般的“胃液”就能在瞬间消化掉他。

    “还好我命大啊……及时劈出了这一刀……接下来轮到我教育你了……小诸葛……”

    此刻,诸葛景已经意识到了形势变得有多么严峻。

    众人所处的这片空间好像被陈闲从现实世界“抽离”了……赛场边缘尽被一层血色的浓雾笼罩……就像是一些从天上垂下的红色幕布一般……此刻场外的医疗小组想进来,可无论他们做出各种各样的尝试也突破不了那些看似无害的红色幕布。

    那些幕布可以说是某种能量形成的屏障,在突破的过程中他们只发现这种屏障并非是坚硬的那种,相反它的柔韧性极强,给人的感觉很像是橡胶类的材质……

    整个赛场都被这些屏障给与世隔绝了,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在遮天蔽日的鸦群之下,山中的腥风血雨依旧肆虐不休,当那些诡异的屏障出现之后,赛场中的环境也进入了更深一层的异变……无论是山岭还是荒原亦或是光秃秃的岩石地带,赛场每一处的地面都在不断往绵软的方向变化。

    地面像是变成了一些被血液浸泡的烂肉,凹凸不平的地表就像是肉块上的褶皱,那些密集交杂的缝隙之中总是会往外涌出一些令人作呕的脓液……

    诸葛景踩在地面上,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两步,他只发现脚下的那些肉块竟然如活物一般蠕动了起来,而且发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有点像是婴儿的啼哭,但听起来无论如何都与“正常”这两个字搭不上边,那种病态扭曲的声音简直就像恶魔的低语一般,让人听着莫名的烦躁不安。

    “你这是什么招数……”

    诸葛景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看着眼前这些只该出现在噩梦中的画面,心脏不断地剧烈收缩着。

    “这一招我也是刚学成不久……还是第一次用……”

    虽然陈闲伤得不轻,至今也没有自愈完全,但就算如此他也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过狼狈,所以直接控制着寄生体贴身化成了缺失的身体组织,看起来就跟装了义肢似的,不过至少他能慢慢坐起来了。

    那只长满了眼睛的黑鸦就像是他的坐骑,任凭陈闲稳稳当当的坐在背上,它的飞行速度也丝毫不慢,自始至终都以稳定的速度跟随着鸦群在天空中盘旋。

    在陈闲与诸葛景交谈的过程中,这些组成“漩涡图”的黑鸦们也纷纷低下头来,直勾勾地望向了那个正在与自己主人交谈的人类。

    “虽然说它是刀术的一种……但实际上是构建个人领域的一种异术……”

    陈闲说话时忍不住咳嗽了几下,每一次剧烈的咳嗽都会带出许多刺眼的血沫,但好在他有自愈力撑着……虽然短时间内自愈的程度有限,可怎么说也死不了,毕竟想让他死确实没那么容易,尤其是在他挥出这一刀之后。

    只是一刀便耗尽了体内的九成能量,短短数十秒就将这个赛场变成了一个充斥着血与肉的猩红世界……

    这里无处不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不详的气息更如阴霾一般正随着黑鸦的啼叫在天空中弥漫。

    “领域……”诸葛景若有所思地看着陈闲,似乎明白了什么。

    “小诸葛你可别想错了,我制造的域可跟那些异常生命制造的域不一样,完全就是两回事……”

    陈闲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他竖起食指,轻轻在空气里一划。

    下一秒,诸葛景正前方的地面就开始了大面积塌陷,伴随着那些肉块凄厉扭曲的尖嚎,一条足有数十米宽近百米长的裂缝,渐渐映入了诸葛景眼中……

    “与那些异常生命制造的域不同,我制造的这个域是真实的,换句话说……这片天地,暂时由我主宰。”

    说罢,陈闲抬起手来,轻轻摸了摸座下黑鸦背上的羽毛。

    “我这一招,叫做……鸦地狱。”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