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鸦啼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五十八章 鸦啼

2020-10-31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当诸葛景瘫坐在地上开始不断喘息的时候,诸葛豆豆已经紧咬着唇飞奔到了他身边,虽然她知道诸葛景所做的这一切从某个角度来说都是“对”的,但是……在查阅过陈闲的那些记忆影像后,陈闲对诸葛豆豆的意义就等同于另一个哥哥。

    双方打过的交道不多,感情也并不深厚,但诸葛豆豆就是这么觉得……因为她太了解陈闲了,她知道陈闲这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对于这种看似冷漠却实则内心柔软的人,诸葛豆豆实在生不出半点恶感,本能地就会对他亲近一些。

    “他……他死了?!”

    “嗯。”

    “我们就这样杀了他是不是……”

    “没有其他路可选了。”

    在与诸葛豆豆说话的时候,诸葛景已经默不作声地垂下了头,看着眼前这片被锯肉刀“血液”浸染的地面,复杂的目光之中隐隐闪动着一种悲痛的神色。

    “一号给出的任务,我们已经完成了。”

    诸葛景说着,深呼吸了几下来平复自己的情绪,随后慢慢起身走到诸葛豆豆身边,抬起手来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

    “走吧,我们回去了。”

    “但是……”

    诸葛豆豆有许多话想要跟自己哥哥说,但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瘦小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惹人心疼的泪花直在眼眶里打着转……

    与此同时,屏幕前的那些观众们已经再度陷入了疯狂,尤其是某些拿棺材本出来买外围押注的赌徒,他们看见陈闲被影状巨鳄一口吞了之后,几乎瞬间就崩溃了……痛哭失声者有之,怒骂黑幕者有之,总而言之这帮人有九成都准备好了上天台。

    “陈科长被那个怪物吞了卧槽!!为什么裁判组不制止那个诸葛景啊!!这只是比赛切磋又不是实战!!那个叫诸葛景的异人难道不懂什么叫点到为止吗!!”

    “我的陈科长呜呜呜……”

    在昆仑会这一系列的比赛之中,陈闲积攒下的粉丝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多得多,那些粉丝见他先是被那个影状巨鳄咬成两截,随之又被吞入腹中……一时间,直播大厅里的哭声此起彼伏,活像是成百上千的人正在为陈闲哭丧。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确实跟哭丧没什么两样。

    “卧槽卧槽!这孙子是跟陈闲有仇吧?老郭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如果没仇的话刚才就该停手了!”

    “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

    “不知道……”

    “队长你觉得呢?”

    小天师已经听不见耳边的这些声音了,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呆滞的状态,尤其是看见陈闲被巨鳄吞食之后……

    对小天师来说,陈闲是凭硬实力胜过自己的人,小天师对他还是心服口服的,毕竟整场战斗都没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战术套路掺杂的那些水分也是几乎可以忽略……毫不夸张地说,陈闲就是最值得他去追赶的目标。

    可是现在呢?

    这个目标死了。

    从头到尾都是被诸葛景单方面压制着打,最后更是让那个怪物一口咬成两段,整个人都被那怪物给吞了……

    见诸葛景获得这种压倒性的胜利,小天师彻底迷茫了,他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诸葛景能赢得这么轻松!

    虽然看他也是一脸疲惫的样子,但说到底也能算是毫发无伤。

    “卧槽!”

    楼上包间里,老骗子已经忍不住蹦了起来,如欲吃人地看着屏幕画面中那个一脸疲乏的诸葛景,他打死也想不到这小子能下手下得这么黑……陈闲已经很明显的露出败象了,给他一个机会,说不定他都能自己喊一声投降认输,但是现在呢?

    你特么直接让那怪物把他吞了?!

    有这么办事的吗?!

    “这个小子……做事太绝了…….”

    说话的人是顾山主,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也是如周抟一般沉重,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心里有多开心,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去赛场上放两挂鞭炮来庆祝陈闲挂了。

    你们不是经常跟我嘚瑟吗?

    你们不是经常说你们孙子多了不得吗?

    现在知道心疼了?

    顾山主在心里笑得不能自已,原本他看着诸葛家两兄妹还有些不顺眼,毕竟自己的儿子就是败在他们手上的,但现在看来……这小伙子小姑娘怎么都这么可爱呢!

    干得漂亮!

    对付陈闲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异人就该这么干!

    不得不说,像是顾山主这样的心态,其实不少人都有,毕竟陈闲的性格就摆在这里,以他那性子为人处世不得罪人是不可能的,只是多与少的问题罢了。

    至少在观看比赛直播的这批人里,有不少人都在暗地里憎恨着陈闲,恨不得让他赶紧去死,看见那个怪物一口吞掉陈闲之后,他们更是忍不住拍手叫好。

    当然,他们也只敢私底下这么做,甚至有的人连做都不敢做,只敢在脑子里想一想过过瘾。

    谁让陈闲有两个好爷爷呢?

    一个是守秘局局长,另一个是阴市的老爷。

    若是明摆着幸灾乐祸,那么几乎就等同于是在得罪这两位。

    得罪前者还有商量的余地,得罪后者……陈闲跟他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个老骗子小心眼的程度可不比陈闲低,得罪他跟找死没什么两样。

    “歇一会吧。”

    见裁判组那边还没宣布比赛结果,诸葛景便耐着性子又坐在了地上,轻轻拽了拽诸葛豆豆的小手,示意她也坐下歇歇。

    “我不想在这里……我想回去了……”诸葛豆豆说话带着哭腔,但很明显她不想让自己在这么多镜头前哭出来,声音压得很低,瘦弱的身子也不时发着颤,“我们回去吧……我不想在这里…….”

    听见诸葛豆豆这些话,诸葛景沉默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说好。

    虽然他不知道诸葛豆豆为什么对陈闲的感情那么深厚,但他可以明确的感受到……诸葛豆豆那种发自内心的悲痛,那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她是真的很伤心。

    “那我先把它召回来吧。”

    诸葛景说道,随后便向游荡在山岭中的巨鳄招了招手。

    按照以往的情况来看,这条巨鳄在接收到诸葛景的命令时,第一时间就应该会做出反应,但是现在的情况却让诸葛景有些看不明白了……足足过了半分钟的光景,那条巨鳄依旧游荡在外,并没有丝毫要回归本体的打算。

    这是怎么回事?

    诸葛景满头雾水地看着它,随后猛地打了个冷颤,似乎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

    就在诸葛景脸色大变的同时,远处的山岭之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奇怪的尖啸。

    那个声音异常的古怪。

    至少诸葛景暂时还猜不出那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尖啸。

    既像是声带受损的人类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又像是某种鸟类动物发出的尖鸣声……

    在诸葛景听见这个声音的同时,天空中也出现了一种让他无法理解的异常变化。

    原先还万里无云湛蓝清澈的长空,此刻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猩红,甚至连太阳都被这层古怪的血色浸染……仿佛刹那间就变成了一轮冰冷刺骨的红月。

    短短不过数秒光景。

    这片天地变得尽是一片血色。

    “陈闲……他怎么可能还活着……”诸葛景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他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可置信地望着巨鳄所在的方向,“被它吞掉的东西应该都会被抹杀掉才对……难道它消化不了陈闲吗……”

    此刻没有人能给诸葛景答案。

    连那条如同远古凶兽般的影状巨鳄也不能。

    又过了数秒,那阵怪异的尖啸依旧没有消失。

    就在诸葛景咬紧牙关,打算赶过去看看情况的时候,只听一声犹如玻璃碎裂的巨响……那条游弋在山岭之中的巨鳄毫无预兆的被某种力量分成了两半。

    下一刻。

    成千上万的黑鸦便从它身体的裂口之中涌了出来。

    “那……那是陈闲?!”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