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护短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零八章 护短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自始至终陈闲都保持着平静而冷静的姿态,哪怕是说话威胁别人的时候,那种平淡的语气也会莫名令人感到不安,他的语气非常奇怪……至少在这些人看来,陈闲说话那种漫不经心的语调,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在发言,仿佛对众人发出威胁的并不是他而是别人。

    但是他的眼神让人觉得很危险。

    犹如两潭波澜不惊的死水,当那种平静的目光挨个从小天师他们身上扫过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感到了一阵毛骨悚然。

    陈闲很护短。

    这一点许多人都知道。

    但从来没有人想过,陈闲会护短到这个地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出这种威胁,他似乎什么都不怕也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丝毫不给陆郭两家老人的面子……就算他是守秘局的人也不能这么干啊!打脸也不是这么打的啊!

    “有守秘局撑腰就是不一般。”郭处玄目光阴森地盯着陈闲,眼中杀机毕露,体内的能量也在这一刻疯狂涌动起来,那是一种犹如山崩地裂的恐怖气息……

    说到底,郭处玄也是老一辈异人中的翘楚,在他们这一辈里,郭处玄的实力绝对是拔尖的那一档,抛开能人辈出的第九守秘局与地下.阴市不谈,能与他实力相提并论的不外乎另外三大世家的家主还有某几个法脉的掌教。

    若是现如今的异人圈子以实力划分等级,那么周抟葛慈这些传说中的人物必然是最顶端的那一档,再下一档……就是郭处玄他们这些老头子了。

    虽然陈闲的实力很强能够力压同辈无数的异人,但他终究是晚辈后生,在这些老头子眼里,他还是差了一截。

    “我从来都不靠守秘局撑腰。”

    陈闲说这话的实话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幽深的眼窝里看不出太多情绪变化,不过他体内的寄生体似乎也在这时变得不听话了,在没有得到自己主人的命令时,它们不断向陈闲脖颈处涌动而去,然后透过皮肤逐渐渗透出来,犹如黑色的蛛丝般疯狂往外扩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走廊里结出了一张黑色的巨网。

    与此同时,小天师他们也开始纷纷后退,以最快的速度与陈闲拉开了距离。

    陈闲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近身搏击的能力,他那种堪称变态的身体素质在同辈异人中鲜有人能及,不,准确的说,小天师都想不到有谁的身体素质能比他更强。

    在五米之内,小天师没有能压住陈闲的把握,所以他与其他人所做出的动作一样,都是在默不作声地往后退着。

    “为什么你们会觉得我是靠着守秘局撑腰呢?”

    陈闲用一种很奇怪地眼神看着他们,说到这里似乎还觉得委屈,抬起手来指了指自己的脸。

    “我一直都是在靠我自己的实力撑腰,这点你们都看不明白吗?”

    这次郭处玄还没来得及说话,陆还真就先一步开了口,似乎他的忍耐力也到极限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后生小辈威胁……这以后要是传出去,他的脸要往哪儿搁?

    “年轻人还是收敛点脾气比较好,这么目中无人……当心栽跟头。”

    听见这话,陈闲仰起头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很客观地说道。

    “我活这么多年,还真没栽过跟头,要不然您给我上一课?”

    陈闲的表现令鲁裔生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因为他现在展现出的攻击性是从未有过的强……好像都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杀意别人感觉不到,可鲁裔生他们却能很清晰直观地感受到。

    任谁都明白,现在不是跟陆郭两家斗的时候,如果在直播楼里打起来,被退赛那是一定的,或许……陈闲还会受到守秘局那一方的制裁,毕竟异人间的私斗是不允许的,就算陈闲是守秘局的干部也必须要遵守那些异人的法律法规。

    所以就算鲁裔生他们再看不上那帮人,此刻也必须劝住陈闲,一旦他出手那么整件事都会变得麻烦起来。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郭处玄目光冰冷,身后出现了几个影影绰绰的身影,那应该就是他们郭氏世代供奉的仙家,论气息强弱绝对不比郭祀仙肉身庙中的那些仙家差。

    “真是太不懂礼貌了……”

    陆还真脸上带笑也难掩怒色,他右手掌心中已经出现了一个青铜制类似罗盘的物件,那个物件不过核桃那么大,中间的指针正在飞速旋转着,盘面又有许多凸起的不规则立方体,一种诡异的能量波动正在其中汇聚。

    与此同时,郭祀仙与陆幼之也做出了迎战的准备。

    小天师左右看了看,见走廊里不少包间的门都打开了,许多参赛选手都站在门边偷偷摸摸的往这边看着。

    “算了吧,陈科长。”小天师就算心里再不甘愿,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出面打圆场,“大家互相给点面子,行吗?”

    “面子?”

    陈闲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陆还真与郭处玄。

    “我不喜欢给人面子,也不喜欢别人给我面子。”

    “连面子都不要?我看是连脸都不要了吧?”陆幼之牙尖嘴利的程度不比鲁裔生差,说了没两句就成功让陈闲有冲上去撕了她嘴的想法,“不用给你面子是吗?”

    “对,不用。”

    陈闲点了点头,将目光放在了她身上,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

    “你们只要怕我就行了。”

    这句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觉得陈闲这一下打脸打得太狠,连与陈闲站在同一战线的许拜公他们也是如此觉得,毕竟撕破脸皮这种事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做,陈闲能在第一次见面就将脸皮撕得这么彻底……确实是他们想象不到的。

    可就在陆还真他们勃然大怒的这一刻,还不等他们再说什么,陈闲身后那张由寄生体构建的黑色蛛网之上,毫无预兆地就冒出来了一只眼睛。

    没错,那是一只活生生的眼睛。

    它与人类的眼球结构非常相似,直径足有两米多长,几乎都将陈闲身后的走廊给堵死了。

    熟悉陈闲的人都知道,这只眼睛是那条痴愚猎犬的眼睛,虽然它没有彻底降临到这个世界,可它身体的一部分仿佛已经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阻隔……它正通过寄生体构建的那张金属蛛网窥视着这个世界,正在默默地观察那些触怒了自己主人的低级生命。

    虽然渎神之犬与陈闲并非是共生关系,可陈闲情绪的变化却每一次都能精准地传递给它,它能感觉到陈闲心中的愤怒,还有那种极力克制想要杀死对方的冲动。

    对这条亘古永存的猎犬而言,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生命都是一文不值的,这种“种族歧视”的观念比起骷髅先生更甚,因为它不会深度思考,只会看着眼前……若不是陈闲一直在用意念控制着它,竭力阻止它降临到这个世界来,或许早在之前发生冲突的时候,这条猎犬就会穿过空间的阻隔撕碎所有敢以敌视目光看待陈闲的人。

    猎犬是最为护主的,这一点陈闲深有体会。

    “什么东西……”陆还真看着那只突然出现的眼睛,心中顿时泛起了一阵寒意,因为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东西,那些异常生命与其相比简直是天与地的差别。

    在那只透着邪恶气息的古怪眼球中,他们见到了许多令人不安的东西,仿佛亿万年来所有生命的怨毒、恶煞、殃瘴……一切负面的气息都在这只眼中汇聚,它既是这个世界上最为邪恶的产物。

    当它注视着眼前的这些人时,莫名而来的危险气息也逐渐在走廊蔓延开来,似乎下一刻这里就会变成血肉磨坊般的战场……不,也许会变成怪物的食槽也说不定。

    “我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护短。”

    陈闲逆着昏暗的灯光,站在金属蛛网下的阴影里,一双平静的眸子似是在隐隐发光,就像是潜伏在黑夜里狩猎的猫科动物,被那种毫无人类气息的眼神注视着,只让陆还真他们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也不知道我会做什么。”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