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山脉中的赛场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七十章 山脉中的赛场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昆仑会总赛的赛场位于京城远郊的一处山脉中,那里距离主市区非常遥远,而且与陈闲他们落脚的别墅区更是南北相望,想要到达那里就必须横穿整个京城……虽然在带着鲁裔生他们这帮拖油瓶的情况下,陈闲不敢让渎神之犬以最极限的速度飞行,可它最慢的速度对于众人来说都足够了,短短不过十秒的功夫,它就带着众人来到了位于远郊的赛场。

    如果说昆仑会的分会场建得够隐蔽,那么这个总赛的赛场,除了避人耳目的隐蔽之外,还必须有一定的“防御力”,因为能在这个地方比赛的异人或是异常生命,无一不是同辈中的翘楚,就譬如陈闲小天师他们这样的……如果让他们倾尽全力地打一场,那么这破坏力有多大普通人根本就想象不到,尤其是天雷这一类的能量冲击,波及范围之大简直骇人听闻。

    所以说为了保证昆仑会的战斗不会波及到外界,不会影响到正常人类的社会生活,不会伤害到那些前来总会场观战的观众……守秘局与阴市联手,直接将昆仑会的总会场建成了除守秘局总部以外构造最复杂的大型露天建筑。

    由于总赛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与危险性,所以在赛场附近并没有设立任何类似观众席的建筑,来到现场的观众们也只能前往距离主赛场较远的四个直播楼进行观战……简单来说就是只能看同步直播,举办方不允许观众以任何方式靠近赛场观战,如果有人敢偷跑过去那么后果自负,就算运气好没被战斗波及,那也一样会让守秘局抓回去拘个十天半个月的。

    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样观众们很吃亏,毕竟总赛的票价不便宜,花了大价钱还只能看同步直播,这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但事实证明,观众们只是起初有些不满,在总赛的门票开售后大部分人还是觉得真香,因为总赛的直播是封闭性的,只有赛场附近的那四栋楼能看直播,外界的网络上根本就看不了,而且这次的比赛官方也不允许观众以及工作人员用任何方式去拍摄录像,一旦有人违反了这条规定,守秘局就会出面教他们做人。

    当然了,由于在昆仑会的整体组织建设中.出大部分力的都是守秘局,所以举办方也按劳分配给了守秘局一些特殊的福利,譬如守秘局的正式成员可以在内部网络观看比赛的直播,只是不能以除了文字之外的方式传播比赛内容罢了。

    就因为如此,那些不能来现场观看比赛直播的粉丝们也是遗憾到了极点,只恨自己的手速不够快,抢票的时候动作不够灵敏,不过好在守秘局官方准备给网友们搞一次文字直播,所以那些没抢到票的网友多少也欣慰了些。

    来到总会场上空的时候,陈闲并没有急于控制渎神之犬降落到地面,而是让它载着众人在高空中盘旋了几圈,以鸟瞰的角度仔细观察了一下整个会场的地势以及附近建筑的分布情况……不得不说举办方的手笔很大,他们几乎是把一片山脉都划成了供参赛选手肆意发挥的庞大战场,如果单从面积来说,估计五十个分会场都比不过这一个只是用来战斗的会场。

    在山脉之外,东南西北各有一座三层高的大楼,造型也与普通的楼宇不同,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被砸扁的白面汤圆,每栋楼的横向面积都非常大,如果将这些楼宇的颜色换成金属色,或许看起来真有点像是科幻片里的那些飞碟,这些楼便是供观众们看同步战斗直播的直播楼,而在东北方向最远的地方还有一栋比较“特殊”的楼。

    那栋楼应该只是一层的小平房,从上空看去面积也不大,估计就是十几个平方罢了,跟陈家老宅的偏房面积差不多,但是……那栋楼的材质很特殊,就像是用金属浇铸出来的屋子,通体呈色调发暗的黑色。

    虽然陈闲没机会进去看看,但凭借敏锐的第六感,陈闲能感觉到那栋楼的下方应该还有许多地下建筑,一些隐晦的能量正顺着这栋楼的正下方不断传输着,或许地下埋藏有用来转运能量的管道也说不定。

    陈闲曾经听内部人员说过,这里除了那些直播楼之外,还有一座楼是隐匿在山中的“指挥室”,举办方对工作人员下达的一切指令都是从那座楼里传出来的……

    “老大,时间快到了,咱们要不要下去啊?”鲁裔生小心翼翼地趴在陈闲身后,双手紧紧抠着渎神之犬头颅上的一些凹槽,想要借此来保持自己的身体平衡,“这飞得也太高了吧……老大……下次你再带我们上天的时候记住去弄点安全绳给我们捆着……”

    “你怕个屁。”李道生表现得可要冷静多了,一脸鄙视地看着鲁裔生,“就这高度,摔下去保准一瞬间就死了,又没有痛苦,你怕什么?”

    “……”

    没听见李道生的安慰还好,一听见李道生的安慰,鲁裔生吓得都快尿裤子了,本来他就属于那种极其怕死怕疼的人,就算不像陈闲那样有严重的恐高症,但是……在几千米的高空中,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保护的情况下,顶着呼啸不止的狂风,鸟瞰山脉尽情欣赏着山河壮丽,这种事在鲁裔生看来简直就是找死。

    如果不是两只手玩命抠得紧,估计之前风大的时候,鲁裔生早就被吹下去了。

    这跟以往被陈闲带着飞可不一样,在召出那条苍白骇人的渎神之犬后,陈闲就彻底失去了掌控寄生体的能力,也就是说他不能再利用寄生体去护着这些“乘客”,想活着就得凭借自己的努力去抠住猎犬的头才行。

    当然,相比起吓个半死的鲁裔生,许雅南她们的待遇就要高多了,至少陈闲会想到主动去护着她们,一左一右的抱在怀里就跟抱着两个鸡崽子似的……虽然这么比喻有点不贴切,但陈闲看着她们瑟瑟缩缩不敢睁眼的样子就想笑。

    在这片山脉之中海拔最高的那座山峰上,陈闲见到了一个人工修建痕迹严重的广场,虽然此刻天已经彻底黑了,但好在那里亮着几盏“路灯”,陈闲也能模糊看见一些熟悉的身影。

    那地方应该就是参赛选手的集合点了。

    “我们下去了,抓紧。”

    在陈闲平静的一句提醒过后,还不等鲁裔生他们来得及尖叫,渎神之犬就以极其恐怖的速度向地面俯冲而去,直到距离地面不过百米时它的速度才逐渐慢下来……

    呼啸的风声在山谷中回荡着,也许是因为能够陪着主人一同在外界活动,渎神之犬的情绪也变得有些兴奋,在飞行时,喉咙里也不断传出那种瘆人的尖叫声,犹如万千恶鬼在夜空中发出的悲鸣。

    听见这阵骇人的声响,不少到达集合点的异人都仰起头来,表情复杂地望着那个不断向地面靠近的庞然大物,感受到怪物散发出的那种仿佛连世间万物都要吞噬殆尽的饥饿情绪,一些心理素质差的异人脸都开始变白了,那是被吓的。

    “你们看看!这帮孙子多嘚瑟啊!”王怀瑾也是白脸群体中的一人,对于上一次的冲突似乎还心有余悸,眼里很明显都是一种忌惮的神色,“老大!你召个雷把那几个孙子劈下来算了!”

    虽然知道王怀瑾说的是气话,但小天师还是决定敲打他一番。

    “如果一道雷劈不死呢?”小天师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他们下来问我为什么要劈他们,我是不是就能把你供出去了?”

    “卧槽你这是要把我卖了啊……”王怀瑾脸色更白了。

    “别跟他们起冲突,至少现在不要。”

    小天师无奈地叹了口气,心说这几天给你做的心理辅导也不少了,怎么嘴还是这么欠呢……

    “行,我不搭理他们,那我搭理那孙子去!”王怀瑾气呼呼地说道,似乎觉得自己受了委屈,转过头看着不远处的顾仙棠,“那王八蛋上次在网上骂我们是狗,我现在过去骂他一句孙子这应该合适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