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受欺负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六十章 受欺负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能听出那是陈闲的声音,虽然现在这个声音比陈闲正常说话的声音要沉闷一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中间阻挡了声音的传播,而且还有一种奇怪的回响,似乎陈闲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特别空旷的地带。

    难不成他在这个怪物的肚子里?

    此刻,听见陈闲的声音从怪物喉中传来,远处那些围观群众都陷入了茫然之中,因为这一幕怎么看怎么怪异……就仿佛陈闲变成了这个怪物,而怪物就是陈闲。

    “卧槽……陈闲那个混蛋来了……是他来了……”王怀瑾脸色苍白地说道。

    “他是怎么回事??”郭祀仙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望着那头苍白的枯槁之犬,他只觉得自己的想象力都要不够用了,“他的声音怎么从那个怪物嘴里传出来了??难道这怪物是他变的??”

    陈闲有千变万化之能,这一点是所有参赛选手都知道的事,但这一切都得基于那个古怪的金属寄生体,它变化出来的东西大多都带着金属原本的色彩,哪像是现在这个怪物,苍白的骨骸简直看得让人不寒而栗。

    理智告诉小天师现在必须走,因为陈闲的性子他太熟悉了,不仅护短还特别小心眼,别看他道貌岸然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那小子是一肚子的坏水啊!

    上次他能敲王怀瑾的竹杠敲了八个亿,这次他如果还继续选择用赔钱的方式来解决……他会敲自己多少?

    说不定半个龙虎山赔进去都不够啊!

    虽然张图南是这么想,理智也在告诉他要赶紧离开现场,可是他在陈闲面前的那种不甘却又让他停下了脚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带着队伍撤走,其他人会怎么想?

    看见陈闲就跑了?

    小天师就这点胆子?

    “我不是很想对上他。”

    余念表情复杂地看着那头枯瘦的白犬,虽然她最擅长的就是使用降术去对付异人,相比起王怀瑾他们,她对“人类”的杀伤力要大得多,在她修行的那些方术中,一招一式都是奔着害人去的……在见到这头怪物之前,余念觉得陈闲不足为惧,他的战斗力再强自己也有办法去对付他,甚至都不用小天师出手就能料理他。

    可是现在呢?

    余念觉得自己想象的太简单了,如果再这么低估陈闲下去,自己说不定就真的变成低能儿了……陈闲到底藏了多少底牌?!跟这头骨骸之犬比起来,他才是真正的怪物吧!

    “这个陈闲……”

    戚平安脸上的表情此刻也不再轻松,没有了跟师兄弟们说笑的心思,眼神从未有过的凝重,如果说以前的陈闲只能让他正视,那么此刻的陈闲……看了看那头怪物,戚平安的心情又变得沉重了几分。

    “师兄,那个怪物是魔吗?”

    鱼念禅似乎比寻常异人更为敏感,尤其是在感知危险这方面,他的第六感天生就比戚平安他们更强,所以在此刻……当那个怪物在地面着陆之后,他第一反应就是近乎本能般的畏惧。

    由于他自小就跟着戚平安一起长大,所以在戚平安与那些“魔”打交道时,他也见过那些“魔”。

    曾经他以为这世上最恐怖的存在就是那些不可捉摸的“魔”,可是当他见到这头苍白的骨骸之犬时,到这时他才明白何为大恐怖!

    与这个不知来历的怪物相比,那些在传说中以人类为食的“魔”也不过如此了,如果魔是以人为食,那这个怪物说它以“魔”为食都有人信!

    “它不是魔……但说不定这怪物比魔还要可怕啊。”戚平安露出了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显然心情有种莫名的沉重,“我曾经以为自己的见识独步天下,在理解异常生命这个层面上……我懂的比小天师都多,但我现在却认不出这怪物的来历。”

    “或许它不是异常生命。”站在戚平安身后的师弟突然开口,声音很是沉闷。

    听见这话,戚平安的眉头顿时就皱紧了。

    “不是异常生命还能是什么?”戚平安忍不住反问道。

    他的师弟想了想,摇摇头没说话。

    戚平安表情既苦恼又郁闷,似乎遇见了一个想要求得答案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解答方式的难题。

    与此同时,那头怪物的身体上也逐渐出现了异变,苍白的头骨顶端先是出现了一道道“涟漪”,仿佛骨质的头颅都变成了白色的液体一般开始蠕动,然后一个人类的身影就慢慢从它的液态头骨上“浮”了出来,就像是从水中慢慢浮起,那种诡异的画面看呆了不少人。

    尤其是当众人看清那个人影的样貌时,一瞬间山上就安静了下来,那些议论纷纷的声音顿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错。

    从怪物头骨上浮现出来的人影正是陈闲,当他从怪物的头上跳到地面的时候,不少目睹这一幕的人都忍不住脱口而出来了一句:

    “卧槽?!”

    到这一刻,众人彻底陷入了迷茫,连小天师都懵了,只觉得眼前所见的一切都难以解释,就像是噩梦中才会出现的那种天方夜谭般的画面。

    那怪物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它的生命形式怎么会这么诡异?!难道它是那种类似于灵魂状的异常生命??它的头骨怎么可能变成那样……

    “我记得我们才分开几个小时吧?”

    虽然陈闲出现的方式万分诡异,但他似乎还是平常那副“比正常人还要正常”的模样,说话时也是一脸诧异地看着众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该表现出诧异的应该是鲁裔生他们。

    “你们不是在搞篝火晚会吗?”陈闲一边问道,一边抬起手来指了指满脸惊愕的骷髅先生,“你这是现出原形要给篝火晚会助助兴吗?”

    说罢,陈闲满脸疑惑地回头看了看,又环顾四周扫了一眼,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你们的篝火呢?我怎么感觉这地方跟战场似的……”

    由于陈闲赶到现场的时候正是冲突最激烈的时候,小天师刚准备召来社令雷劈死骷髅先生,所以在此之前的事陈闲并不是很清楚,但可以猜出来一二。

    这里应该是发生过较为惨烈的战斗,整个山头的地皮都被硬生生地翻了一遍,不少地方还有凹陷下去的大坑,或是出现一些非自然崩裂的裂缝……尤其是在骷髅先生所处的这片区域中,陈闲还能感应到一些弥漫在空气里的能量波动。

    “你们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陈闲说到这里,眉头不动声色地皱了起来,在外人看来他这是一种生气的表现,但鲁裔生他们很清楚,陈闲这是在担心他们,生怕自己不在的时候这些队员们吃亏。

    “老大,不是我们跟人打架啊,主要是……有些孙子非得找事,这可不怪我们!”鲁裔生急忙解释道。

    “谁找事?”陈闲问道。

    “还能有谁?小天师他们呗!”李道生嘀咕道,“估计是上次的事让他们记在心上了,你一走他们就来找我们的麻烦。”

    听见这话,陈闲顿时就没了声音,一言不发地回过头看了看小天师一行人,那种沉默的样子让人看了有些害怕。

    “你们吃亏了吗?”陈闲问了一句。

    “哪能啊!我们……”

    还不等鲁裔生把话说完,一旁的小木禾突然就扑进了陈闲怀里,许雅南也急忙走上前来,两个人都是一副委屈的样子。

    “陈闲,他们欺负我们。”小木禾可怜兮兮地说道,听她那语气好像真的受人欺负了一般,陈闲完全不会想到之前是哪一方在这里吃了大亏。

    “你们真的受欺负了?”陈闲的眉头越皱越紧。

    “是啊,你不在我们就没主心骨了,不受欺负才怪。”许雅南也顺着小木禾的话说道,不过她就算再想冲着陈闲撒娇扮委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意思,所以只能可怜兮兮地站在陈闲身边,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小木禾与自己的衣服。

    “你看这沾了多少泥点啊,我们刚买的新衣服……”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