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梦与现实的联系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四十三章 梦与现实的联系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在自我查错的过程中确实找到了答案,可是他找到的这个答案却没有解开他的所有疑惑……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之前的推测确实是正确的,在寄生体开始深层次的形变之后,他对寄生体的掌控力便消失了。

    简而言之。

    陈闲发现自己可以控制寄生体变成各式各样的“小生物”,譬如翼展十米的秃鹰或是体型庞大的吊睛巨虎,但若是让它们的体积继续扩大……就像是之前在常三思的示意下将“应龙”越变越大,超出某个界限后,陈闲就无法控制寄生体了。

    这种异常的现象是从未出现过的。

    陈闲很仔细地测试了几次,他发现自己只要将“生物”扩大至体长二十米左右,或是翼展二十米左右……寄生体就会陷入尤为特殊的紊乱状态,它会直截了当变成一片黑雾。

    没错。

    那就是之前“孕育”怪物的雾。

    虽然陈闲没有再给怪物出现的机会,但他能听见怪物潜伏在雾中发出的喘息声……

    到现在陈闲也算是彻底明白了。

    他可以随意控制寄生体变化成任何一种物体乃至“生物”。

    变成武器防具类的死物,寄生体没有界限可言,陈闲想让它们变多大寄生体就能变多大,可一旦他将黑光寄生体变成体积过于庞大的生物,无论是飞禽走兽还是传说中的一些神秘物种……寄生体都会崩溃并且产生无法控制的异变!

    “这是怎么个情况……”陈闲此刻也彻底迷茫了,脸上挂满了不解的问号,“我记得原来不是这样啊……”

    “怎么了?有头绪了?”常三思凑过来问了一句。

    陈闲摇摇头说还没有,并且还让常三思先安静一下,他现在脑子乱成一团需要缓缓……

    仔细回忆了一阵,陈闲也开始暗自分析起来……会不会寄生体一直都有这个毛病只是他原来没发现?

    毕竟这毛病需要将寄生体变成超出界限的生物才会表现出来,而他一直都没有这么做过,只是一味地将寄生体当成武器或是防具来使用,最多就是利用它变成一些触手状的绳索来控场,再不然就是玩玩身外化身那一招……

    不对!

    忽然间,陈闲似是想起了什么,表情顿时变得愈发疑惑。

    陈闲记得很清楚,当初在吸收常三思赠予的两只寄生体后,他在梅山引出了不小的异象……后面更是搞出了一个高达百米的巨人!

    那个巨人的体积比起之前的怪物只大不小。

    为什么它没有变成怪物?

    为什么自己在那时候没有失去对寄生体的掌控力?

    陈闲感觉有些头疼了,因为他再怎么想也不明白……难道是这段时间自己对寄生体的掌控力退化了?还是说发生了一些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变化?

    “小闲你没事吧?”宋凰见陈闲的表情变得有些痛苦,忍不住几步走上前来,担心关切地看着他,“如果你有哪里不舒服,姐姐现在就带你去医疗部,那里的医生水平很高的,你……”

    “我没事,宋姐你放心吧。”

    陈闲说着便对宋凰露出了一丝笑容,在这些部长里,宋凰跟常三思给他的感觉算是最特殊的,前者没有领导的架子,反而像是个会关心人的邻家姐姐,后者……有点像是鲁裔生的翻版,只是没鲁大师那么猥琐罢了。

    “我自己在这里待一会就好了,没事的,要不你们先……”

    就在这时,陈闲的声音顿住了。

    陈闲表情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宋凰,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远在宁川的童官。

    从吸收两只寄生体的那天开始,再到与鲁裔生他们的地下战斗演练,之后一起参加昆仑会……不,应该是前去分会场的那天,童官对自己施展能力的那天!

    陈闲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整个人都处在了一种特别诡异的状态。

    他就像是变成了一台信息处理器,大脑正在飞速运作着,记忆中的那些信息点不断从他脑海深处涌现出来,它们互相连接成了一条肉眼看不见的线……在这条线的尽头,便是陈闲想到的答案!

    其实这一系列的变化……其源头就是童官!

    在他对陈闲施展能力之后,不知是影响到了沉睡在陈闲体内的那个东西,还是唤醒了陈闲的某些记忆……离开分会场的那天,陈闲就在山中陷入了沉眠,以至于海选赛开始的时候他都差点因为迟到而被退赛。

    陈闲在沉眠之中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在梦里亲眼见证了某些被后世认为不存在的历史。

    他在梦里见证了一个个文明的兴盛与衰落。

    也是从那天起陈闲发现自己与某个梦境的联系更加紧密了,这里提到的梦境……便是一直困扰着陈闲的那个噩梦,那个位于深海之下的古老广场,那棵几乎通天而立的血色枯树,还有那一个个疯癫却又虔诚的……狂信徒!

    陈闲就算再傻也已经明白了,毕竟这段时间他也分析过,他也再一次次的做过那个令他不解的噩梦……无论那个诡异的梦境是真实还是虚幻,陈闲都能感受到那些生物对自己无比虔诚的信仰,那种被他们当做神明来顶礼膜拜的感觉比现实世界还要真实,甚至都让陈闲有了一种奇怪的……满足感?

    这种奇妙的感觉陈闲从未想象到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出现这种满足的心态非常奇怪,可是……在满足之余,自己竟然又会有一种习以为常的感觉,就像是早就习惯了被这些生命敬仰如神。

    陈闲听过那些奇怪生物的祷告,所以他很清楚,这个从寄生体变化而来的怪物,它所发出的那些古怪音节……就是噩梦中那些信徒对自己虔诚的祷告!

    换言之。

    它似乎也是自己的信徒。

    “难道那不是梦境……是另一个空间的投影……就像是梅山的异世界……”陈闲如同魔障了一般,用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着,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那个深海之下的古老广场或许是在一个异次元的空间里……因为一些机缘巧合……那个空间到现实世界的通道被……难不成真是这样?!”

    陈闲身边的人听不清他前面的呢喃低语,但确实听见了陈闲最后一句话,因为在那时陈闲已经忘了控制自己的音量,甚至那一句话说出来的声音都大得过分了,把常三思他们都给吓了一跳。

    “你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常三思着急忙慌地凑到陈闲身边,一脸的求知欲。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啊!!我还等着做笔记呢!!”

    陈闲没有回答,他看了常三思一眼便又再次陷入沉默之中,大脑飞速运转着……

    无论寄生体变成何种模样的生物,再怎么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它们终究都是没有灵魂的,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由寄生体变成的生物其实就是一个个空无一物的躯壳……那个从自己噩梦里跑出来的怪物应该也没有实体,它或许只是一个灵魂甚至是一丝意识,但当它占据了由寄生体构造的躯壳后,它能在这个世界活过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

    陈闲也知道自己的这些分析猜测有许多漏洞,也有许多自己都想不出要怎么解释的疑点,但他已经不在乎了,既然都已经分析出了一些头绪,那么所有的答案终有一天都会被自己找到。

    就目前而言,陈闲也不想去在乎那么多,他只在乎那个怪物对自己有没有威胁,对这个人类世界有没有威胁……不过仔细想想,虽然那个怪物看着是挺恐怖的,但不可否认,它对陈闲那种极度虔诚到病态的态度,倒是挺让陈闲放心的。

    “之前的事……其实就是寄生体出现了一点异变,你们完全不用担心,相信我,我能控制它。”

    “寄生体的异变?”常三思得到陈闲的答案后,依旧是满脸的不解,“我研究寄生体这么多年还真没发现它会异变啊!你确定它只是异变了吗?会不会是你控制不当出了什么问题?”

    陈闲摇了摇头说当然不会,我可以确定它是异变了,而且是在可控范围内的“安全异变”。

    “各位部长,天色不早,我得告辞了,明天还得带着我那些队友去会场照相呢。”陈闲笑了笑,不等常三思再问什么,直接选择了战略性撤退,“今天承蒙各位领导的热情款待,我……”

    “卧槽!你这就走了?!”常三思急得抓耳挠腮,明显就是很不想放陈闲这么快回去,“我还有一些事想问问你呢!”

    “下次吧。”陈闲笑道。

    虽然陈闲嘴里是这么说,但有没有下次还真就不一定了,以他那性子来看……估计十有八九不会再登总部的门了,毕竟好奇宝宝常三思摆在这里,三言两语糊弄别人还行,糊弄他还真有点困难,要是不小心暴露出什么来,陈闲都想不到要怎么收场。

    “既然你明天还有事要忙,那你就赶紧回去吧。”

    严庆倒是极为干脆,上前来拍了拍陈闲的肩,一副望子成龙的架势,说话的语气都变得严肃起来。

    “昆仑会夺冠没问题吧?”

    在这些领导面前,陈闲也不敢把话说满,想了想也只能答一句。

    “我会尽力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