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祷告之语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四十一章 祷告之语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京城的夜空依旧爽朗。

    清凉的晚风也无声无息地带走了不少暑气。

    如果没有这个怪物出现,或许这个静谧的夜晚,是一个值得各部长好好享受的夜晚,哪怕他们不在外面吹风,也一样可以享受到那种夏日难得的凉爽,但是现在……他们确实是凉爽了,而且是从灵魂乃至肉身的凉爽,如堕冰窟的刺骨阴冷折磨着他们的神经。

    与普通异人相比,这些部长堪称是“超人”,尤其是守秘局的侦破部部长严庆与武装部部长狄枭,他们比起常三思等人战斗力要更加出众,心性也是坚韧得可怕。

    泰山崩于面而色不改,这句话仿佛就是为他们而生的。

    可是现在呢?

    在那个恐怖的怪物面前,他们都不受控制地屏住了呼吸,脸色苍白得不像是自己。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狄枭咬牙切齿地看着那个怪物,完全就是一副迎敌的姿态,“它想干什么!!”

    “这不是已知的任何一种异常生命……它的气息很怪……体内竟然还有能量在涌动……”

    常三思虽然害怕,但在这个时候,他的求知欲却比恐惧的情绪更甚,他甚至还在害怕自己看不清怪物身上的某些细节,躲在狄枭身后的同时,他还拼了命地伸着脑袋想要凑近再看看。

    此刻,别说是常三思他们害怕,连陈闲都有点慌了,因为这个从寄生体蜕变而来的生物是他绝对没见过的,甚至这种模样的生物他连想都没想过……根本就想象不出来!

    这是一个体长约三十米左右的怪物,差不多有十层楼那么高,绝大部分的肢体与躯干,皮肤组织缺失的现象都极其严重,而且暴露在外的肌肉组织很少……准确的说,留存在这个怪物身上的“肉”非常少,这几乎就是一具未彻底白骨化的骸骨!

    如果单从主躯干的结构来看,它的骨骼结构与现代的犬科动物非常相似,甚至头部的骨骼结构都跟犬科动物几乎一致了,陈闲曾经在荒郊野外见过流浪狗重度腐败后的尸体,所以他很清楚犬科动物的头骨大概是什么样的,这点他绝对不会认错。

    这个怪物的头骨,很像是放大了无数倍的犬科动物头骨,此刻连常三思都这么认为,但是除了主躯干与后肢以及尾骨之外,这个怪物的两条前腿却全然不是犬科动物的模样,若是仅从骨骼结构与残余的肌肉组织分部来判断,它的前肢其实更像是人类的手臂。

    长着人类手臂的犬类动物。

    这是一种重度异变的异常生命吗?

    它的原型是什么?

    是从人类变来的?还是从犬科动物变来的?

    这种种疑问都没有答案。

    或许是因为白骨化的现象有些严重,这个怪物的头部没有任何身体组织留存,无论是肌肉还是皮肤都没有,但是……它却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虽然陈闲他们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

    那一对留在“犬科动物头骨”中的眼球,无论怎么看都与人类的眼球非常相似。

    这个怪物既有犬科动物的特征,也有人类的特征,而且不仅仅如此,从它背部生出的双翼来看它说不定还有点“蝙蝠”的基因,因为那一对满是孔洞破损的骨翼,怎么看都跟蝙蝠的翅膀很像,没有羽毛只有翼膜,在翅膀的最前端……似乎还有爪子?

    按照常理来说,像是怪物背上生出的这种满是孔洞的翅膀,飞起来应该会很费力才是,可它自始至终都只是缓缓扇动双翅就能让自己在空中保持平衡,甚至站在下方的陈闲他们连风都感觉不到,这种诡异的现象快让常三思头疼死了……他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古怪的存在!

    陈闲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怪物究竟是什么东西,它的来历更是无从得知,但也许是陈闲的感知力比常三思他们更强,在这个时候,陈闲从这个怪物身上感觉到了一些很奇怪的东西,或是说一些很模糊的情绪……他能感觉到这个怪物非常饥饿。

    如这具枯槁无肉的身躯。

    眼前的这个怪物既瘦弱又饥渴,仿佛已经很多年没有进食过,那种无比饥饿的感觉甚至能让陈闲感同身受,胃酸似乎都跟着它的情绪一起翻涌了起来。

    在陈闲他们打量这个怪物时,怪物也在缓缓转动那双令人作呕的眼球,似乎有些不习惯以这种状态出现,它的眼球有点不听使唤,转了很久才慢慢把目光投在陈闲他们身上……

    当它的目光扫视时,常三思他们都倍感毛骨悚然,那种饥饿的人性化眼神令他们不寒而栗,只觉得这世上的一切邪恶好像都汇聚在了这个怪物身上……或许它就是邪恶的代名词也说不定。

    西方的恶魔邪种。

    东方的怨鬼妖孽。

    那些在民间传说中以邪恶著名的生物,与此刻众人眼前的这只怪物相比……完全就是不值一提!

    如果那些长着山羊角以人类为食的生命就算是恶魔了,那么此刻的这个怪物又是什么?

    恶魔?

    还是邪神?

    “它对我们有敌意……”狄枭低声说道,不知从何时开始,他手中已经握住了一柄守秘局特制样式的战刀。

    “现在出手?”严庆紧皱着眉,全然也是一副迎敌的姿态。

    还没等狄枭点头,只听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那个悬浮百米高空之上的怪物……慢慢落了下来。

    没错,它直接落在了天台上。

    当它在天空中飞行时,自始至终保持的都是人类直立的姿态,可在它落地之后……它看起来确实跟犬科动物没什么区别,完全就是四肢着地的状态,如蝠翼般的双翅也收了起来。

    看见它慢悠悠地落在天台上,狄枭他们很紧张,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怪物想做什么,唯一还算冷静的就是陈闲,当然,此刻他心里除了疑惑也再无其他的情绪。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小陈,你小心点……它在看你。”严庆出声提醒了一句。

    陈闲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尽可能保持着绝对冷静的状态,他经历过的战斗不在少数,自然知道在这种怪物面前表现出恐惧或是紧张……会引出多大的麻烦。

    所有生命都是如此,人类也不例外。

    说好听了就是趋吉避凶趋利避害,说直白一点,那就是欺软怕硬柿子都挑软的捏。

    你越是让这种怪物摸不清你的底细,你表现得越是冷静,它就越是不敢随意攻击你。

    从此刻开始,双方就这么僵持了起来。

    怪物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就像是犬科动物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盯着陈闲看着。

    在这时候狄枭他们也不敢贸然攻击怪物,只能陪着它待在这里以不变应万变。

    僵持了数分钟后,陈闲的耐心快要被磨没了。

    “你想干什么?”

    陈闲毫无预兆地开了口,在这死寂无声的天台上,他忽然发出的声音也是把常三思他们吓了一跳,但让常三思他们更为害怕的是这个怪物发出的声音……那绝对不是任何一种已知生物发声器官能够吐出的低语呢喃。

    “拿图那索克迪……亚伐坦祀……”

    “咿呀……咿呀……”

    “莫提纳……”

    在常三思他们耳中,这些从怪物喉咙里冒出的声音只是一些无法理解的古怪音节罢了,可是在陈闲听来,这些低沉如呢喃呓语般的声音,都是一个个在他梦中.出现过令他记忆犹新的祷告词,若是将这些呓语翻译成现代的语言,那么其含义应该是——

    您既是一,亦是万。

    您是刹那,亦是永恒。

    您是一切的因,亦是万物的果。

    “你是从我……”

    陈闲在听见那些呓语之后,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怪物,他本想问它你是不是从我噩梦里跑出来的?但一看身边的人都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尤其是目光如刀观察入微的狄枭……最终陈闲也只得沉默。

    “你认识它?”狄枭很突然地问道。

    陈闲皱着眉想了想,他也不敢暴露过多,可也不敢掩饰过多,只能尽可能给出一个模糊的答案。

    “我跟它……算是认识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