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鼓(2)_葬鬼经

第五章 鼓(2)

2018-02-03更新

蛊那么厚实,可是它体内蕴含的能量却复杂得超出我想象啊!”

  “它是在依靠食气修行。”董老仙儿说道,眼里满是惊讶:“这虫子在吞噬那些外来的邪气,而且在这个过程里,它自身的气也在越变越强。”

  “吱吱!!”

  爩鼠叫了两声,应该是听懂了董老仙儿的话,很人性化的露出了一种不屑的眼神,支着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吱吱的叫个不停。

  “它说啥呢?”董老仙儿问我。

  “小胖是在说,它也能食气,也能依靠食气来修行,不比三翅虫差。”我如实翻译道,然后看了爩鼠一眼,提醒它:“你能吃的气有限,它的肚子才是个无底洞,论食气,你还真比不上它。”

  一听我这么说,爩鼠顿时就急眼了,砰地一下跳到我肩上,吱吱叫个不停。

  在场的人都能看出来,我这句话是故意说给爩鼠听的。

  这小胖子的脑子有点轴,有时候还转不过弯来,要是没人打击它,搞不好下一回遇见类似的情况,它会不等我同意就上。

  这些邪气对三翅虫来说没什么影响,但是小胖可不一样啊,爩鼠毕竟不是三翅虫,食气只是它进食的一个方法,不是最主要的修行手段。

  它能吃进肚子里的气,能保证它自身不受影响的气,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全是常见的那几种。

  像是这一次侵入陈儒生它们体内的邪气,就不是爩鼠能够随便消化的。

  如果它傻头傻脑的吃了一肚子邪气,指不定会出多大的问题呢!

  “小沈,旧教的人好像把目标都瞄准东北了,这是怎么回事,你想过吗?”董老仙儿问了一句,冷不丁的递了支烟给我,表情很是诚恳,有种请教的意思。

  我急忙抬起双手接烟,规规矩矩的说:“有可能是因为我。”

  “对,你是一个集中火力的点,但除了你之外,旧教还有别的目的吗?”董老仙儿不动声色的问道:“我听说他们在外地都开始玩低调了,就在咱们东三省高调,貌似还干出了不少大事呢。”

  “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东西。”镇江河点点头,貌似也知道一些内幕,一脸八卦的跟我们聊着:“听我那些朋友说,那帮子邪教徒好像是在找什么法器,貌似还是咱们这一门的。”

  宋补天不动声色的看了我一眼,我没吭声,耸了耸肩。

  见我如此,他的表情倒是变得有些矛盾了,似乎是不知道该不该说。

  旧教在寻找东西,这消息只是片面的,真实情况应该是俏仙姑在找什么东西。

  她要找的,也是宋补天的目标。

  巫子祈天鼓。

  如果说这件法器是其他门的,那么宋补天肯定不会有意隐瞒,可是这玩意儿却是出马家跟萨满教的至宝…….

  且不说镇江河跟董老仙儿会不会起心思,就是自己闷着头把法器带走,把这件属于出马家萨满教的至宝带过山海关,说出去也不好听。

  一个先生,带走了不属于自己法派的东西,并且自己还他妈用不上,这要是说出去,谁不得说宋补天雁过拔毛?

  要是因为这事把宋家的名声搞臭了,宋补天就算是死,也后悔不过来。

  他这辈子最想干的事,不是别的,就是振兴宋家,让那个死去的宋家再活过来。

  所以说,到这份上,他实在是有点矛盾了。

  说出来,显得自己大气,不说出来的话…….他们也迟早会知道啊!

  “旧教在寻找一件法器。”宋补天低声说:“那件法器,还是你们出马家萨满家的至宝。”

  听见宋补天这么说,镇江河跟董老仙儿顿时就来了兴趣,脸上的表情尽是好奇,倒是没有普通人眼里的贪婪。

  “我们两家里,能称之为至宝的法器不少,你说的具体是哪一件?”董老仙儿兴致勃勃的问道。

  “是啊!”镇江河笑道:“我都不知道东三省还有这种好玩意儿呢!”

  “那件法器,是鼓。”宋补天叹道:“巫子祈天鼓,您二位听说过吧?”

  得到这个答案,镇江河跟董老仙儿顿时就瞪大了眼,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竟然是那玩意儿?!!那鼓不该被人知道啊!他们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

  说实话,这俩老头儿在听见“巫子祈天鼓”这几个字后,表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兴奋,反倒是有一种…….很难理解的惊恐?

  这一点不光是我注意到了,宋补天也注意到了,所以他也不禁好奇的问了句:“您们也知道那东西?”

  “知道,还不是一般的知道。”董老仙儿说着,皱紧了眉,看了镇江河一眼:“那是二十年前吧?就咱们在长白山跟人斗法的时候!”

  镇江河叹了口气,说,是。

  “关于那件法器的事,我不知道你们听说的是什么样,但作为长辈,我多一句嘴,也算是劝你们一句…….”董老仙儿说着,似乎是猜到了宋补天的想法,直勾勾的盯着他,说:“那件法器,就算是落在咱们手里,咱也得马上处理掉,绝对不能留。”

  “啥子??”宋补天一愣,完全没想到董老仙儿会这么说:“为什么啊??”

  董老仙儿苦笑着摇摇头。

  “巫子祈天鼓,不是什么法器,是一件邪器。”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