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敌当前(2)_葬鬼经

第一章 大敌当前(2)

2018-02-01更新

,有活物的特性,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经络穴位,该有的都有。”

  “那就怪不得了。”我笑道。

  “你有办法救它们吗?”镇江河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语气里隐约带着期待:“侵入它们身子的气我从来没见过,刚才我也试着驱了一下,但没什么大用。”

  “这种气源自于旧教秘法,跟那些旧日生物的联系很深,后世的手段很难解掉这个局。”我笑道:“咱们先找个僻静点的地方,我得准备一下。”

  “行,僻静点的地方是吧?这个我来安排!”董老仙儿说着,又问我,还有别的要求没?

  我看了看刚从陈秋雁手提包里爬出来的三翅虫,说,没了。

  这几天,三翅虫跟爩鼠的关系缓和了不少,或许这跟三翅虫很有眼力见有关吧。

  这只肥虫子每得到一点零食,都会优先拿给爩鼠尝尝,等爩鼠尝过了,之后才会自己吃。

  隔三差五,它还会客串一下按摩师,爬到爩鼠背上,兢兢业业的给人踩着背。

  爩鼠再怎么小心眼,对于三翅虫这种近乎于狗腿子的谄媚,还是没什么抵抗力的,现在基本都拿三翅虫当小弟看了,有好吃的也会想着它。

  “这是你炼的蛊虫?”镇江河也注意到了那只三翅虫,有些惊讶的看着它,仔细打量了几眼啧啧有声的说:“蛊气精聚而纯,生气盘缠于身,看来这只虫子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杀人的,这算是药蛊吧?”

  “郑老爷好眼力。”我笑道,抬起手来,还没等我叫它,三翅虫就轻车熟路的飞到我手指上,轻轻爬到了指尖。

  它也感觉到了镇江河满是好奇的目光,便回过头,很人性化的冲他点点头,算是在打招呼。

  “真他娘的牛逼!”董老仙儿瞪着眼睛,兴致勃勃的打量着三翅虫:“这玩意儿的智商不低啊,肯定有灵性了!”

  估计爩鼠是听明白这话了,二话不说,蹭蹭的窜了上来,跟树袋熊似的趴在我肩上,死死盯着董老仙儿。

  它那意思,不用说,在场的人都能明白。

  聪明的不光是三翅虫,还有我呢!

  “嘿,这小家伙的心眼也不大啊,看见我夸人家就不乐意了?”董老仙儿哈哈大笑道。

  随后,他就拿出一部大哥大,等电话那头的人接通后,他说话的语气就跟黑社会差不多,几乎是用吼的。

  “赶紧的!多给我备一间房!要周边没人住的那种!”

  “哎你个犊子叨叨啥呢?!我有落脚地了,还不许我再换一个?!你再墨迹信不信我削你??”

  “成!那我等你来接!赶紧的!老子给你十分钟!”

  话音一落,董老仙儿就挂断了电话,抽着烟很不耐烦的走到巷口那边杵着,似乎是在等那人过来接我们。

  “谁啊?”袁绍翁好奇的问了句:“他让谁帮咱们安排?”

  “他的门生呗。”镇江河无奈道:“这老东西又不肯收人为徒,又喜欢使唤人家,我都替那个后生觉得不值!”

  “放心吧,迟早的事。”袁绍翁笑道,似乎是看出了什么,笑了笑说:“如果老董没有动收徒的心思,他是不会白使唤人的。”

  这时候,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陈儒生跟九太爷,情况似乎好转了一些,表情没那么痛苦了,貌似是多出了一口气,还不至于就这么嗝屁。

  “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袁绍翁蹲在我身边,兴致勃勃的看着我用法印给陈儒生它们治伤。

  我听见这问题,没有马上回答,把法印从陈儒生的脉门上收回来,不动声色的说:“就是专门用来对付旧教的东西。”

  “专门对付旧教的?”袁绍翁好奇的看着我:“是你们沈家的法器?”

  我想了想,最后还是照着实话说。

  不是。

  “怪不得。”袁绍翁笑道,也没有追问这件法器的来历,聊天似的跟我说着:“我就说这件法器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不像是后世的东西。”

  此时,董老仙儿也凑了过来,似乎是觉得我对旧教挺了解的,便好奇的问我:“那帮邪教徒信奉的不是后世神,好像是什么古时候的…….哎小沈,你对这个有了解吗?”

  “他们信奉的神明很多,但被他们称之为真神的只有一个,天府大王。”

  得到我的这个答复,董老仙儿跟袁绍翁都愣了一秒,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这名字听着耳熟啊。”袁绍翁喃喃道:“好像在哪儿见过。”

  “是书里见过吧?”我试探着问道。

  “对对!是在书里!我记得看见过这名字!”袁绍翁忙不迭的点头:“他们信的就是这玩意儿?”

  我嗯了一声,说,信的就是它,还特别虔诚。

  “我看他们的脑袋都进水了,后世能够显圣的神明不信,去信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董老仙儿冷笑道。

  “这个所谓的天府大王……应该不是真实存在的吧?”袁绍翁嘀咕道,看了董老仙儿一眼。

  他摇摇头,说应该不存在,就跟神话传说里的那些玩意儿一样,都是虚构的。

  “是真的。”

  我忍不住插了一句,表情有些凝重,或是说,说起这事来都有点绝望:“它真的存在。”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