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毒(2)_葬鬼经

第四十四章 毒(2)

2018-01-22更新

答道:“需要什么,你说,我让人带过来。”

  “一只活的三翅虫,一罐羊下水打成的肉泥,再拿一条蜈蚣过来。”我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蜈蚣的品种无所谓,最普通的那种就行,山里经常见的那种红蜈蚣,你让人带过来,越大越好。”

  “三翅虫?”

  陈秋雁蹲在我身边,双手托腮的看着我,脸上满是好奇:“什么是三翅虫啊?”

  “就是古墓周边比较常见的毒虫,喜欢生活在阴暗潮湿的地方,以阴气为食,算是一种特殊的冤孽吧,活畜的一种。”我笑着解释道:“这种虫子长得跟隐翅虫很像,但有小拇指那么长,浑身都是青绿色的,嘴上有钳,咬住人就不撒口,带着一定的毒性,不过毒性有限,一般来说不会致命。”

  “需要这些东西来治伤?”宋补天一皱眉,像是在好奇:“这伤是怎么造成的,你心里有谱吗?”

  “跟旧教有关系,跟旧日没关系。”我叹了口气:“如果这是旧日怪物遗留下来的,恐怕老方撑不了一时三刻就得死,哪怕我拼了命的救他,也没有半点生机可言,但是这种伤势看着倒像…….”

  我没有继续往下说,从腰间抽出随身携带的小匕首,横着在脉门上划了一刀。

  当血液从伤口处涌现,不断滴落在方时良的伤口上时,奇特的一幕出现了。

  众所周知,肉身蛊在进化到“还真身”这个阶段时,我的血肉都有治愈他人的作用。

  上次在海南的海窟里,方时良也是被我这么救过来的。

  可是这一次,我的血液能起作用,但依旧没办法治好方时良的伤。

  碰触到血液的伤口,几乎是在瞬间就有急速愈合的趋势。

  最表层的烂肉自动结成干痂,之后又出现裂痕,露出了里面的嫩肉。

  可就在这时,那些嫩肉又会被青绿色所覆盖,再一次陷入急速溃烂的状态里。

  说白了,方时良毕竟是单独的个体,是他人,不是我自己。

  肉身蛊的根源在我的肉身深处,脱离肉身之后的血液也有一定的修复能力,但这种修复能力还是有限的,不可能达到肉身蛊百分百的效果,能达到三成都能算是烧高香了!

  “这种伤是被气搞出来的,不是单纯的气,好像是被人提炼过的,有阴气跟尸气的味道,毒性很大,只能以毒攻毒的用蛊虫来解。”我低声道:“只要你把原材料找来,半个小时内我就能把药蛊炼出来,最迟今天晚上,老方就能醒过来。”

  “老方能动吗?”宋补天小心翼翼的问我:“能移动他的身子吗?”

  “可以。”我笑道:“我说了,短时间内,他是没什么危险的,随便动他也无所谓。”

  说着,我还示范性的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方时良背上的伤口。

  看见这一幕,陈秋雁干呕了两声,把头别了过去不忍多看,宋补天的反应也没好到哪儿去,脸都是惨白惨白的。

  忽然间,一阵滋滋的怪响从我手上传了过来,低头一看,碰触到方时良伤口的那一小节手指皮肤,已经不紧不慢的开始溃烂了。

  溃烂的现象跟方时良身上的如出一辙,只是溃烂的速度稍微慢一些,估计是肉身蛊在起作用。

  “这玩意儿还能传染?”我很惊讶的看着手指头,一脸搞科研似的认真:“牛逼啊,这太牛了!跟传染病似的!”

  在这个时候,溃烂的趋势已经止住了,从边缘处开始,肉身蛊也在飞速修复那些溃烂的血肉。

  过了半分钟左右,手指基本上就恢复了原状,先前溃烂的地方只留下了一些红印,看着并不明显。

  “你的肉身很诡异啊……自愈力强得离谱啊…….”宋补天看着我手指上的变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是你们沈家的本事?我怎么没听过?”

  “这是我爷爷近几年才研究出来的沈家绝学,你当然没听说过。”

  我笑道,语气里满是怀念,想起老爷子给我种肉身蛊的那些事…….时间过得真快,已经这么久了。

  “世安!有情况啊!那边有车开过来了!”陈秋雁站在我们身边,手搭凉棚,往我们前方的公路望着:“是一辆黑色的吉普车!”

  “黑色的吉普车??”

  宋补天忙不迭的站起来,顺着陈秋雁所指的方向一看,很快就松了口气:“那是自己人,咱们终于可以撤了,那什么,老沈,恐怕得麻烦……”

  “你们上车吧,老方我来搬。”

  “你要的那些东西得晚点送来,咱先上车,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宋补天站在马路边上,满脸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要这一次咱们顺利逃出四川,到了东北,那就不是旧教能随便折腾我们的地儿了。”

  “咋?”我好笑的问:“你在东北有根基?”

  “没,但我有熟人。”宋补天嘿嘿笑道,说:“甭管是萨满家还是出马家,两边领头的泰山北斗跟我关系都不错,等到了东北我再带你去见识见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