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燎原(2)_葬鬼经

第三十章 燎原(2)

2018-01-15更新

?”吴仙佛问我。笑容里满是自嘲的味道。

  “有点。”我如实说道:“但我跟你一样,咱们都挺丢人的。”

  “我之所以不掺和世事,就是因为我得逃避,我没有那个力量去改变他们…….”吴仙佛深深的叹了口气,眼里满是失落:“跟自在师单打独斗,说句实在话,我不是对手。”

  他摇了摇头,无奈的继续说道:“但要是借来旧日生物的力量,我能跟他平分秋色,可是他麾下的那些先生……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跟旧日生物的联系也是实质存在的,不能随便忽视。”

  “你是因为斗不过他们才避世?”我一愣。

  “不是。”吴仙佛摇摇头,一字一句的说:“如果情况允许,我能跟自在师同归于尽,顺带着还把那些先知全都弄死,可是我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

  我彻彻底底的纳闷了,心说这吴仙佛是什么毛病?

  明明能搞定的事,为什么又不去做呢?

  说真的,我觉得吴仙佛不是那种怕死的人。

  他或许跟老和尚说的一样,死亡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解脱。

  无论是对变成伽他旬的老和尚来说,还是对这个深不见底的吴仙佛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那他为什么又要避世呢??

  “想要对付他们,那就必须借来更多的力量…….”

  吴仙佛说着,似乎是出神了,都没发现自己嘴里的烟都烧到了烟嘴上。

  我主动帮他把烟拿下来,又重新给他点上一支。

  “谢谢。”

  吴仙佛笑了笑,继续说:“我不怕死,我也不怕魂飞魄散,在对付我的这个面上,没有任何能够威胁到我的东西,可我就是不能借来更多的力量。”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抬手抖了抖烟灰幽幽说道:“能借,只是我不想借,也不能借。”

  我没吭声,安安静静的听着。

  “你觉得跟旧日生物牵扯太多是好事吗?”吴仙佛冷不丁的问我。

  听见这个问题,我很认真的想了一会,摇摇头,说,不是好事。

  生物之间的层次不一样,思维逻辑自然就不一样。

  我们人类能够认可的道德底线,我们的生物准则,并不是旧日生物所认可的。

  所以说它们让后世人无法理解也无法捉摸。

  说白了,在我看来,很多旧日生物都是变态,不是崇拜死亡,就是崇拜灾殃,能有哪个是正常的?

  “这么跟你说吧,无论那些旧日生物对后世保持了什么态度,无论它们想不想掺和到后世的这个烂摊子里,咱们都不能相信。”吴仙佛一字一句的说道:“跟旧日生物的牵扯越多,它跟咱们的联系就越深,能够通过我们的肉身,回到后世的几率就越大。”

  “你会不会想得有点多?”我试探着问道:“真有这种可能吗?”

  “有。”

  吴仙佛点点头:“你知道我追随的是谁,所以我就不瞒你了,二十年前,我在若羌县附近遇见过一次意外,被一只沉睡中忽然苏醒的旧日生物袭击,它闻到了我身上沾染的旧日味,所以就找上我了,还想拿我的肉身作为媒介,好让它彻底的回归后世。”

  “若羌县?是不是靠近罗布泊的那个?”

  “对,就是那个。”

  “它想拿你的肉身作为媒介…….”我皱了皱眉:“它是魂魄状的怪物?”

  “可以这么说。”吴仙佛无奈道:“别看它只有魂魄,比起尔彼身的本事,它只大不小,所以我没办法,为了保住附近的牧民,我只有向沙身者借力…….”

  说着,吴仙佛用手拍了拍旁边的窗框。

  看似没用半点劲,但那块窗框却很突兀的裂开了,并且还沙沙的往外散落着碎屑,像是被……沙化了?

  “最后我赢了,但附近的四十多口人,全部死在了沙身者的手里,它说那是一点礼物,是我这个追随者,应该奉献给它的礼物…….”

  “从那一次开始,在那之后,我还经历过三次这样的事…….”

  “你不懂,真的,沈世安,你根本就不了解它们…….”

  吴仙佛咬紧了牙,语气愤怒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一种难以忽视的恐惧。

  “跟它们的牵扯越多,后世的人就越危险,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跟它们合作,更不能和它们做交易。”

  “我大概明白了。”我叹道:“你为什么会避世……我总算是搞明白了,但是我有一点还是不清楚,我能帮你什么?”

  说着,我指了指自己:“除开借用旧日的力量,凭后世的这些修为,我根本不是自在师他们的对手,或许我能勉强对付一个先知,但这点火星子,燎不了原。”

  “我能帮你。”吴仙佛说:“你有沙身者的法印,你可以从那里面挖掘出一些东西,虽然那点力量远不及真正借来的,但也够用了。”

  “你需要我做什么?”我问。

  “第一,尽可能的把事情闹大,让所有先生都知道,现在有一个旧教。”吴仙佛笑道:“第二,你顺顺手,多干掉一些跟旧教有关系的先生,教他们好好站队,站好队伍,才不会被人一棒子打死。”

  “尽量吧。”我耸了耸肩。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