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惧(1)_葬鬼经

第二十七章 惧(1)

2017-09-23更新

  

  我不知道这口井有多深,也不知道这口井里藏着什么东西。

  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口井……不,井下的东西,那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

  说实话,我真的很害怕。

  我心中恐惧的根源,不在那些怪物跟村民身上,也不在那一个个死去的孩子身上,就在那一口古井之中。

  要说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绪是恐惧,那么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肯定是对未知的恐惧。

  也许就是因为我不知道那口井里藏着什么东西,所以我才会如此的害怕……

  当然,我觉得恐惧跟害怕并不是坏事,相反,这一点都不丢人。

  越是在行里混,我明白的道理就越多,跟老爷子说的一样,恐惧不是什么坏事,更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

  这是本能。

  不光是人类的本能,也是所有动物的本能,只要不是毫无目的,因为胆小而恐惧,那么这种对于恐惧的感知力,绝对是能救自己一命的。

  老爷子说的话,我到现在都还能想起来。

  世间万物生灵。

  因为恐惧,才会趋利避害,因为害怕,才会趋吉避凶。

  我现在就是处在这么一个状态里。

  “那些村民都变成怪物了??怎么会这样??”司徒瞪大了眼睛,睚眦欲裂的看着这一幕,身子不住的颤抖着:“前几天还好好的!!肯定是周无鬼他们干的好事!!”

  “周无鬼?养九生?”七宝有些不相信,满脸的疑惑:“那俩先生有这么大的能耐吗?胆子这么大?都敢玩到这份上了?这可是一个村的人啊……”

  “那些……那些孩子都是本地的村民吗…….”陈秋雁紧闭着眼睛,不忍多看,死死握着我的手,估计是受到惊吓了,说话都在哆嗦。

  “应该是。”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冷静一些,低声跟他们说:“威胁最大的不在这里,应该在井里。”

  “它们把眼珠子丢进井里干什么?”孔百杨也发现那口井有点不对劲了,皱着眉问我:“是在做法还是在祭祀?这些怪物应该没这个能力吧?”

  “那两个怪物应该都有自我意识,虽然比不上活人,但跟普通的冤孽相比,已经是天上地下的差距了。”我咬了咬牙:“像是这样的怪物,我也遇见过,就在湘西。”

  “对!!”

  被我这么一提,七宝也想起来了许多,忙不迭的说:“山上那些敲锣打鼓的重孽是吧?”

  “重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