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宝光如来(2)_葬鬼经

第十六章 宝光如来(2)

2017-08-03更新

你骗他钱在前!”凰小道很气愤的喊道。

  “是他偷我酒喝在前!”老爷子又说,额头已然见汗了。

  “是他……..”

  凰小道憋红了脸,到最后也没有反驳,估计是找不着词了。

  老爷子哼了一声,悠哉悠哉的抽着烟,瞥了他一眼:“跟我比翻旧账,你个小兔崽子还嫩着呢!”

  说着,老爷子似乎也觉得有点诧异,看了看凰小道说:“你小子怎么知道这么多?鸟道士跟你说的?”

  凰小道哼了一声,把头别开,没搭理老爷子。

  “去屋里等吧。”

  老爷子也没为难他们,像是撒完气的小孩子,看着还挺热情的:“我刚买了宵夜回来,咱一起吃点,别回去说我亏待你们!”

  邓元觉还没来得及客气,凰小道就跟玩变脸一样,嬉皮笑脸的挽住了老爷子,比七宝都能自来熟。

  “谢谢沈爷爷!”

  “你小子不是想跟我翻旧账吗?”老爷子笑呵呵的问道。

  凰小道忙不迭的摇头否认,说自己就是开个玩笑,没别的意思,就算有意思,那也得吃完宵夜再说。

  “真够没节操的。”常龙象嘀咕道。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我笑了笑,凑到常龙象身边,低声问他,真没问题吧?

  常龙象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说没事,回去睡一觉啥问题都没了。

  得到这个答案,我看了常龙象一眼,也没说什么,带着他跟上老爷子就进了屋。

  不得不说,老爷子为人处世的风格太诡异了。

  吃宵夜的时候,话里话外都在数落那个“鸟道士”,但在对待邓元觉跟凰小道时,那表情亲切的……连我这个亲孙子看了都吃醋!

  “爷,你说的这个道士究竟是谁啊?”我拿着一瓶汽水,一边喝着,一边打量邓元觉他们俩:“我咋没听你说过?”

  “鸟道士就是鸟道士呗,那个老狗日的…….人不错,但是跟我不对付,我跟他不是一个风格的人,尿不到一个壶里。”

  老爷子这一番话搞得我很迷茫,真的,他是在骂那人呢?还是在夸那人呢?

  说这些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有种不堪回首的意思,就跟想起某人还欠他八百万一样,那种表情极其的微妙。

  “他的道号就是鸟?”我小心翼翼的问。

  “可不么!”老爷子大笑了起来。

  “不是鸟!你别瞎说!”凰小道忙不迭的纠正道:“我师父道号凰真人,近些年都在终南山修行,不怎么在外面抛头露面,跟沈爷爷一样,都算是退出江湖的老一辈先生了!”

  凰真人?

  凰不就是鸟么?而且还是一只…….

  “你师父是女的?”我忍不住好奇问了句,心说凤为雄凰为雌,拿凰字当道号的人,应该是女修士吧?

  “男的。”邓元觉笑道:“纯爷们。”

  “鸟道士原名张知岁,自称是龙虎山一脉的先生,但龙虎山却不认他,说起来倒也挺丢人的……”老爷子似是感慨的叹了口气,摇摇头说:“而且还不是不认,是没人知道山上有这么一个先生,存在感太薄弱了。”

  “我师父不在乎这个。”邓元觉笑着,掏出烟来递给老爷子,又递给我,我摇摇头没接,说不会。

  老爷子点上烟,好奇的打量了他两眼,问:“你师父还教你抽烟?”

  “他常说,佛在心中,抽烟就当上供。”邓元觉憨笑道:“但我感觉他的话不对,要是佛爷在心里,我这一口烟吸进去,还不得给他熏个七荤八素的?”

  常龙象擦了擦嘴,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你真是和尚吗?”

  “土和尚,不懂礼数,不懂规矩,但我信佛。”邓元觉笑道。

  “哪家佛准你吃肉喝酒抽烟啊?”常龙象一愣。

  邓元觉笑眯眯的抬起手来,双手合十,答道:“阿弥陀佛。”

  “邓哥,我好像听说过你……”我用手撑着下巴,满脸考究的看着邓元觉,回忆道:“你这名字有点耳熟…….哎不对,我怎么像是在小说里见过你名字呢?”

  “你现在才反应过来?”老爷子似乎是觉得我孤陋寡闻给他丢人了,白了我一眼说:“水浒传里的八大天王之一,宝光如来邓元觉,就是这名字。”

  被老爷子这么一点,我顿时才反应过来,在《水浒传》一书中,方腊手下的八大天王里,确实是有邓元觉这么一号人物。

  据说那和尚武艺高强,手持一把混铁禅杖,有万夫不当之勇…….哎别说,就这点,他确实跟邓元觉有点像!

  “这名字是我爹取的。”邓元觉挠了挠头:“后来被我师父收入门下,他也凑趣给我取了一个法号。”

  “啥法号?”

  “宝光如来。”

  邓元觉的光头在灯光下极其耀眼,看着就像是会自己发光一般,都有点晃眼睛。

  也是在那时候,我才凑巧看见,邓元觉的脖子上有纹身。

  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像是一条丝带,上面满是咒文。

  “我师父说我有佛性,而且命硬骨重,比较适合修行密宗法门,要是有个威风点的法号,以后肯定会一帆风顺…….”

  “他逗你玩呢。”老爷子哼了一声:“取个威风点的法号就能一帆风顺了?当先生也不能当得这么迷信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