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案件(2)_葬鬼经

第七章 案件(2)

2017-07-30更新

>

  七宝白了我一眼,没搭理我。

  常龙象跟陈秋雁则是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纷纷对于我的看法表示赞同。

  “走了啊,等姐姐回来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陈秋雁非常潇洒的摆摆手,缓步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安检口。

  等她彻底从我们视线中消失后,七宝这才带着我们回到车上,送我们回药铺。

  与陈秋雁相同,他也是今天要离开药铺,据说是要跟着家人去外地看望某个亲戚。

  “谁啊?”我也曾好奇的问过,心说七宝他爸妈的工作本来就忙,包括过年在内,总体算下来都没有几天的假期,现在竟然会一口气请几乎半个月的假……

  “那是家里长辈,老一辈的那种,当初就是他带我爹妈进体制的,没他就没我爹妈的今天,不去不行啊。”七宝给我的答案是这个。

  男人之间的分别就没那么麻烦了,送我们回到药铺,七宝连车都没下,打个招呼就急匆匆的走了。

  “怎么突然觉得有点无聊呢。”我叹了口气,看着半掩的药铺大门,只感觉有些不习惯了。

  在药铺这个小团体里,大家各司其职。

  老爷子属于药铺的领军人物,隔三差五就带我们下馆子开荤,家里大事都由他负责,从来不需要我们操心,平常他也有个嘴毒的特点,除开陈秋雁跟常龙象之外,我跟七宝几乎天天都得被他数落一遍。

  常龙象在这个小团体里,则是属于众人都爱的弟弟型人物。

  这胖子比谁都实诚,脑子一根筋,苦活累活儿丢给他,让干啥就干啥,从来不嫌麻烦。

  不光如此,他还极其的憨厚,别人说什么信什么,甭管是谁吹牛逼,他都绝对算是一个有职业素养的捧哏。

  各位可以想想,在你吹牛逼说大话的时候,旁边有个常龙象这样的人,你说什么他都信,时不时还惊叹几句,要么夸你见多识广要么夸你真牛逼!

  就这样的一个胖子,能不讨人喜欢么?

  陈秋雁是药铺里负责生活琐碎小事的人,别看她出身不一般,压根就没有大小姐的脾气,什么样的家务活都会干。

  反正自打陈秋雁来了药铺暂居,我跟老爷子就没洗过床单被罩这类的东西,除开内衣裤之外,其他都被陈秋雁负责打包了……

  仔细想想,这确实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没办法啊,陈秋雁那是抢着干,不给她干这些活儿人还不高兴…….

  至于七宝,完全就是混吃等死的典型。

  懒是一点,这牲口还贱,没错,就是嘴贱。

  药铺里这么多人,上至老爷子,下至常龙象,七宝犯起贱来那是谁都敢嘲讽。

  七宝最让我们佩服的地方,就是在老爷子吹牛逼的时候,这牲口敢去拆台,说实话我觉得他是真不怕死啊…….

  但不可否认的是,有七宝在,药铺里确实是热闹了许多。

  七宝带早餐,我跟常龙象收拾桌子,陈秋雁下厨再弄两碟小菜,老爷子端来一壶酒,跟我们聊着行里的奇闻异事…….

  真的,我们已经习惯于这种生活方式了,七宝跟陈秋雁这冷不丁的一走,不光是我不习惯,估计老爷子他们也不习惯。

  跟着我回药铺的时候,常龙象还问我,要不要顺道买点菜回去?陈姐这一走家里可没人做饭了。

  “不着急,一会再去吧。”我打了个哈欠,不住的揉着眼睛:“老爷子说要搬货,咱先忙完了再说。”

  说着,我推开门带着常龙象进屋了。

  让我意外的是,客厅里不光是老爷子在,连七宝他舅舅冯振国也在!

  “小沈回来了啊。”冯振国见我来了,冲我笑笑:“去送七宝了吧?”

  我点点头,笑着问道:“冯叔,您咋没跟着七宝走呢?他不是说要去看亲戚吗?”

  “手里的事太多,实在是抛不开啊。”冯振国叹了口气。

  这时候,老爷子不动声色的给我使了个眼神,示意让我过去。

  我没多问,走过去,坐到老爷子身边的椅子上,端起茶缸灌了两口,擦了擦嘴:“咋了?”

  “有活儿。”老爷子低声说。

  “好事啊!”我笑道:“又多个历练的机会,啥活儿啊?”

  “我来说吧。”冯振国搓了搓手掌,笑得有些不太自然:“前几天,咱们局里接到有人报案,准确的说,是有人来自首了…….”

  “啥案子啊?”我好奇的问:“死人了?”

  “死了。”冯振国说起这事来,表情也有些凝重,慢慢将笑容收了回去:“报案自首的人,也就是这一次杀人案的凶手,他说自己被鬼魂控制了,所以才会杀人。”

  “死几个了?”常龙象坐在一边,也有些好奇。

  “一家人。”

  冯振国说着,点上支烟,闷头抽了起来。

  “自首的那个凶手说,他把自己父母砍死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