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逃命(1)_葬鬼经

第四十四章 逃命(1)

2017-07-16更新

爩鼠不是普通的畜生,不敢说它的战斗力有多强,但要是论到逃跑…….这位“土行孙”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它打洞跑路的手段有多狠,我这么给各位举个例子吧。

我家后面那条巷子是水泥地,靠边上那一截是实心的,底下没有铺设管道,也不是下水道的规划范围。

那天晚上,我们一行人刚吃完夜宵回来,聊得兴起,就让爩鼠露几手给我们开开眼。

估计这畜生也是被老爷子几杯白酒灌醉了,摇摇晃晃的走到路边,蹦起来半米高,跟跳水似的,一头就栽在了水泥地上。

要说这大千世界确实是无奇不有,我们都没看清楚爩鼠是怎么动爪子的,它一头栽下去真跟栽在水里差不多,瞬间就融进了地里。

凑上去一看,水泥地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大窟窿,黑漆漆的也看不清有多深。

据老爷子猜测,如果那不是水泥地,就是普通的黄泥地,哪怕地底有些石块阻拦,爩鼠挖洞潜行的速度还能快上好几倍!

就算苗武人盯死了我们,想要一口气制住我跟爩鼠,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哪怕他先去追爩鼠,让我自己跑出去两三分钟,要不了一会,他也能赶回来撵上我……

我跑不掉,爩鼠能跑掉,这就是现实。

只要爩鼠铁了心头也不回的跑路,别说是一个苗武人,就是十个,也甭想追上它。

“吱!!!”

爩鼠回头看了我一眼,极其凄厉的嘶叫了起来,整个身子就像是被打入了空气那般,很突兀的鼓胀了好几圈。

苗武人看见这一幕,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半步。

“你这畜生怎么比原来还疯啊……..”苗武人嘀咕着,看向爩鼠的眼神中,都有了一种很明显的警惕与忌惮。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听一声嘶鸣,山中顿时就回荡起了一阵邪龇。

爩鼠原本就肥硕的身子,此时更显臃肿,仅靠后肢站在地上,都有了一米四左右的身高。

毫不夸张的说,要不是我对爩鼠知根知底,就它这模样……我百分百会被吓一跳!

站起来都有一米四的耗子,这他娘的还是凡物吗?!

“我在东三省见过的仙家也不少了,能有你这般气势的畜生…….还真没几个啊!”苗武人嘿嘿笑着,老眼之中尽是难掩的兴奋:“那些畜生的体积再大,身子里养的气也不如你足,小耗子,要不然你跟着爷爷混吧?”

苗武人说这话的时候,表情那叫一个真诚,任谁来看都会觉得他是真心诚意在说这话。

但也就在他开口的瞬间,我只感觉两只手的手指关节处有点痒,像是被蚊子叮起了包,痒得特别难受…….

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密密麻麻犹如蚂蚁的黑虫子,此时就附着在我的指关节处,成百上千的虫子都挤在了一块,看得人心里直犯恶心。

“你现在就动手啊?!”

我大声问了苗武人一句,疯狂的拍打着黑虫子,等我将那些虫子全拍在地上,这才拿起割掉郑老三脑袋的匕首,飞快的在十指关节处都各划了一刀。

血很快就顺着伤口流了出来,最开始流出来的血是深黑色的,但过了不到两秒,伤口里流出来的血颜色就变了,越变越红……..

等血液的颜色彻底恢复正常,苗武人也笑了起来。

“你看看,就是一些小虫子,又不是什么厉害的蛊……看把你吓的!”

“蛊不厉害,您厉害。”我咬了咬牙:“您都动手了,我能不害怕吗?”

“跟着我走吧。”苗武人叹道:“短时间内,我不会对你下手的,只要你乖乖的听话,别给我折腾就行。”

让苗武人这样的狠角儿盯上,说真的,我也只有两条路走。

要么是搏一搏,看看自己加上爩鼠能不能搞死他,要么就是顺着他的意思走…….

前者的风险很大,死亡率不算高,但伤残率估计是百分百的,只有后者能暂时保我安然无恙。

我还在犹豫,爩鼠却做出了选择。

没等我来得及阻止,这只大肥耗子就跟疯了似的,长大了嘴,直冲苗武人扑了过去。

在那时,它体表的绒毛上,从头到脚都均匀的盖了一层黑雾…….

苗武人对于爩鼠使出来的这一招心有余悸,似乎是在这上面吃过亏,压根就不敢硬抗。

一看爩鼠冲自己扑过来了,苗武人不敢犹豫,勾着腰就向左侧石堆上窜了过去,那动作比猴子都灵活。

但爩鼠的动作也不慢,见苗武人躲闪开了,爩鼠顿时就趴倒了地上,借助四肢着地的动作稳住身子,稍微一转身,直奔那老头就过去了。

这一回,苗武人没能躲开,很勉强的闪过大半个身子,但胳膊还是让爩鼠给撞到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