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两人夜话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两人夜话

2020-10-17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这辈子不要脸的次数极少,但这一次确实能算得上,因为他来这里找诸葛景的目的确实就是奔着刺探军情来了,虽然他觉得自己这次行动的成功率很低,但总归还是要试一试。

    “你们刚才逛街去了?”

    不等诸葛景开口多问,陈闲直接就岔开了话题,拍了拍裤子坐在了别墅门前的台阶上。

    “我看你们手里都空着……你们不会只是逛街什么都没买吧?”

    “是啊。”

    诸葛景笑了笑,陪着陈闲一起坐了下去,两个人在台阶上并肩坐着,气氛倒也和谐得很。

    “我们不缺什么东西,就是随便逛逛街,消磨一下时间。”

    “这样啊……”陈闲的注意力似乎不在这个话题上,不动声色地转了转眼睛,又问道,“今天早上的事你还记得吗?”

    “什么事?”诸葛景一愣,突然没跟上陈闲的思维。

    “就是今天早上啊,你们在跟西昆仑打比赛之前,当时你还劝我弃权,说不想在决赛遇见我,以免我们之间伤了和气……”陈闲说到这里的时候,又从兜里拿出来一小袋瓜子,不紧不慢地嗑着,“我当时还觉得你口气大,毕竟你还没跟西昆仑的人斗过,不知天高地厚就觉得自己稳进决赛……”

    “他们又不是我的对手,在半决赛遇见他们,我不是稳进决赛还能是什么?”诸葛景无奈地耸了耸肩。

    “哎呀,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你还是谦虚一点嘛……”陈闲笑了笑,突然将话题引到了诸葛豆豆身上,“你妹妹是真的厉害,一拍手就把那两个炼气士给撂倒了,当时都把我看傻了……”

    虽然诸葛景现在没有心情聊比赛,但一听陈闲这么说,他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毕竟夸诸葛豆豆就等于夸他,一家人不用分那么清楚,与有荣焉就对了。

    “我妹妹的实力还行吧?”诸葛景嘴角掀起了些许的弧度,那种又想让人夸又想装谦虚的表情,怎么看都十分欠揍。

    “当然行了!你们俩兄妹都厉害得很啊!”

    陈闲也难得顺他的意夸了一句,不过此刻也到了最终图穷匕见的时候,不等诸葛景再自夸几句,陈闲冷不丁的就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你妹妹那种催眠的能力是靠声音来进行潜意识引导吗?有没有什么办法能防住?”

    “她的能力是……哎不是!你问我这个干嘛啊!”

    诸葛景哭笑不得地看着陈闲,心说这混蛋看起来也不是那种厚脸皮不要脸的人啊,这么明目张胆的刺探军情亏他能干出来!

    “赛前不交流!”诸葛景哼了一声,开始对着陈闲冷嘲热讽,“你不是一直都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吗?现在知道怕了?”

    “不至于不至于……”陈闲摇了摇头,面不改色地解释道,“我是帮我那些队友来问的,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听见这个倔强的解释,诸葛景也只是笑了一下。

    “你们还准备打决赛?”诸葛景问道。

    “不然呢?”陈闲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似乎觉得这么弱智的问题也就只有他能问出来,“半决赛都打完了,接下来不就应该是决赛吗?”

    得到这个答复,诸葛景沉默了下去,因为他觉得陈闲不是那种能莫名其妙就投降的人,而且有的话也不能跟他说得太明白……且不说一号那边会不会收到什么风声,若是自己不小心暴露了身份,陈闲还会跟自己这么客气吗?

    一方是守秘局。

    一方是全知会。

    诸葛景可是听说过陈闲铁面无私的作风,如果真让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说不定下一秒就会被他把头按在地上……

    所以说现在应该怎么做?

    诸葛景想得头疼。

    “你不会还想劝我弃赛吧?”陈闲嗑着瓜子,一脸好奇地盯着诸葛景,“我明着告诉你,弃赛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把我们打服了,大家好不容易才闯进决赛来,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弃赛……”

    “打服了?”

    诸葛景苦笑道,表情复杂地看了陈闲一眼。

    “如果打死了呢?”

    陈闲没说话,一个劲的猛嗑瓜子,似乎正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才开口。

    “你是在吓唬我吗?”陈闲问道。

    诸葛景摇了摇头说不是,而且我也没必要吓唬你。

    “这么多年来,我就你一个朋友。”诸葛景叹了口气,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在这种事上我不会骗你,你听我一句劝,弃赛吧。”

    陈闲还想说些什么,但一看诸葛景脸上那种认真的表情,他顿时就沉默了下去,心说这个诸葛景到底想搞什么鬼?从今天一早就开始变得不对劲了,整个人看起来都怪怪的,怎么三句话都离不开劝我们弃赛呢?

    “我不喜欢输。”陈闲皱着眉说道。

    “相比起输,你不觉得死更可怕吗?”诸葛景反问道。

    如果这句话是用来问别人,或许别人还会认真思考一下,但可惜的是这句话是用在了陈闲身上……

    “阿景,你还别说,我是真不怕死。”陈闲三下五除二将剩下的瓜子嗑完,又从兜里拿出来一小袋水煮的五香花生,不紧不慢地剥着壳往嘴里扔着,“相比起死,我更怕输。”

    “你……”

    诸葛景正要再劝他两句,只见陈闲又从兜里突然拿出来一小盒酸奶,自顾自地拆着吸管准备喝。

    “你特么是哆啦A梦吗??你能不能别吃零食了??”

    “真是奇了怪了。”陈闲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道,“你管天管地,你还能管得了我吃不吃零食?”

    “我真是……”诸葛景牙都要咬碎了,只后悔自己太过心慈手软多了那些妇人之仁。

    陈闲无辜吗?

    无辜个屁!

    如果让我现在杀了他,我肯定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放心吧,到时候我肯定悠着劲揍你,决赛我们赢定了。”陈闲呲溜呲溜地喝着酸奶,目不转睛地盯着诸葛景开始嘲讽,“当然了,如果你愿意事先透露给我一点小秘密,比如怎么对抗你妹妹的那种能力……说不定到时候我下手会更轻一点。”

    “你做梦!”诸葛景气得想骂街。

    “算了不说这个了,咱们换个话题。”陈闲忍不住笑了出来,似乎他十分享受诸葛景气得跳脚的样子,“等昆仑会结束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诸葛景一愣,摇了摇头,“还没有想好。”

    闻言,陈闲便不动声色地给了个小意见。

    “要不然你去宁川吧,到那里你跟我混,保准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去宁川干嘛?给你当小弟啊?”

    “也可以这么说。”

    “滚蛋吧,你看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不知道为什么,诸葛景觉得自己跟陈闲聊天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好像聊了还没几句就到了后半夜。

    晚风微凉。

    夜色爽朗。

    诸葛景与陈闲并肩坐在别墅门外的台阶上,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看过星空了。

    “陈闲……要不然你还是弃赛吧……”

    “你再说这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揍你??”

    “我是为你好……你还不听!”

    诸葛景无奈地叹了口气,仰起头望着漫天繁星,享受着这种从未有过的静谧,说话的声音都不禁变得轻了许多。

    “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我不想跟你对上……”

    “真的不想……”

    陈闲似乎感觉到了诸葛景心中那种矛盾的情绪,他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诸葛景,只觉得这小子越看越怪,跟前几天相比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你心里是不是有什么事?”陈闲疑惑地问道,“如果有事的话你就跟我说,我能帮你解决的一定帮你。”

    听见这话,诸葛景心中有一丝感动,但还是摇了摇头。

    “你帮不了我。”

    说罢,他突然向陈闲伸出手来,脸上的笑容比夜空都要爽朗。

    “能认识你,我真的很开心。”

    见他这种神神叨叨的表现,陈闲也不禁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地跟他握了握手,嘴里还在嘀咕。

    “你要是不絮絮叨叨的劝我退赛我更开心。”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