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餐厅里的冲突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零四章 餐厅里的冲突

2020-09-29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顾仙棠在昆仑会中的表现一直都很低调,因为在他眼里,这些内地的异人都不过是坐井观天的蛤蟆罢了,他们眼中的蓝天就那么大一点,丙丁虬就算强了?戚平安就算强了?

    他们强个屁。

    虽然那两个异人的能力非常特殊且罕见,但论实战的话,顾仙棠可不认为自己会比他们弱,一旦他与赵脂儿同时出手起阵,丙丁虬戚平安随随便便都能被他们收拾掉。

    当然,这都是顾仙棠的个人想法,至于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或许只有让他们亲自打一场才知道了。

    “我进决赛还用问你?”

    陈闲小天师诸葛景异口同声地说道,然后齐刷刷地回过头看向顾仙棠,眼神倒没有多少敌意,似乎并没有因为顾仙棠的这番话而感到愤怒,他们完全是用一种看傻叉的眼神看着顾仙棠……

    “难道西昆仑的炼气士都是这种没长脑子的东西?”陈闲心里这么想着。

    “看来西昆仑的人都是从山沟里跑出来的野人,这种没脑子的话都能说出来?”小天师这么想着。

    “西昆仑的人什么时候这么狂了?当初就该……”诸葛景这么想着。

    或许是被他们三个一起用看傻叉的眼神盯着有点不舒服,顾仙棠皱了皱眉头,语气也变得冰冷了几分。

    “你们觉得我说的没道理?”顾仙棠问道。

    不等陈闲他们再说什么,一旁的王怀瑾与鲁裔生就听不下去了,纷纷回过头瞪了他一眼,示意他赶紧闭嘴不然没他好果子吃!

    “滚一边去,我们队长在聊天你插什么嘴!”

    顾仙棠还没来得及说话,陈闲他们直接就选择无视了他,继续自顾自地聊了起来,完全把这个来自西昆仑的炼气士当成了空气,但真正的空气可不会像是顾仙棠这样觉得屈辱……这么多年来,有几个人敢这样跟顾仙棠说话?

    更何况背后还有他的心上人赵脂儿看着,刷的一下,顾仙棠的脸都给气红了,如欲吃人的目光让人看着有些害怕。

    “你们这些异人可真是……”

    “真是什么?你有话说?”

    小天师的心情不太好,尤其是看见陈闲赢了戚平安后,他的心情顿时就更不好了,能耐着性子跟陈闲多聊几句已经是非常努力才做到的事了,所以一听顾仙棠说些阴阳怪气的屁话,他心里的邪火蹭的一下就窜了上来。

    顾仙棠啊顾仙棠,我们是真给你脸了?

    看你是远道而来的同修,所以我们一直没跟你计较,哪怕你以前嘴欠犯贱,我们也是忍着脾气跟你说话……但现在呢?你这是蹬鼻子上脸了吗?

    想进决赛还要先问过你,你特么算个屁!

    小天师恶狠狠地瞪着顾仙棠,要不是他顾及个人修养,或许他早就忍不住要开口骂人了。

    “我给你脸了?”顾仙棠看着小天师,气得差点没当场拔剑出来砍了他,敢用这种挑衅的眼神盯着自己……这个来自于龙虎山的异人也太没眼力见了吗?难不成他以为龙虎山的传承能压过我们西昆仑的道统?

    这一次,小天师还没来得及用语言反击,坐在小天师正对面的陈闲就开了口,虽然他也不喜欢小天师这个臭道士,但无论如何,他看不得别人跟小天师这么说话,俗话说打狗看主人……我这边跟小天师聊着天,你横着就插进来开嘲讽,你贱不贱啊?

    “你要是有话说,我们现在就去找主办方做私斗申请,去山里我陪你玩玩。”陈闲毫不客气地说道,平静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怒意,他是非常看不惯顾仙棠这种喜欢到处装逼的性子。

    又没人跟你说话,又没人去招惹你,你跟我们装什么呢?

    “行啊。”顾仙棠可不是那种能忍气吞声的人,听见陈闲当着大家的面这么说话,他也是二话不说就应了下来,“你挑个地方,现在就去。”

    陈闲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而且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跟自己硬着来,如果顾仙棠说几句软话或是不搭腔,可能陈闲还不会这么生气,但是现在……陈闲已经开始考虑要用几刀砍死他了,是杀了埋在山里还是烧成骨灰送回西昆仑去?

    这是一个问题。

    “别闹了。”

    这时,赵脂儿不动声色地走到了顾仙棠身边,说话的声音很轻,明显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多事……好不容易闯进四强来,下一场就是半决赛了,距离决赛也不过一步之遥,若是在这里闹起来被主办方取消了比赛资格,那么之前的努力就算是白费了。

    没必要。

    有什么恩怨在比赛里解决了就好,在餐厅里闹起来算怎么回事?

    “这不是我要闹……脂儿……你是知道我的……”顾仙棠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明显是在颤抖,那是被陈闲气的,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人敢像是陈闲这样跟自己这么说话呢!

    “都是进四强的队伍,谁瞧不起谁啊?”诸葛景此刻出来打起了圆场,脸上也是笑眯眯的,那种笑容在顾仙棠看来简直比直接开口挑衅还可恨,“我们三个人坐在这里吹吹牛聊聊天,碍你什么事了?可能我们之前说的话有点没把你放在眼里……”

    “就是没把你放在眼里。”陈闲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完全不想跟顾仙棠客气,“你要是不服气,你现在挑个地方我们单挑去,没这胆子就走,我不想跟你废话。”

    在这一瞬间,顾仙棠就握住了随身携带的法剑,目中似是要喷出火来,那种刻骨铭心的杀意毕露,伴随着气温开始诡异骤降,整个餐厅都静了下来。

    “有剑你就牛逼了?”

    李道生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右手也握住了锈剑的剑柄。

    对付用剑的人,李道生觉得还不用陈闲上,自己就能随便收拾他……在他们老李家的弟子面前耍剑,这不是李门弄剑吗?

    “想打也别在这里打,工作人员那么多,别误伤他们。”陈闲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右肩慢慢诡异的隆起,一只硕大的眼睛瞬间在他肩上睁开,死死盯着顾仙棠的眼神就像是野兽盯上了自己的猎物。

    “行,咱们出去打。”顾仙棠冷笑道。

    “行啊,今天把你杀了喂狗,你们西昆仑的人别怨我就行。”陈闲也站了起来。

    在这一刻,其他人也坐不住了,纷纷跟着陈闲起身,尤其是陈闲他们队伍的人,更是每一张脸上都写满了敌意,若不是顾忌太多,他们都不会等着陈闲站起来,直接在顾仙棠敢开口说话的时候就撕了他的嘴!

    “干嘛啊干嘛啊!”小天师有些手足无措,因为他觉得最先跟顾仙棠杠上的人是自己,陈闲现在又跟他杠上,那感觉就像是陈闲在帮他出头似的,“陈闲你别多事啊!他跟我的事还没说清呢!”

    “你个没出息的!赶紧闪一边去!”陈闲皱着眉骂道,完全不给小天师一点面子,“我跟他的事你插什么嘴?”

    “你骂谁呢!”小天师往前一步,瞪着面前的陈闲问道,“你就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跟你好好说话你就……”

    “他就是看你好欺负。”陈闲没好气地说道,“你又不敢收拾他,那最后还不得我上?”

    “谁不敢?!”小天师再往前一步,几乎跟陈闲脸贴着脸互相瞪着对方。

    “你不敢你不敢你不敢……”陈闲以极快的语速念了三十多遍你不敢。

    见他们俩像是幼稚园小朋友一样斗着嘴,坐在旁边的诸葛景顿时就忍不住笑出了声,尤其是看见他们俩几乎脸贴着脸的时候……

    “哈哈哈你们说话的时候小心点啊!当心动作大了亲上!”

    霎时间,陈闲与小天师齐刷刷的各自后退了一步,然后不约而同地瞪着诸葛景骂了一句。

    “你给我滚!!”

    “哎?怎么火撒我身上了?”

    诸葛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俩,抬起手指着自己的脸。

    “我是好心提醒你们啊,你们怎么……”

    这一刻,顾仙棠发现自己再度变成了空气,原先与自己剑拔弩张的小天师和陈闲,此时已经将仇恨目标转移到了诸葛景身上,完全无视了站在一旁准备拔剑的自己。

    “够了!!”

    顾仙棠怒发冲冠地吼了一声,剑身慢慢被他抽离了剑鞘。

    “你们都给我去死!!!”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