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梦与现实(1)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零三章 梦与现实(1)

2020-04-19更新

        看见残留在床铺以及陈闲身上的那些血水,众人都表现得万分诧异,因为在那之前这些血水根本就没出现过,好像是在陈闲起身的一瞬间冒出来的……可是陈闲却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从头到脚都是好端端的,而且仔细看来便能发现,那些血根本就不是从他体内渗出来的,而是从外面浸上去的。

    也就是说,这些血都是从外面“泼”到陈闲身上的,与他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可就是因为这样……老骗子他们才愈加想不明白。

    之前他们一直都守在陈闲身边,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房间半步,可谓是寸步不离盯死了躺在床上昏睡不醒的陈闲……

    那么在这种条件下,这些血又怎么能避过所有人的耳目弄到陈闲身上?

    这明显就是不可能的事!

    “我…..我刚才做了个梦……”陈闲喃喃道,似乎神情也还有些恍惚,说话的语气听起来也有几分迷茫,像是他也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在梦里有很多血色的雾……后来那些雾凝结成了雨水……那些雨水落在地上变成了一片血泊…….我醒来的前一秒就躺在那里面……它们好像跟着我来了…….”

    “跟着你来了?”老骗子眉头紧皱,似乎一点都不怀疑陈闲这番神神叨叨的说辞,眼中闪过一丝常人难以理解的凝重,“是什么东西跟着你来了?”

    “地上的血。”陈闲摇了摇头,此刻的他像是清醒了几分,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变得认真起来,貌似也开始自我分析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超出常理了……”

    说罢,陈闲用手蘸了一些血水,凑在鼻子前闻了闻。

    “这些都不是我的血。”陈闲眉头皱得更紧了,低声对老骗子说道,“我的血不是这个味道,而且之前我也没受过伤……不,应该说我受的伤早就自愈完了,不可能再流血。”

    “我觉得也是。”老骗子的表情比陈闲还难看几分,似乎正在担忧什么,他也学着陈闲那样用手蘸了些血水仔细闻了闻,“好像也不是人类的血啊……人血不是这个味儿……但又不像是那些异常生命的血……很奇怪的味道……”

    “像不像是植物?”陈闲突然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

    听见陈闲的话,站在一旁的许雅南与木禾听得都有些懵了,因为她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些血水能被陈闲与植物联想到一起,植物怎么会有血?

    相比起她们,老骗子似乎想到了更多,他思考的层面也远比许雅南她们深。

    “植物……”老骗子看了陈闲一眼,又低下头打量着手指尖的血水,像是要进一步确定什么,他在许雅南她们惊诧的目光下,直接将手指放进了嘴里,似乎想用尝一尝的办法来确定这些血水是什么。

    虽然他的举动看起来有些恶心,但不可否认,这种独特的分析方式能够帮老骗子大忙,毕竟对他来说,味觉要比嗅觉靠谱多了。

    在这些血水里,老骗子尝到了许多奇怪的味道。

    有泥土特有的草腥味。

    有海水咸湿的气息。

    还有一种不知道从什么植物里分泌出来的气味……那种味道很是独特,就像是植物的枝杈被掰断后散出的味道。

    “你做的梦……是什么梦……”老骗子忽然开口问道。

    “很久之前就开始做了,只是这次的要特殊一点……我不记得有没有跟你说过,办完雾山精神病院那起异案之后,我就开始经常做噩梦,一直到今天累积下来,总共也有四五十次了。”陈闲也没有下床的打算,像是在发呆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床铺上,“每次做的噩梦都是一样的……至少地点一样!”

    “地点?”老骗子一愣,急忙问道,“你的意思是每次你在那个梦里都会出现在相同的地方?”

    “对。”陈闲点了点头,只感觉跟老骗子交流得无比顺畅,至少他不会怀疑自己说的这些是假的,“每次我出现在那个梦境里,都是在一片幽暗的深海之下……那地方有一个特别大的青石砖广场……像是存在了很久……应该是古人修建的……”

    听到这番话,老骗子似乎是突然受到了某种惊吓,几乎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冷颤。

    这种突然的反应,自然也落进了其他人眼里。

    “葛爷爷你怎么了?”木禾站在床边望着老骗子,感觉眼前的老骗子有些奇怪,木然的表情就像是戴了一个面具,身子也在细微地颤抖着……从他身上,木禾能明显闻到一种恐惧的味道。

    许雅南与陈闲自然也发现了这点,只不过他们没有选择在这个节骨眼去问他。

    “没…..我没事……”老骗子摇了摇头,说话的声音干涩无比,好像每一个字从他嘴里吐出都耗尽了力气。

    老骗子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向陈闲,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沉默了下去,从兜里拿出烟来点上,颤颤巍巍地抽了起来……

    “你们先出去。”陈闲突然说道。

    “好。”许雅南点点头,见木禾还有些不情不愿的,她也只能走上来一边哄着她一边带着她往外走。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