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绝境中的挣扎(1)_第九守秘局

第五十一章 绝境中的挣扎(1)

2020-03-24更新

        许雅南的伤势很重,而且是非一般的重,这点在落地的瞬间她自己就意识到了……那一瞬间的剧烈撞击不仅是伤及内脏折断筋骨那么简单,丹田中的气已经变得不受控制,伴随气息而衰弱的还有体内的能量。

    它们就像是受到了某种牵引,完全不顾自己这个主人的安危,自顾自的就从肉身里流失了出去……

    短短数十秒,体内流失的能量就占了全数能量的六成。

    这个现状让许雅南有些绝望了。

    我什么都没干,既不战斗也没玩命,只是想逃跑而已……跑着跑着就撞翻车了,一瞬间就重伤到只有四成的实力,这不是老天爷在玩我吗?

    “雅南姐姐你没事吧?!”

    木禾手忙脚乱地跑到许雅南身边,虽然她懂的不太多,但还是可以感受到许雅南迅速衰弱的生命气息,再一看许雅南那口吐鲜血的惨状……木禾很清楚,许雅南伤着了,而且还伤得不轻。

    “这可不能怪我,是你们自己要撞上去的。”

    杰森议员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表示这件事绝对与自己无关,一切都只是你们咎由自取罢了,说了不让跑你们还跑,这不是找死吗?

    “我没事…….”

    许雅南被木禾扶着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似乎有些保持不住平衡,脸色苍白得令人害怕……此刻许雅南的状态很不好,在体内能量大幅度流失之后,她身为异人的自愈力也受到了极大的抑制,几乎脆弱得像是一个普通人类,就算待在原地不动,四肢百骸也会接连不断地传来阵阵难忍的剧痛,内脏更是疼得痉挛起来,站直身子都变成了一件很费力的事。

    “你受伤了!”木禾一脸紧张地说道。

    许雅南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此刻对她而言说话已经是一种负担,连呼吸的节奏都无法控制……这种状态只让许雅南无比绝望。

    厂房中没有光线,随处可见的都只有骇人的黑暗。

    阴冷的气息在这里安静地弥漫着。

    站在黑暗之中的杰森议员就像是一道模糊的人影,许雅南伤重之后甚至都看不清他,只能影影绰绰地看见一道影子,但由他散发出来的那种危险气息……对许雅南来说却是一种很直观的东西。

    “我看还是打断你们的腿比较好。”

    杰森议员轻声细语的说着话,言语间依旧透着那种温文尔雅的姿态,脸上亲切的笑容不变分毫,但每个字眼里……尽是一种扭曲的兴奋感。

    似乎伤害别人对他来说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

    在杰森议员眼里,许雅南可以看见期待,兴奋,跃跃欲试。

    他是要来真的!

    “雅南姐姐……他说要打断我们的腿……”木禾小声说道,眼里已经难掩战意,仿佛想就此与杰森议员一决高低,“反正我们跑不出去,要不然跟他打吧?”

    自始至终,木禾考虑的都不是逃跑,她考虑的是要怎么除掉这个想要杀死陈闲的坏人。

    对木禾而言自己的生命固然重要,但陈闲却要高于一切,没有陈闲存在自己的生命毫无价值可言,尤其是在梅山之后……木禾很恐惧。

    她害怕陈闲死亡。

    她害怕陈闲永远的离开自己。

    她害怕陈闲有一天会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

    所以在此刻,听见杰森议员想要杀死陈闲,木禾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弄死他,比起许雅南那种清晰的大局观,她更在乎眼前。

    虽然这么做会给她自己带来很多麻烦,甚至会给陈闲带来麻烦……但这一切都不是木禾能够考虑到的范围。

    “拼了吧。”

    许雅南突然说道,眼里似乎有了种认命的打算。

    虽然这个杰森议员有多强是个未知数,但就凭感觉来说……宁川市内能杀死他的人或许就只有陈闲,哪怕是处在巅峰时期的自己都不能够,之前他制造“空气墙”将这处空间与外界彻底隔开的手段,简直就是一种闻所未闻的能力。

    与这种诡异的异人交手,就算自己带齐了法器也不一定能斗过他,更何况看他那种神态自若的样子,显然就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胜算真的很低啊。

    许雅南在苦笑,但目前也唯有拼死一搏,让她任人鱼肉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

    什么也不做就等着别人来打断自己的腿?

    去他大爷的吧!

    “你们不会想反抗吧?”杰森议员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们两人,眼里有半分好奇也有半分愤怒,似乎觉得这种小羔羊对自己的反抗是一种侮辱。

    “想试试。”

    许雅南说着,轻轻在木禾背上拍了一下,凑在她耳旁轻声说道。

    “给我争取三十秒的时间。”

    闻言,木禾也不再多问,点点头就拔出了黑色武装铠甲自带的金属战刀。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