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负伤的老蛤蟆(1)_第九守秘局

第五十章 负伤的老蛤蟆(1)

2020-02-05更新

  昏暗的房中,烛光如鬼火摇曳着。

  阐一那双如同灯笼般大小的赤红眼珠之中,竟溢出了些许若隐若现的泪光,那种苍老的声调里蕴含的悲痛是常人难以理解的。

  “梅山真的快要承受不住了……地气流逝得太快……这座山真的快死了…….”

  “您放心,我会尽力而为。”

  陈闲一脸平静地说道,虽然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但每一个字都是真心实意,因为他对于这只老蛤蟆精的印象非常好,更何况这次阐一请他来办的事也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依附梅山而活的那些异常生命……毫不夸张地说,陈闲是打心底里尊敬这个老前辈,至少它做的这些事都值得自己敬三分。

  所以在梅山这件麻烦事上,陈闲打算全力以赴,就算自己解决不了也不会像是原来那样死撑着……梅山的事拖不得,实在不行就找老骗子去!

  既然他将自己安排来梅山,那他必然就有解决这件麻烦事的方法,就算没办法解决他也肯定知道些什么……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让自己接这件私活?

  得到陈闲肯定的答复后,阐老爷似乎也感受到了陈闲要尽力而为的决心,便不由得松了口气,这才有心思与其他人一一寒暄打过招呼。

  李家与梅山有仇。

  至少在目前的局势下,双方用深仇大恨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李家重伤了阐老爷的数个弟子。

  阐老爷也亲自出手杀了李家的直系异人。

  短时间内,这种仇恨是很难解开的,陈闲对此深有体会。

  但不得不说阐老爷也是一个体面人,在与众人打招呼时并未刻薄怠慢李道生,与他打招呼也没有冷言冷语,那种客气有礼的态度让李道生都有点找不着北。

  这老蛤蟆这么和气吗?

  看它这样子不像是那种凶神恶煞一瞪眼就要吃人的主儿啊!

  难道情报有误?

  李家的人不是它杀的??

  怀着这种种疑问,李道生也只能沉默地观察着,想要从老蛤蟆精那张脸上找出点破绽,毕竟他这一路都是提心吊胆过来的,生怕是老蛤蟆与陈闲串通了想阴他。

  “阐老爷,您是怎么受伤的?”陈闲也不嫌脏,盘腿坐在距离阐老爷不远的地方,略微仰着头与那双灯笼大的眼睛对视着,“我看您身上的伤挺新鲜,应该是几个小时前留下的吧?”

  “陈小哥你眼力不错啊。”阐老爷哈哈大笑道,或许是因为陈闲的到来,它言语间都变得轻松了不少,“这确实是几个小时前留下的。”

  得到这个答案,陈闲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果然不出自己所料……看来这伤应该跟梅山中的异象有关,与屡次上山挑事的李家无关,至少跟李家那些梯队上山的时间对不上号,而且就阐一的个人实力而言,李家想将它伤成这样应该非常困难,在李家那些老牌异人没有成群结队出面的情况下,李家的人对阐一来说连个屁都算不上。

  “怎么弄的?”陈闲问道。

  “我之前又去地下河源头了,那个地缝……”阐老爷叹了口气,眼神变得有些无奈,“这一次被赶出来的有些狼狈,不像原来那样能够毫发无伤,那里有一种奇怪的能量正在往外迸发…….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跟常见的这些气都不同。”

  陈闲点了点头,安静地听着。

  “那些气就像是刀子,有意识的刀子…….”阐老爷说到这里,似乎又回忆起来地底的那种狼狈遭遇,不禁面露惭愧之色,“我刚发现它们,它们就冲我涌过来了,几乎瞬息之间就伤了我,而且我发现它们好像还能汲取我体内的生命力。”

  “那种能量是什么样的?”陈闲一丝不苟地问道,算是在做干活前的准备工作,“颜色?气味?大概的状态?”

  “没有颜色,没有气味,状态的话…..不好说。”阐老爷认真地答道,“跟传统意义上的阴阳二气不一样,有时候给我感觉是液态的,有时候给我感觉是气态的。”

  “你知道那些能量的源头在哪里吗?能感知到吗?”陈闲问道。

  “地下河。”阐老爷斩钉截铁地答道,对于自己给出的这个答案毫不怀疑,“这点我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感觉出错。”

  “听王哥说,最近山里出现了其他异象,不仅是溪水化血……好像天上还出现了一个八卦图?”陈闲问道。

  闻言,阐老爷也点了点头。

  “我也没搞清楚八卦图是怎么回事,但可以肯定它也是从地下河来的。”

  “这么说……想要解决这件事就必然得下去看看了…….”

  陈闲眉头紧皱地思索着,眼神难得一见的认真。

  对于自己而言,地下河源头的威胁其实并不算大,就算从里面爆发出的那些能量足以杀伤阐老爷,能让号称滇山王的老蛤蟆精狼狈成这样……但看这意思,那些能量的杀伤力应该也是有限的才对。

  陈闲对于自己的能力有很清楚的认知,虽然他不敢随意断定自己比阐一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绝对比阐一更难死,绝对比这个老蛤蟆的生命力更顽强,能杀死阐一老蛤蟆的不代表能杀死他,更何况现在阐一也没死,看起来只是受了些伤罢了。

  当然,话是这么说。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