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目犍连(1)_葬鬼经

第五十七章 目犍连(1)

2018-06-29更新

魔,其实是一种泛称。

在宗教内,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生物都能称之为魔。

但在佛教内的魔,大多都有一个属性,那就是夺人性命,成为别人做善事或是修行的障碍,是恶的一种体现。

像是自在师曾经修行的自在大道,供奉的真神应该就是佛家的魔之魁首,第六天魔王波旬。

除开神话传说之外,在现实世界中,也出现过各式各样的魔。

曾经闻人菩萨就跟我聊过,在后世,最常现世的魔大多都属于妖魔,真正意义上符合宗教典籍记载的魔只在少数,特别是佛教所说的那些魔,更是少见稀奇。

“我修行了这么些年,见过的魔只有三只,其中最厉害的那只,就是由我们佛家弟子所化,因修行神通不成,求佛一生而不得善果,最终悲愤而死之后化成的魔……”

据闻人菩萨说,那种由佛教徒化成的魔,应该算是外相魔的一种,名为怨恨魔,又称之为阿罗旬。

这种魔非常少见,因为它形成的条件极为苛刻。

必须由心志坚定者,对某种事物或是信仰有强烈追求者,只有这样的人因怨恨不满而死,才会有极小的几率化成阿罗旬。

阿罗旬是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闻人菩萨,他给我的答案很简单。

“双目泛黄,有浓烈的恶臭味,身上长着很细的鳞片,像是蛇类的鳞片一样,密密麻麻的遍布全身…….”

当初闻人菩萨跟我说过的这些细节,每一项都能跟我们遇见的这个怪物对应上,而且那种比阴气更加阴冷,被暴戾疯狂充斥在其中的气息…….

妈的,一模一样。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扯着嗓子大吼道,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因为我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阿罗旬有多厉害,这点我也不清楚,反正闻人菩萨遇见的那只阿罗旬让他丢了半条命,而且还没能被他消灭掉,只能勉强镇住。

就我遇见的这只阿罗旬来说…….它跟闻人菩萨遇见的那只相比,绝对的只强不弱。

生长环境都不一样,这还有什么可比性?

这只魔出现的地方是在灵山,释迦摩尼的坐像就在山口…….在灵山里生长的阿罗旬,几乎就相当于从警察局里混出来的高智商罪犯,跟普通的同类相比,破坏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我不知道落恶子是怎么被他灭掉的,因为在落恶子肉身崩溃的同时,我也远在逃跑的路上,根本没机会去看。

不过他解决掉落恶子的时间,只在短短数秒,这个绝对没错。

虽然在灵山里我跟落恶子都有被压制的趋势,但也不是这么压制啊…….这老东西收拾我们怎么跟屠鸡宰狗似的轻松??

“随我走吧……灵山已经枯萎衰败…….这片佛国净土已经不能度人…….让我来度化你们……”老和尚不紧不慢的追在我们身后,说话的语气很是祥和,压根就不是那种要杀人的样子,完完全全就是一种慈悲的作态。

但不得不说,他的语气越是这样,我越觉得毛骨悚然。

那种犹如跗骨之蛆缠绕在我心里的危险感…….比我之前遇见的那些怪物更甚。

“快停下…….”

他轻声说道,像是在慈悲为怀的劝阻我们,但无论怎么听,都觉得这老东西说的话算是威胁。

我知道他是个威胁,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他,在灵山的压迫之下,想收拾他我就必须使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

如果没有旧教在暗处作为威胁,那么我随便收拾他也不怕,大不了回去修养个三五天,这样的结果我都能承受,可是现在……..

“跑。”我咬着牙说:“这片树林很有可能就是他的活动范围,不管是环境还是别的气息,这里跟外面都不一样,我之前就注意到了,但没放在心上……他娘的…….”

树林之外的便是金色佛土,别看那些金晃晃的颜色俗气,跟外界不同,那里的土壤里流通的只有佛气,而这片树林则不同,里面没有半点佛气,只有最普通的阴阳二气……..

这情况我在最开始就察觉到了,但那时候我没在意,只觉得这情况或许是正常的,毕竟这里只是看着普通,跟外界一样拥有阴阳二气,仅此而已。

如果说这里魔气冲天,傻逼才会选择跟着那和尚进来。

为什么那和尚要把我们引诱进树林?

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可能。

在这片土地上,他是自由的,不会受到任何约束跟压制,但也无法踏足外面的佛土净地。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