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树人(2)_葬鬼经

第一百二十二章 树人(2)

2018-05-22更新

  “把你放在这儿,危险性有点大,但我可以冒冒险,给你做手术……”我低声说道,也算是在征求六爷的意见:“最多两分钟,我就能把这棵树弄下来,但你肯定会流很多血,肉身会在短时间内虚弱到无法动弹的地步,也有可能会出其他的岔子,不过我有肉身蛊,能够勉强帮你止住血…….你想试试吗?”

  如果躺在这里的是其他先生,恐怕我都不敢这么冒险,但六爷的体质异于常人,有远古气在他血液里作为支撑,他应该能在短时间内慢慢恢复过来…….

  哪怕他单打独斗敌不过真仙翁,但对我来说,他也能算是一大助力。

  六爷不是那种胆子小的先生,听见我这么说,毫不犹豫就眨眨眼,意思是让我随便整,只要有一定的把握就行。

  在这种时候也容不得我们犹豫了,用一圈绷带缠住苗刀的刀身,握住之后,直接就拿它当手术刀使。

  拿这么长的兵器来动手术,可能古往今来我也算是第一人了…….当然,这是建立在六爷命硬的前提下,遇见一般人我可不敢这么做。

  在苗刀碰触到六爷的瞬间,那棵通体漆黑的小树,也冷不丁的颤了一下,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无风自动,身躯不停的摇晃着。

  但这些都影响不到我,在这时候,我的注意力都在刀尖上。

  顺着黑树的根部,我小心翼翼切开了六爷的皮肤,事实证明这棵树扎根的能力有点吓人,将两侧的皮肤切开一看,只见密密麻麻的全是树根,像是蜘蛛网似的。

  等我拿着苗刀慢慢切开六爷的血肉时,只见大部分根茎都缠绕在了骨头上,只有一根小指粗细的根茎,直直的扎在了六爷的心脏上。

  在这个过程中,六爷的伤口在不断扩大,血是越流越多,也是倒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着急忙慌的切开自己脉门,忙不迭往六爷的伤口里“加药”。

  手忙脚乱了一阵,这才稳住六爷的伤势,以保证他能进行一场“无血”手术。

  我是第一次在活人心脏上动刀子,说不冒险肯定是假的,我只能保证他不会大出血,至于破开心脏之后还能不能恢复如初…….这还真没有十成的把握。

  “心脏上的血脉太多,你要是不知道位置,一刀子下去就得把人戳死…….”方时良蹲在我身边,有些紧张的看着我给六爷做手术:“你真有把握吧?”

  我没吭声,也没搭理他,不紧不慢的动着刀子,一点点将那些根茎剔除了出来。

  很快,黑树遗留在六爷体内的根茎就只剩下一条,也就是扎在心脏上的那条。

  “你想好了啊。”方时良咬着牙说:“实在不行就把根茎切断算了,反正大部分都让你弄下来了,多了这条也不碍事。”

  “不行。”我摇摇头:“刚才把那些根茎弄下来我就发现了,这些根茎就是活着的,你没有伤到它还行,反应不会太大,要是伤到它本体,它会往死了搅的。”

  我这番话并不是危言耸听,之前在剔除其他根茎时,我一个不小心在某条根茎上划了道口子。

  也就是一瞬间的事,那条根茎就像是上了岸的死鱼,疯狂的就开始扑腾,跟绞肉机似的在六爷的身子里搅。

  它看着像是普通的树藤根茎,最多只能看出一点韧性,似乎没什么威胁,但在开始搅动的时候,它的杀伤力却远超我想象。

  只要它碰触到的骨头,或是血肉,几乎在一瞬间就会被“撞”成渣。

  我不知道它在六爷的心脏里扎了多深的根,但我真的不能冒险,要是把六爷的心脏给弄烂了,不说全烂,只要烂了三分之一,我都没把握能将六爷救回来。

  就在我鼓着勇气,小心翼翼的将苗刀伸下去时,一种很奇怪的声音,悠悠从前方树林里传了过来。

  那声音很沉闷,像是一个人在拖拽着什么重物行走…….

  没等我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六爷的眼珠疯狂转动了起来,眼神也变得惊慌失措,不停给我使眼色,像是在催促我赶紧……跑?!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