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头(1)_葬鬼经

第五章 大头(1)

2018-03-25更新

  

  不得不说,这个刽子手做的汤确实不错,味道不重,有种说不上来的清香。

  特别是这些被当做主菜的鲈鱼,更是鲜美无比,一口咬下去,似乎鱼肉都化了,顺着喉咙就下了肚。

  这座老屋的布局极为简单,一个大厅,两个卧室,我找了一圈都没能找到厕所。

  最后还是六爷给了我答案。

  “方圆百里就咱们三个人,而且还都是大老爷们,你怕什么?”六爷跟我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依旧那么憨厚,但不知道为什么,总给我一种猥琐到家的感觉:“只要你低头,遍地是厕所,记住刨个坑盖上,这样才能彰显你的素质。”

  我他妈就日了。

  老六啊老六……你跟湘江鬼走得这么近……但你这性子咋就不随他呢??

  摸着良心说,无论我怎么看,都觉得六爷这人比较诡异,总让我感觉是老年版的七宝。

  别看他一脸的憨厚,说起话来只有这么欠抽了。

  “六爷,您说话还挺前卫啊……”我尴尬的笑道:“您是不是经常去外界溜达?”

  听见这个问题,他摇了摇头,说那倒不是,隔个一两年才出去一趟,最多的时候也是一年出去两三次,在外面待的时间总共不超过一个月。

  这时候,湘江鬼已经站了起来,拍了拍我肩膀,看着六爷说:“老六,你带他去山里看看。”

  “好。”六爷点点头:“那您先歇着,我带他逛逛去。”

  六爷这个人吧……性格究竟是什么样的…….这个我说不准…….但我能肯定的是,他绝对是个砍人脑袋成习惯的刽子手!

  跟我走道的时候,哪怕是他要领着我在山里逛,他也是走在我后面。

  这种领着人逛街反而走人后面的事,放在别人身上就很难理解,但在他身上,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

  老爷子跟我说过,刽子手走路都不喜欢走人前面,就怕后面的人砍他脑袋。

  哪怕是走人前面了,也不敢随随便便的把脖子露出来,都会用衣领挡着,或者是用别的东西作为遮挡……

  但说句实话,六爷走我后面,我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可他一边走就一边打量着我脖子,这就让我很费解了,你是真想砍我脑袋还是想吓唬我?

  在当时我没问,事后我才问过。

  他看人脖子不是挑衅也不是威胁,是一种说不上来的习惯。

  如果有人像是他那样,从小拿动物练手,长大了还得长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