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茧身(2)_葬鬼经

第四十九章 茧身(2)

2018-03-03更新

头都没伤到,用不着担心。”袁绍翁笑着安慰道:“我不会有事的,你需要担心的是老郑,那老不死的…….”

  说到这里,袁绍翁没有继续往下说,但表情却越来越难看了。

  跟着他在林子里赶了十来分钟的路,我依旧看不见中了降的镇江河,想起方时良他们那边陷入的苦战,我心里也不禁有些着急了。

  “袁老爷,还有多久能到啊?”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记得就在这附近…….但是怎么找不到了……..”袁绍翁喃喃道,带着我又往前走了半分钟,左右看了看,指着旁边的一个石墩子说:“来之前我们就把老郑安置在那儿了,但怎么找不到人了…….难道旧教的先生发现他了?!”

  这时候,袁绍翁也显得有些着急了,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都急得红了起来。

  就在袁绍翁着急忙慌的要带我去找镇江河的时候,旁边的树林里,忽然传来了一个熟人的声音。

  “袁老爷!我们在这儿呢!”

  听见这人的声音,袁绍翁脸色一缓,略显欣喜的往那边看了一眼:“三狗子!是你吗?你在哪儿呢?!”

  很快,赵三狗就小心翼翼的从茂密的林子里走了出来,看他脸色泛白那样,估计也受了不轻的伤。

  比起袁绍翁而言,赵三狗要显得狼狈许多,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成烂布片了,袖子、裤腿,也早就不翼而飞。

  毫不夸张的说,我都能一眼看见赵三狗的红内裤。

  “本命年啊?”我好奇的问道。

  “没……..”赵三狗尴尬一笑,抬手捂裆:“就是觉得红色大气,喜庆!”

  说着,赵三狗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一脸尴尬的领着我们走进林子。

  在树林里,我们找到了被好几个东北先生围着的镇江河。

  他的状态比我想象的还要差,甚至于都差到了诡异的地步。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隔着几米开外看过去,镇江河暴露在外的皮肤似乎能够反光,那是一种很不正常的现象。

  等我凑近一看,只见镇江河身上都出现了许多“老茧”类似的东西。

  那一层类似老茧的东西,遍布镇江河的全身上下,反正我能够看见的地方,都让这种诡异的玩意儿给盖住了。

  包括他的面目五官,鼻子,嘴,耳朵,眼睛…….

  最让我觉得头皮发麻的,还是在镇江河眼睛那一块…….

  镇江河的双眼一直都是睁着的,如同在发怒一般,瞪大到了极致,但却怎么都闭不上,因为眼球上已经被那层奇怪的老茧给盖住了。

  等我蹲下去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一个更恶心的状况。

  在这层类似老茧的东西上,有许多芝麻大小,整体看着像是毛孔一般的东西,当我靠近的时候,我看见它们还会收缩…….

  似乎是在呼吸,像是活的。

  “沈兄弟,这种降术你能解吗?”赵三狗蹲在我身边,满脸担忧的看着镇江河,问我话的时候,紧张得语气都在颤抖。

  我没吭声,低下头研究着镇江河身上出现的症状。

  其实中降就跟生病一样,被降术侵袭肉身的活人,无论是脉象还是眼象,都会出现许多相连的表现。

  降师在给人解降的时候,如果遇见了自己没见识过的降术,那么想要救人,就必须跟医生一样望闻问切…….

  但我现在没办法给镇江河诊断啊!

  他皮肤表面的那层老茧,摸着就跟岩石一般,别说是听他的脉象,想碰碰他都不可能!

  至于观察眼象,那也不是一般的困难,凑近了看都看不清,只能透过那层老茧,模糊看见他虹膜的影子。

  “我没见过这样的降术,光是凭感觉来说,这有点像是沿海一带的邪降,不过…….”我皱了皱眉:“好像有点不一样。”

  沿海一带的降术成百上千,但其中真正有威慑力的,也是最多降师修习过的,只有一门。

  蛇鳞降。

  在施降之前,以蛇鳞做引,打入贴着受害人生辰八字的草人身上,自降术起始的时候,受害人身上就会长蛇皮。

  最开始,这种长蛇皮的现象并不明显,看着只是起一层白色死皮,用手搓都能搓下来,不少人都会错认为皮肤干燥的现象。

  但要不了多久,这些死皮就会越来越坚硬,直至无法用手搓下来,只能用撕,并且在这个过程中,长出蛇鳞的地方,也会奇痒难耐……

  到最后中降的人不会被降气弄死,反倒会自己把肉身上的皮肤都揭下来,从头到脚一点不剩。

  在撕开这些皮肤的时候,受害者并不会觉得疼,反而觉得很爽,这是老爷子跟我说过的,就跟痒痒了好半天,终于挠中了一样的爽。

  虽然镇江河中的降明显不是蛇鳞降,可是这些老茧上的孔洞,倒是让我想起了蛇鳞降的某个特征。

  “你们谁带朱砂了?”我头也不抬的问道:“拿点朱砂给我,还有桃核或者桃木。”

  “你有办法了?!”赵三狗兴奋万分的看着我。

  我皱了皱眉,把腰间的匕首拔出来。

  “试试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