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星火(1)_葬鬼经

第二十九章 星火(1)

2018-01-15更新

  

  在靠近郊区的位置,我带陈秋雁找了一家挺偏的小宾馆。

  由于我们这一路都是跑着过去的,再加上天色很黑,途经的道路都不是什么正经路子,全是乌七八糟的小巷,所以被人跟上来的可能性很小。

  可以说我们现在处在了一个较为安全的位置上,只要明天及时动身,离开成都的可能性还是挺高的。

  只不过…….

  “怎么感觉有点危险呢。”

  我嘀咕着,坐在靠着窗户的这张破椅子上,脸上毫无倦意,看着窗外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只觉得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危险感。

  这个曾经让我无比熟悉的城市,此时已经渐渐的变得陌生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家不在这里的缘故,总感觉这一方土地失去了归属感…….

  爩鼠就趴在桌上,侧着头像是睡着了,眼睛眯成一条缝,呼吸很是平稳,可以看出来它现在的状态很放松。

  累了一天了,也是该休息了。

  我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打算回去睡觉。

  但还没起身我就反应过来一件事。

  这宾馆的规模很小,跟黑牌的小旅馆差不多,貌似只有十个房间。

  我们来之前,其他九个房间就满员了,只剩下这一个,陈秋雁倒是没说什么,就是我……虽然开一个房间不是什么大事,但总感觉不得劲啊。

  特别是老板那种“我懂的”眼神,更是让我有点无地自容了。

  回头一看,陈秋雁背对着我,穿着一件很单薄的衬衫,早已沉沉睡去。

  那件男式衬衫还是我的。

  今天经历的事太多,原先我们身上穿着的衣服,早就沾满了污泥跟血迹,要不是天黑灯暗,老板来收钱的时候没看清楚,我们非得让他报警抓了不可。

  也正因为如此,陈秋雁这个特别爱干净的姑娘,硬是把所有脏了的衣服都洗了晾在边上,之后才去睡觉。

  我上半身都是裸着的,实在是没衣服换了,唯一的一件,就在陈秋雁的身上。

  “要是我现在躺过去睡觉……那是不是有点太禽兽了…….”我自言自语似的嘀咕着,脸上满是矛盾:“但是不过去睡呢,又有点太做作了,我本来就什么都不干,又不是干坏事,心虚个屁啊…….”

  在这时候,陈秋雁不知道是睡熟了要翻身,还是觉得这里的床太硬,硌着难受,忽然翻过身来,面朝我这边侧卧。

  我看见这一幕,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又看了看爩鼠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