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棋子(2)_葬鬼经

第九章 棋子(2)

2018-01-05更新

“不杀之恩,是为大恩,我爷爷对他们慈悲过,想度他们,只是没成功罢了,但是现在我想到了另外一条成功的路。”

  我说着,感觉身子渐渐暖和了起来,似乎是习惯了这里的温度,忽然觉得没那么冷了。

  “绝字,不是这么写的。”我喃喃道:“既然不念恩情过来反咬一口,甭管他们咬没咬,我都得把这事办了,因为我分不清真假,也没心思去了解真相,反正他们得罪过老爷子,死也就死了。”

  “事不能这么办。”闻人菩萨忍不住劝道:“你知道跟你爷爷有仇的人有多少吗??要是你把他们全给杀了,你会犯众怒的!!”

  “旧教想要的不就是这个结果吗?”我反问道。

  闻人菩萨愣了一下,没说话。

  “闻人前辈,我不傻。”我笑了起来,用手指在地上的烂泥里画着圈,看着被我勾勒出来的线条不断在纠缠,不断的相交,我脑子里的思维越发清晰了:“旧教不可能是国家的对手,但他们现在已经露头了,肯定有他们的打算,搅和咱们行里的局势就是一步棋,我就是他们的棋子。”

  “局势越混乱,对上面造成的麻烦越多,他们就越安全,能够给他们办事的机会……自然就变多了。”

  话音一落,我抬起手来,指了指自己的脸:“按照我说的这些走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变成林东来嘴里说的社会公敌,上头办不掉旧教,就会选择先办掉我。”

  “你觉得这样的可能性有多大?”闻人菩萨试探着问我。

  “十成。”我说道,笑容越发的灿烂了:“总是给上面惹麻烦,哪怕我立过再大的功,最终也会变成他们眼里的麻烦。”

  “既然你都明白……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闻人菩萨满脸疑惑的看着我。

  “因为他们太过分了。”

  我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对于林东来他们代表的势力,对于旧教的势力,对于那些跟老爷子结过仇的人……

  他们办的事,比我过分得多。

  “我爷爷虽然是个刺头,但他为国家流过血,立过功,就算是死,也不该落到这个下场,不等我给他办葬礼,不等他过头七,当着我的面就要把尸体运走,这是几个意思?”我笑着揉了揉眼睛,感觉心里堵得慌:“沈家人不是狗,还没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就算是死,尸体也不是他们想动就动的。”

  “这个…….这个我也觉得不对劲。”闻人菩萨皱紧了眉:“四九城的先生不傻,他们知道你爷爷的死肯定跟行里人有关,更何况这又不是谋杀暗杀,做尸检有什么用?”

  “在前线跟人硬着头皮血拼的是咱们,顶着死全家的风险,跟旧教硬碰硬的,也是咱们,现在说翻脸就翻脸,是不是绝情过头了?”我笑道:“我们就是尿壶,要用的时候,谁都觉得咱们好使,不用的时候,就嫌咱们脏咱们臭,随手一扔就丢垃圾堆里了,跟他们还用得着讲道理?”

  说着,我挠了挠头:“还有旧教的那帮畜生,玩了命的找我们沈家麻烦,这不是明摆着要给我们上眼药么。”

  “你说这些……”闻人菩萨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我,有些担忧的问:“你做的这个决定,是不是意气之争?真的想清楚自己会遇见的麻烦了吗?”

  “不是贸然的举动,是有计划的,闻人前辈,我有我的计划…….”

  我低声道,把沾满泥水的手指抬了起来,指了指地上那一圈圈犹如乱麻的线条。

  “像是这样的死结,没有人能打得开,上面的人不能,沈家的仇人不能,旧教也不能,谁都没有这个能力…….”

  “你是想快刀斩乱麻?”闻人菩萨一愣。

  “不是,这跟快刀斩乱麻没什么关系,我是想继续往上套绳子,把这个死结缠得越来越死,直到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我的目的就达成了。”我笑道。

  闻人菩萨沉默了两秒,叹了口气,摇摇头说:“我好像知道你的打算了…….”

  “既然大家都喜欢乱,都喜欢把我往绝地里逼,那就试试吧…….”我耸了耸肩,满脸的无所谓,语气里满是破罐子破摔的自由自在:“让我这颗棋子闹腾起来,闹得天下大乱,把行里行外都闹成一滩浑水…….”

  “到那时候,我倒是想看看,这个棋盘,还能不能容得下我这颗棋子。”

  “你说的这些,只是针对旧教吧?”闻人菩萨问我:“上面的人可不希望世道乱起来。”

  “对啊,就是因为他们不希望,所以我才必须这么做。”

  我随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把手上的泥水都蹭了下去,笑呵呵的说:“不就是上眼药么,谁不会啊,我倒想看看,等我玩大了,上面的人是会先对付我,还是先对付旧教。”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