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福子伯(2)_葬鬼经

第七章 福子伯(2)

2018-01-04更新

个跟杀一百个没什么两样,都是死罪…….”我笑道:“破罐子破摔是什么意思,这个用不着我解释吧?”

  林东来不吱声了,身子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但这应该不是恐惧导致的,而是我手上开始使劲了,掐得他呼吸不过来,所以开始挣扎。

  “老沈,差不多得了,赶尽杀绝可不行啊。”司徒劝了一句。

  虽然他话是这么说,但他却没有阻止我的意思,而是远远的站在边上,似乎是害怕受到波及,一脸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他是在逼我啊…….”我无奈道,忽然想起刚才林东来说的话,便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们还带先生来了?都有谁啊?叫出来我见识见识?”

  说这话的时候,我语气没有半点挑衅,真的只是单纯在好奇。

  林东来的心是有多大?

  就司徒曾经说过的那些“宫廷术士”,还真没谁能够入我的眼。

  当然了,看风水算命的那种特殊先生不算,我说的是能打善斗的。

  像是我们这行的先生,能打善斗的那种,大多性情古怪。

  要么像是苗武人一样喜欢避世,要么就是心高气傲谁也不服的主儿。

  像是王元庆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钱,权。

  这两种东西能够招揽很多先生,但绝对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招收到那种狠角色。

  为什么?

  因为他们都瞧不上这玩意儿,钱跟权只是世俗到极点的东西,有什么好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国家机器的能量很大,几乎可以大到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说他们内部没点能人,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只是很少罢了。

  如果林东来还真带来了几个这样的角色,不得不说,我还真想见见。

  “小阎王的威风有点过头了吧?”

  这时候,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缓缓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听见他的话,我没多想,顺势看了过去,打量了他两眼。

  这人的个子不高,身材很是瘦弱,尖嘴猴腮的样子就跟耗子成精差不多,而且眼神还特别的鸡贼,总感觉他是刚做完坏事在心虚,反正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好人。

  “您是?”我客气的问了一句,倒没有显出太多的敌意。

  那人只是笑,没回答我,还是司徒先开口,跟我介绍道:“这是四九城里的能人,是道家子弟,俗名叫福子伯。”

  “福子伯?”我一皱眉,有些疑惑的看着那人:“没听过啊,你是修道的先生?”

  他笑着说,是,然后有些小心翼翼的指了指林东来,说,再不放开他,他就让你掐死了,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杀人,这是造业。

  感觉到他身上那种平和的气息,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能轻敌,毕竟这是四九城里混出来的能人,肯定有他一套功夫,小看他吃亏了是小,给沈家丢人是大。

  “我现在松开你,但你别跑,也别嚷嚷,要不然我就撕了你的嘴,行么?”我问林东来。

  林东来呜呜咽咽的点着头,脸色已经开始发紫了,眼睛不住的往上翻动着,距离断气恐怕也要不了一会,求生欲望极其的强烈。

  我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随手一扔,就把林东来丢到了旁边的泥水里。

  不等林东来站起身,爩鼠吱吱叫着就跑了过去,一爪子按住了林东来的心口,意思非常的简单。

  你要是乱动,我就弄死你。

  “咱们试试手?”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福子伯,语气有些止不住的兴奋。

  真的,我很开心,因为憋了这么长时间的气,总算是找到好好出一回的机会了。

  收拾林东来这样的杂碎不算什么,要跟一个有底子,能跟我斗个旗鼓相当让我奋不顾身的敌人…….跟那样的人打,才能把心中的浊气发泄出来。

  福子伯听见我的话时,表情很明显的迟疑了一下,但倒是没有惊慌失措,似乎是一点都不怕我。

  “没必要吧?”福子伯皱着眉说:“咱们斗个你死我活的有什么意思?你有这火气,找你仇人撒去啊,跟我们这些无辜人闹个什么劲儿?”

  没等我说什么,福子伯忽然抬脚走了过来,也没有敌意,客客气气的走到我面前,低声跟我解释着:“你看看,上头本来打算当天就运走尸体的,但我们没有这么干,因为我们也讲人情味啊对不对?所以说…….”

  一边说着,他一边用手搭在我肩上,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把手拿开。”

  我说道,猛地一把握住了他的右手臂,笑容极其的灿烂。

  “口蜜腹剑,笑里藏刀,这就是你的本事吧?”

  福子伯只是笑,也没有反驳的意思,听见我让他把手拿开,他也没这么做,反而使劲的往我肩膀上按了一下。

  “我的本事可不止这个,要不……你再耐心点!耐心点跟我试试!”

  我能感觉到那种刺骨而来的痛楚,但这点疼痛对我而言还是可以忍受的。

  再疼,能有我当初种落恶子入身的时候疼么?

  “我最烦的就是你这样的家伙……聪明……狡猾…….”我笑着,语气里的兴奋越来越浓:“你他妈真是该死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