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不可名状的颜色(2)_葬鬼经

第四十四章 不可名状的颜色(2)

2017-12-12更新

充在了那些伤疤里,好像还在不断的流动。

  在我体内流动,并不是在体外,这点我已经可以肯定了。

  从头到脚,那些遗留在我身上的疤痕,都在同一时间,传来了让我难以忍受的撕裂感。

  好像是有什么我看不见的东西,无声无息之中就把我那些疤痕给凿开了,跟地面开槽一样,在我的肉身上挖出了一个个的洞窟沟壑。

  而那些由光雾凝聚而来的液体,就填充在了那些沟壑里,不紧不慢的向我肉身中侵蚀而去。

  我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但就直觉来说,这些莫名的液体,带着一种我无法理解的危险感。

  毫不夸张的讲。

  我感觉自己会死在这上面。

  那些液体在侵入我肉身之后,我并没有感觉到半点疼痛感,只是觉得…….我体内有什么东西正在流逝…….

  不是气在流逝,这点我可以肯定,因为我能察觉到体内气的变化,没有减少也没有增多。

  唯一能让我觉得贴切又毫无逻辑的是…….我感觉流逝的是自己的生命力…….

  不像是晕倒那般,我没有任何眩晕的感觉,意识非常的清醒。

  但那种无以名状的恐惧,却不声不响的侵入了心脏,一种即将与世长别的绝望感油然而生。

  “何……何息公…….你他妈的……..”

  我已经没办法开口说话了,整个人几乎是瘫倒在地上的,面朝地面趴着,连回头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与落恶子之间的联系,在这时候已经彻底的断开了,无论我再怎么给落恶子下指令也都没有收到回应,可以说我的这张底牌完全废了。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问候何息公全家。

  这老东西骗我……妈的不是说能让怪物暂时性沉眠吗?!!这东西怎么醒了??!

  这一切果然是个圈套……何息公就等着我往里钻呢…….这老不死的还挺阴啊…….

  “咕嘟。”

  又是一声水响,我心跳的速度,也随之变慢了不少。

  隔六秒到七秒的样子,我的心脏才会跳动一次,而眼前的景物,也渐渐变得模糊。

  在意识模糊时,我依旧能看见自己肉身的变化。

  那些璀璨夺目的光彩,已经占据了我肉身的绝大部分,许多地方的皮肤都变得透明了,似是无法抵挡体内散出的光芒,看着是那么的耀眼……..

  用美轮美奂来形容这种色彩也毫不为过,但这跟自然界的法则没什么两样,越是美丽的事物,其中就蕴含着越多的危险。

  我算是体会到了…….哪怕是跟九螭神对上……陷入那一片深海之中……..我也没有这么绝望过…….

  瞬息之间就能制住我,无声无息的就能让我步入死亡,这种事也就只有旧日生物能够干出来…….

  生物与生物之间的阶级差别,果然是没办法想象的,在它们眼里可能我连蚂蚁都不如……

  我瘫在地上,脸上只有一种认了命的笑容。

  跟旧教为敌无所谓,跟旧日生物为敌…….还真他妈是找死啊…….

  早知道会这样我还不如直接跑……甭管这怪物会不会逃出来…….对我的影响绝对没有现在的大…….

  起码我还有一线生机,不会莫名其妙的死在这个地窟里……

  客死他乡是最凄惨的人生结局之一,我身边有人落到过这样的境地,我可不想步人后尘,但是现在…….一切都由不得我了。

  “起来。”

  忽然间,我听见了何息公的声音,这绝对不是我的幻觉,那声音很明显就是从我身后传过来的,就是何息公跟落恶子所处的位置传来的…….

  “起来!”

  这一次何息公的声音要大一些,但还是那种压着嗓子冲人喊的声音。

  也许是被他的喊声吓了一跳,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意识恢复了不少,起码能看清楚东西了。

  穿透皮肤的那些光芒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些从伤疤沟壑里钻出来的黑色短刺。

  最长的不过一指长,粗细都跟小指差不多,不像是金属质地的。

  与那怪物身上的黑刺不同,从我肉身里钻出来的这些,很明显带着一种岩石的感觉,甚至还有一些较为粗大的孔洞在上面。

  当我感觉到自己对肉身的操控力渐渐恢复,能够眨眼,能够抬手,心里顿时就有了种大难不死的兴奋感。

  不得不说,在兴奋之余,我也有点茫然,因为前一秒我还能感觉到的绝望,在这时都没了踪影。

  好像先前遭遇的只是一场梦,是一场莫名其妙的幻觉。

  抬起手,用手指轻轻一碰,我手臂上的那根黑刺,瞬间就碎裂开了,变成了许多黑色的小石块散落在地上。

  我敢保证自己没用力气,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但这情况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啊!

  咬着牙,有些吃力的抬起头,往顶上一看。

  怪物身上的那些眼睛已经闭上了,而那些从它眼里散出来的柔光,也在我不知不觉中没了踪影。

  见此情景,我没再犹豫,强忍着那种使不上劲的无力感,很勉强的匍匐往前爬行着。

  短短几米的距离,现在看来就跟天涯海角似的,爬得那叫一个费劲。

  等我壮着胆爬到怪物的身子底下,我心跳频率也恢复了过来,不再那么缓慢,倒是因为我紧张变快了不少。

  何息公所说的法印,近在咫尺,我一伸手就将那东西抓了起来,紧紧的握在了手心里。

  “快拿过来!”何息公有些焦急的催着我。

  我没吱声,有气无力的抬起手,指了指我上面的怪物,意思很简单。

  想要这个法印,那就先把你的活儿干完,让这东西彻彻底底的睡过去。

  “你让它睡死,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我眼神里透出了这么一句话,何息公应该是读懂了,表情变得有些无奈。

  过了几秒,何息公还是点了点头,字正腔圆的说。

  “行。”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