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空心的法台(2)_葬鬼经

第九章 空心的法台(2)

2017-11-24更新

城的背景有多硬,就带她跟司徒的那个导师,都不是一般人。

  从这样的一个人嘴里,说出了这样的话,不得不说,白小平跟林珊珊都愣了一下,估计是被陈秋雁惊住了。

  “还真有?”白小平一皱眉:“虽然你在研究所里掌握的资源比我们多,但我不认为,月亮上会有嫦娥。”

  “我又没说是所里的消息,我只是那么猜测,跟你们开个小玩笑…….”陈秋雁笑了笑,虽然说话的语气听着就是在开玩笑,但我很清楚,她的眼神绝不是开玩笑那么简单。

  过了会,我找到机会,偷偷拽了陈秋雁一把,很好奇的问她,月亮上还真有嫦娥啊?

  “没有嫦娥。”陈秋雁耸了耸肩:“但有其他的东西。”

  “这也是你从研究所里获取来的消息?”我好奇的问道。

  “不是。”陈秋雁笑道:“我是做梦的时候看见的。”

  听见这话,我也不禁笑了起来,揉了揉陈秋雁的头发,说梦里的事怎么能当真呢?

  “你忘了龙王村的事了?”陈秋雁反问我。

  我听见这问题,愣了两秒,没吱声。

  “月亮是空壳,上面有其他的东西,但我不知道那些是什么,在梦里只见过一回,一晃而过就不见了。”陈秋雁叹道:“虽然我只是做个了梦,可我觉得那很真实,就跟我原先做的那个梦,关于龙王村的梦一样真实。”

  我揉了揉她头发,没再多问,转而冲秦兵喊了一声:“拿工兵铲跟我上去,咱们把法台拆开看看,我觉得这里面有东西!”

  “行,那就咱们俩上去,其他人留在法台下面警戒。”秦兵说着,找身边的人要来两把工兵铲,嗖嗖的两个箭步就窜了上来。

  递过一把工兵铲给我,秦兵挽起了袖子,问我从哪儿开始比较好?

  “顶上。”我说着,往上走了几步,将工兵铲卡在顶端的汉白玉缝隙里,跟使用撬棍一样,使劲的往下撬了撬。

  这猛地一撬,我是真有点郁闷了。

  搭建法台的材料都是汉白玉砖,在砌法台的时候,里面应该是加入了一些粘合剂,但再怎么粘合……也不该粘得这么严实啊!

  工兵铲的边缘很是锐利,几乎都跟砍刀差不多了,但任由我再怎么使劲,工兵铲也只能勉强插进缝隙里,就那么点位置,根本就撬不动那些汉白玉砖。

  秦兵往法台里撬了几铲子,也发现同样的问题了,跟我对视了一眼见我点头,他便转过身冲下面的人招手。

  “再上来几个!”

  这一次,连陈秋雁都跑上来帮忙了,我们一共使上了四把工兵铲,十个人分成几队按着,一起咬着牙使劲。

  不得不说,这次人多了,确实有点作用。

  我能感觉到工兵铲撬着汉白玉砖的时候,缝隙渐渐开始变大了,里面似乎有一些凝固的胶状物,能看见一些白色的拉丝。

  “使点劲!!”

  “你们那边注意角度啊!!卡住我们的工兵铲了!!”

  “哎我操……..”

  这些跟着秦兵来出任务的军人,从成都接上我开始,直到半分钟前,他们都处于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状态,沉默的就跟哑巴差不多。

  但到了现在,他们还是开了口,骂骂咧咧的使着劲,跟喊号子似的。

  一边喊,一边使劲的往上撬。

  四把工兵铲一起使劲,硬生生的撬了两分多钟,才把顶端的那几块汉白玉砖给撬起来。

  发现玉砖开始松动的时候,有的人也不敢使劲,就怕猛地一撬翻,失去了着力点,大部分人都会控制不住平衡,仰头栽到法台下面去。

  但实际情况却很复杂。

  那些被我们撬起来的汉白玉砖,根本没有彻底被撬起来,像是藕断丝连一般,都让一些胶状物给粘住了,拉出来了很长的拉丝。

  “秦哥,你拽住这块砖,把这些东西绷紧了,我试试能不能用工兵铲砍断。”

  “成!”

  按照我的指示,秦兵抱起两块汉白玉砖,咬着牙往下面走了几步,由于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没办法像是先前那样,将那些胶状物拉长。

  所以很快那些胶状物形成的拉丝,就被秦兵绷成了一条条直线。

  我举起工兵铲,用带着刃的那一面,重重的砍在了那些拉丝上,结果如我猜测那般,根本就砍不断那些东西。

  “血。”

  陈秋雁冷不丁的说道,似是在提醒我:“这些胶状物好像带着阴气,跟魂魄身上带着的气味很像。”

  “你能闻出来?”我问道,皱着鼻子闻了闻。

  确实,那些胶状物质都带着阴气的味,只不过那味道很淡,几乎都淡到了可以忽视的地步。

  “小胖闻出来的,它刚才提醒我了。”陈秋雁笑道:“破除阴物,要么用法器,要么用阳气,你可以用你的血试试。”

  我点点头,没犹豫,直接用工兵铲在脉门上划了一道。

  这一下划得可不浅,两边的皮肉都翻卷开了,血就跟止不住似的往外流着。

  “沈兄弟,你这是干什么?”秦兵皱着眉问我,看我的眼神里有些担忧,试探着问:“你不会是被那些邪乎的东西控制了吧?”

  “没事,一会就好了。”我说着,把脉门里流出来的血蹭在了工兵铲上。

  随即又举起铲子,猛地往那些拉丝上砍了一下。

  这一次砍得很是顺畅,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感觉不到半点阻力,我就把那些拉丝给砍断了。

  等秦兵把汉白玉砖丢到法台下面,我站在被撬出来的窟窿边上,往前凑了凑脸。

  “这下面是空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