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仇与怨(2)_葬鬼经

第四十九章 仇与怨(2)

2017-11-17更新

,也距离断裂不远了。

  见我咬着牙不撒手,张三也急了,横着一肘子就往我脑袋上撞了过来。

  在那瞬间,我脑子里想起了许多闪躲的办法,但想到最后,我却选了一条不闪不躲的路子。

  也许是因为九螭神对我的影响太大,到了现在我也没办法忘掉,在跟张三动手的时候,我脑子里就不断浮现出,当初在水下,在井底,跟九螭神动手的画面。

  准确的说是…..动嘴!

  张三的出手速度不及我,在那一记肘击还没碰触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往前凑了凑身子,张大嘴一口咬在了张三的脖子上。

  不开玩笑的说,张三那时候疼的都嚎了,跟被掐着脖子的鸡仔一样,惨叫声又凄厉又尖锐,听得我那叫一个难受。

  “松口!!!”

  张三嘶叫着,疼的浑身都在颤抖,往我脑袋上砸拳头都没什么力气了,只能砸得我疼,并不能对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比起先前它爆锤我的那一拳,这已经算是很温柔了,起码没把我骨头打碎。

  “老子让你松口!!”

  “嘭!!!”

  “快点!!把嘴松开!!你他娘的……”

  在张三又要往我脑袋上锤的时候,我猛地一咬牙,双手往它身上一推,借着这股力道,直接将张三脖子上的一块肉撕扯了下来。

  这一次,张三已经冷静不了了,拳头大小的伤口里,不断的往外翻涌着黑色的血,死尸独有的腐臭味,接连不断的往外散着,但在我闻来已经没那么刺鼻了。

  “你……你他娘的疯了???”张三跟活人一样,脱开束缚之后,下意识的就用手捂住了伤口,似乎是想借着这动作止血,问我话的时候,身子依旧在不停的打着冷颤。

  我摇摇头,也没多想,像是本能一样的咀嚼了一下嘴里的烂肉。

  说实话,不好吃。

  口感很柴,跟炒菜时火候过了的炒肉一样,干巴巴的,而且还带着一股子难闻的气味。

  我皱着眉头,呸的一声,把嘴里的烂肉吐了出去。

  “你的肉怎么这么难吃啊。”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张三,嘴里还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我记得苗老爷说过,上了年头成了精的冤孽……肉质都不错啊……”

  “你傻啊!”七宝在后面骂了起来:“苗老爷说的是畜生!这孙子是人!”

  “哦对,你是人。”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看着张三,还是有些纳闷:“那苗老爷还是说错了,他说人肉是酸的,这他娘的明明是臭的啊!”

  “憨批,这他妈是死人!”七宝又骂了一句。

  听见我跟七宝的对话,张三的眼神已经变化了太多,从一开始的惊疑不定到现在的惊慌失措,不过短短数十秒。

  “传统的法器干不过你,用降术跟蛊术……倒是能干过你,就是情况不允许,我没有施法的时间啊,你说说,你把我逼成这样,是不是怨你?”我皱着眉头,看了看张三,摇摇头:“不过这样倒是挺直接的,自打我跟九螭神交过手,我就发现牙齿比法器好使。”

  张三捂着脖子上的伤口,颤颤巍巍的往后退了两步,眼中散出的红光,也跟李四一样,开始疯狂的闪烁。

  “你不是人了…….我家老爷说错了…….你已经不是先生了……..”

  “我是。”

  我点点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张三,纠正道:“我是先生,更是一个降师,但你们把我逼到这份上,我变成这模样,也不能怨我自己。”

  “先生…..先生你他娘的还吃我的肉?!!”张三咆哮道,仿佛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那般,声音都锐利了起来,像个娘们的声音:“你已经入邪了!!”

  对于冤孽来说,活人有活人的准则,也就是有所谓的人性在束缚活人,所以他们只会驱邪镇鬼,而不会像是冤孽那样,自己互相残杀,互相吞食。

  但要是有一个活人,忽然打破了准则,能饥餐冤孽肉,渴饮冤孽血……

  当它们陷入了跟动物一样,被人捕食的境地,恐怕那些冤孽也冷静不了,只会跟张三一样陷入恐惧。

  “我就那么一个爷爷。”

  我说着,擦了擦嘴角属于张三的血,目不转睛的盯着它。

  “从小到大,他带着我,惯着我,是我最大的靠山,现在他残疾了,还是因为你们才导致他残疾了……..”

  话音一落,我咬着牙,露出了一个还算是灿烂的笑容。

  “来,张三,你告诉我,我现在没了靠山,只能靠自己,所以说我变成这模样,有他娘的什么错?”

  张三没说话,往后退了一步,看着我的眼神,越发的警惕。

  说实话,它看我的眼神,很明显的带着一种难言的恐惧,眼中的红光疯狂闪烁着,连逃跑的动作都不敢有,只敢小步小步的往后退着。

  想起老爷子逐渐陷入衰老的现实,我心跳止不住的快了起来,双手也在发着颤。

  “张三,你过来,我不杀你。”

  我笑着,牙都快咬碎了。

  “老子今天就活吞了你!!!”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