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挂灯笼(2)_葬鬼经

第三十三章 挂灯笼(2)

2017-11-09更新

 “不需要,但我也不想让他们变成咱家的死敌。”我叹了口气:“咱们沈家一直都是独行侠,在行里也有一定的簇拥者,但你比较排斥他们,哪怕有些人把你当成降门掌舵的扛把子,你也不拿他们放在眼里。”

  “屁的不放在眼里,老子一直都很重视他们的。”老爷子无奈道:“我也在跟人打交道啊,只是不太喜欢这一套,所以搞的不专业。”

  “爷,沈家在成都屹立这么多年了,倒下过吗?”我问道。

  老爷子想了想,说,还真没。

  虽然以前也遇见过差点灭门死全家的危机,但最后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们沈家不止是百足,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聪明人自然会懂,想要我们沈家倒下,确实是太难了。”我笑道:“与其将那些人拒之门外,还不如把他们迎进来,展现一下咱们沈家的大家风范,倒不是说要收编他们,主要是…….”

  说到这里,我冲老爷子挤了挤眉毛:“你懂的。”

  “行啊,你想怎么干,那你就怎么做呗,反正现在的沈家是你做主,我就看个热闹,别的事不用问我。”老爷子笑道。

  我点点头,招呼着七宝他们帮忙,把桌上的残羹剩饭收拾了一下。

  “一会儿应该会有人来,秋雁,你去烧壶水,准备泡茶,七宝跟胖子就……”我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老爷子,又看了看他俩:“你们就充当保镖吧,跟小胖站一块,都挨着老爷子,这样看起来比较威风。”

  “要不我再给你找一张虎皮来?”七宝试探着问我:“让沈老爷坐在虎皮上,有人进门,咱们当头就是一句,天王盖地虎,我再拿把杀猪刀往前迈一步,绝对把那狗日的吓个半死。”

  “咱们能出点人主意吗?”我无奈的看着他。

  七宝一瞪眼:“我这怎么就不是人主意了??你狗日的是不是歧视我??”

  我笑着摆摆手,没搭理这牲口,回屋把那盏灯笼从床底下取了出来。

  在入行的当天晚上,这盏灯笼就曾经亮起过,还被我亲手挂在了大门外,算是在给行里人打招呼,沈家的人还没死绝,又有新苗子冒出来了,所以这盏灯就该点……

  等我拿着灯笼回到客厅时,桌上的饭菜已经收拾干净了,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正襟危坐的看着我手里的灯笼,表情极为复杂。

  “以后的局势要是稳了,这盏灯笼就别摘了,一直挂着吧。”

  老爷子笑了起来,目光之中,尽是怀念的意味。

  这盏红灯笼还是老样子。

  灯罩似皮,可见毛孔,其上遍布黑墨勾画的图案,正中间留白的位置,则被人写上了一个大大的“沈”字。

  在灯笼下方,悬挂的十八个铜铃雕像依旧是那么传神。

  每一个铜铃,都是一个人头雕像,男女老少都有,各不相同。

  唯一的共同点是,这些雕像的表情都很痛苦,仿佛是经受着巨大的折磨,瞪大眼睛,张大了嘴,正在无声的向外界求救着……

  “这是啥子灯笼嘛?”七宝凑过来好奇的看了看,随即皱着眉问我:“咋看着这么邪性呢?这是法器还是啥?”

  “鬼皮灯笼十八铃……..”老爷子说道:“这是沈家的招牌,也是沈家号令降门子弟的信物。”

  七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没再多问。

  “啥是鬼皮啊?”常龙象好奇的问:“冤孽的皮吗?”

  “其实就是人皮,只不过不是从活人身上取下来的。”老爷子摆摆手:“幺儿,你去把灯笼挂上,天色不早了,早点弄完早点休息。”

  “沈爷爷,你说这是号令降门子弟的信物……那其他人呢?”陈秋雁忽然问了一句:“其他法派的先生也认这东西吗?”

  “能认出来的都不是普通先生,认不出来的都是没见识的崽子,让他们过来也没啥子用,算是筛选一部分人滚蛋吧。”老爷子笑道:“在这个节骨眼上挂灯笼,聪明人都知道我们是什么意思,甭管是不是降门的子弟,只要是愿意来的,都是有意靠拢我们的,至于那些不来的,要么是不认这灯笼,要么是不认沈家的门。”

  在老爷子跟陈秋雁聊着的时候,我已经跑到药铺门外,将红灯笼高高悬挂在了门框侧面的铁钩子上。

  夜风一吹,鬼皮灯笼下的十八个铜铃,顿时连连作响。

  就如我当初第一次听见的声音。

  伴随着夜风晃动的铜铃雕像,并没有发出铜铃声,而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笑”了起来。

  听见这阵飘忽不定的笑声,我不像第一次那么害怕,反倒是站在一边,目光复杂的看着那些铜铃。

  那一瞬间,我像是回到了当初入行的时候,刚拜完祖师,老爷子就让我出来挂灯笼。

  我记得那天晚上的夜风也是这么冷,似乎是想往人的骨头里钻,冷得难受…….

  又看了一会,我摇摇头,点了支烟抽着,转身向屋子里走去。

  “原来入行都这么久了,我以为还是昨天呢……”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