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分裂的魂魄(2)_葬鬼经

第三十一章 分裂的魂魄(2)

2017-11-08更新

过劲来,原本清晰的意识,此刻都疼得模糊了,就差没直接疼晕过去…..

  “还有两针,很快了……”

  苗武人安慰着我,貌似也发现我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了,急忙提醒了一句:“别晕过去,也别睡过去,千万要撑住啊!”

  我咬着牙嗯了一声,也怕自己出意外,最后还是狠下心,一口咬住了自己的舌头。

  疼啊,那是真疼,比苗武人往我身上扎针还疼。

  那一口我是悠着力气的,没敢使出全力,生怕一口把舌头咬下来,可也不敢动作太轻。

  如果疼痛感不够剧烈的话,我的意识很难保持清醒。

  接下来我所经历的一切,就像是当初老爷子给我做手术一样,不能晕也不能睡,只能咬着牙忍着疼,硬生生的把这一关熬过去。

  身上的疼痛感还是其次的,最让我发狂的,还是那种意识不断分离,不断独立出去的诡异感。

  就像是自己分离出了很多个自己,每个都有独立的意识,但每一个意识,都跟我这个意识是相通的。

  我这样的比喻,可能还是有很多人不明白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我只能说那种感觉真的不好形容,我这个比喻已经是最贴切的了。

  三魂七魄脱离肉身,那种意识分裂出去的独立感,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疼了不知道多久,等我缓过劲来,发现疼痛感渐渐开始消退的时候,苗武人也再一次出声了。

  他像是在测试我有没有发烧那样,用手掌轻轻摸了摸我的额头,嘴里还念叨着许多我听不懂的咒词,那不是我听过的语言…….应该是他们的苗话吧?

  等他念完咒词,一股贡香燃烧的味道,也悠然传进了我的鼻子里。

  “差不多搞定了,一切都很成功,你睡一觉醒来我再检查检查…….”苗武人说着,声音有气无力的,貌似他给我种这个蛊也搞得自己很累,每一个字里都透出了疲乏的味道。

  我想开口回应他,但无奈的是,那时候我的身体处在极其虚弱的状态,纵然有肉身蛊在修复我的肉身,可这段时间内,也没能及时完全修复过来。

  很困,很疲惫,那就是我唯一的感觉。

  一听苗武人说可以睡觉了,我也没再多想什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很快就睡了过去。

  毫不夸张的说,我绝对是秒睡,一瞬间就没意识了,这点真不是开玩笑。

  而且我睡着之后,是陷入了深度睡眠。

  没有做梦,也没有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事,脑子彻底放空,难得一次处在了这么轻松的状态里。

  天知道我睡了多久,等我意识渐渐苏醒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看,窗外已经黑了,楼下还传来了阵阵饭菜的香气。

  床头柜上的台灯是打开的,一个模糊的人影,就靠墙坐在椅子上,略微低着头,似乎是睡着了,好半天都没动作,只能听见他的呼吸声。

  我侧着头,一边观察着那人,一边慢慢缓着劲,过了几分钟才开口问。

  “谁…..谁啊?”

  也许是因为一直没喝水的缘故,这时候我感觉嗓子干得难受,喉咙里就跟火烧似的,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嘶哑了许多。

  听见我的声音,坐在椅子上那人打了个冷颤,忙不迭的抬起头往我这边看过来。

  “你个小崽子醒了??感觉怎么样??”

  “原来是苗老爷……我还以为是谁呢……吓我一跳…….”我笑了笑,感觉脑袋还是有点晕乎,就没敢坐起来,平躺在床上慢慢缓着:“感觉还行吧……就是脑子有点晕……”

  “这是正常现象。”苗武人笑道,走过来,扒开我眼皮子看了看,似乎是在检查什么,之后又掐着我的人中,让我张开嘴,看看我的舌头。

  翻来覆去的检查了好几遍,苗武人最后才点点头,说行了,这药蛊算是种好了。

  “这就完事了?”我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因为我记得在《蛊经》里,关于这种药蛊的描述篇幅可不少,炼蛊加上引蛊,这个过程也极其的复杂。

  怎么感觉就疼一阵……睡个觉就没事了??

  “当然完事了。”苗武人笑道:“有我出手帮你,你还不放心?别的我不敢说,在蛊道里,近几十年来,我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贵州的那个蚕仙翁呢?”我好奇的问。

  “蚕仙翁?你说的是孙化禅吧?”苗武人点点头,说:“他底子不薄,基本功很扎实,但他修行的蛊术太单一了,很容易被人针对,所以跟我比起来,他还是差了一大截的。”

  我听着苗武人的话,也应和了几句,转过头往地上扫了一眼,只见在床边上,摆放了好几根红蜡烛还有一些正在燃烧的贡香。

  地板上有许多贡香烧完遗留下的粉末,还有一些说不上来的块状物,像煤炭似的,东一块西一块的放在地上。

  “那些黑乎乎的石头是啥东西?”我问了一句,略有些好奇。

  “给你引蛊用的,主要是…….哎对了,差点忘了这个。”

  苗武人说着,把手伸进兜里摸索了一阵,不一会就拿出了一颗桶状的蓝色珠子。

  “你爷爷已经打磨好桶珠了,你自己往黑绳上挂吧。”苗武人笑了笑:“他说这颗桶珠的效力不一般,穿在大狱绳上,应该能给你一点惊喜……”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