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烧伤(2)_葬鬼经

第十章 烧伤(2)

2017-10-28更新

>

  九螭神的肉身崩溃后,那些血肉大多都消散了,只有小部分的血肉遗留了下来,附着在骨头上,迅速的收缩枯萎着…….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陈秋雁手里拿着的,应该就是九螭神遗留下的血肉之一。

  “好吃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还行,你也吃点吧!”陈秋雁走到我身边,红着脸把那块黑炭递给我:“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吃了之后,就会感觉很有力气!”

  我摇摇头,笑道:“不用了,你喜欢的话就多吃点,说不准吃了还对你的身体好呢。”

  “你是不是嫌弃啊?”陈秋雁低声问道,有些瑟缩的把那块残渣收了回去。

  但还没等她把那块残渣真的收走,我猛地伸出手去,将那块黑炭拿过来,塞进了嘴里,大口大口的吃着。

  不得不说,虽然这块九螭神的血肉没什么味道,但越是嚼着,就感觉越带劲,像是嚼口香糖一样。

  等我吞下去一部分之后,只感觉胃部这一块暖洋洋的,说不上来的舒服。

  先前身体乏力的情况,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就在这时,我感觉自己好像嚼到了什么东西,硬邦邦的,差点没把我的牙给咯下来。

  我下意识的把那块硬物吐出来,放在手心里查看,跟黑炭的颜色不同,这玩意儿是淡蓝色的……应该是九螭神的骨头!

  “吱吱!!”爩鼠忽然叫了起来,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像是在提醒我。

  我有些纳闷,心说爩鼠的叫声很着急啊,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没等我开口问它,爩鼠嗖的一下,直接从床上窜到了病房的角落里。

  那里堆放的都是我们的行李,其中我的东西占大多数,而且都是法器。

  爩鼠一头钻进行李包里,好半天都没出来,吱吱的叫着,似乎是在翻找什么东西。

  过了半分钟左右,爩鼠这才冒头,嘴里叼着一根黑绳,很兴奋的向我跑了过来。

  看见那根熟悉的黑绳,我先是迷茫了一会,最后才猛地反应过来……对啊!

  老爷子说过,这根大狱绳的威力是被削弱过的,最强也是最鼎盛的时期,应该是大狱绳还拥有那几颗桶珠的时候。

  桶珠被毁掉了,大狱绳也就等同于失去了灵魂,威力不足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

  但是只要找回相应的桶珠,这根黑绳的威力一样能恢复过去。

  属于大狱绳的桶珠,共有五颗,分别相应着五行。

  按照最普通的桶珠来说,这五颗应该是由五行孽“贡献”出来的,金木水火土,各占其一。

  其中属于“水”的桶珠,是由“水中鱼”的身子里取出来的,算是鱼骨。

  所谓的水中鱼,并不是指真正的鱼,而是说那些海水里生成的冤孽,成了气候之后,肉身中的骨骼就能取来做桶珠。

  爩鼠给我拿这根黑绳来,其意思显而易见,它是在提醒我,甭管九螭神是不是真的神,它都是在大海里生存的生物,用成了气候的冤孽来形容它,都是一种亵渎。

  毫不夸张的说,养九生称呼它为海神,这点并没有夸张。

  追根究底,那牲口也是海里生出来的活物,那也就是说,它的骨头应该能用在大狱绳上!

  “哎呀!小胖!你这脑子转得挺快啊!”我一把将爩鼠抱在怀里,哈哈大笑道:“我还愁着要怎么弄那些桶珠呢!你可算是帮我大忙了!”

  “什么桶珠?”陈秋雁靠着我坐在床上,很好奇的看着我。

  “就是法器的……我以后再跟你说吧!”我笑道。

  这时候,陈秋雁忽然抬起手来,轻轻在我肩上抚摸了两下,眼神顿时就黯淡了下去,似乎是有些心疼。

  “你身上的这些是文身?”

  “什么文身啊,都是伤!”

  “你身上的这些伤是怎么弄的?”

  我低头看了一眼,说,这是在海里留下来的,就是那个把你害死的怪物,你还记得吧?

  陈秋雁点点头:“有点印象。”

  说着,她轻轻在我肩上摸了摸,语气更是心疼:“这些伤痕恢复不了吗?你刚才用水果刀捅出来的伤口都长好了,这些伤疤怎么还是这样啊?”

  听见这话,我猛然反应过来,留在我身上的这些伤疤,貌似不太对劲。

  因为在这之前我身上都是被纱布绷带裹着的,所以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肉身的变化,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身上留下的伤疤……貌似多得有些过分了。

  手臂上,胳膊上,肩上,胸前,腹部,腰部,甚至是腿部…….

  从头到脚,四肢百骸,几乎每一个地方,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烧伤的痕迹,都呈长条状,只有那些埋藏了落恶子的地方,才有块状的伤疤。

  让我想不明白的是,这些伤疤都不是肉色的,而是黑色。

  就像是被人用黑油漆泼过一样,伤疤在灯光下看着,都有些反光。

  “你背后的这块伤疤很像是文身啊。”

  “什么文身?”我忙不迭的问道。

  陈秋雁没说话,爬到床上,半跪着用手抚摸着我的后背,跟我描述着。

  “有六个黑点,边上还有火焰状的图案,是一圈……”

  还没等陈秋雁给我描述完,只听砰地一声,大门直接让七宝给撞开了。

  跟在他背后的闻人菩萨、司徒,看样子是想阻止他,但这一切都为时已晚,七宝刚撞开门,闻人菩萨他们才勉强拽住他。

  霎时间,病房里就安静了下来。

  我跟陈秋雁一愣一愣的看着他们。

  他们一愣一愣的看着我们。

  谁都没说话,场面无比的尴尬。

  “我……我操?!!”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