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纸鸢(2)_葬鬼经

第七章 纸鸢(2)

2017-10-27更新

声音很平和,能感觉出来,他没有七宝那么着急,要冷静许多。

  “没问题。”我大声道:“闻人前辈,你先带其他人下去,不用担心我,至于其他的事……以后我再跟你们解释!”

  听见我这话,七宝还是有些着急,催了我几句,让我把门打开,但最后还是让闻人菩萨给拽走了。

  门外的脚步声有很多,听着很是杂乱,明显就不是两个人能够发出来的。

  大概有十几个人吧?

  “你是谁?”

  忽然,陈秋雁开了口,很迷茫的看着我跟爩鼠,神情恍惚的问了这一句。

  毫不夸张的说,一听陈秋雁这话,我顿时就觉得不对劲了。

  以往陈秋雁看我的表情,就像是看自己亲弟弟一样,虽然我们后面的感情有些复杂,那也不该是这样啊。

  更何况…….如果陈秋雁真是活过来了,那她死里逃生之后,在看见我这个旧人,不可能会是这样的反应!

  我皱着眉想了想,回头看了一眼房门,又看了看陈秋雁,抬脚就往她那里走。

  陈秋雁确实对我们有警惕的意思,在我往她身边走的时候,她也在不动声色的往后退着,小心翼翼的看着我,双手都在发颤。

  像是在害怕,但到了最后,她也没有逃走,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表情越发的迷茫,似乎是在回忆什么。

  “陈姐,你还认识我吗?”

  我试探着问道,走到陈秋雁身前一米的位置,停下了脚,红着眼看着她:“不是我的幻觉吧?你真的还活着吧?”

  听见我的问题,陈秋雁稍微愣了一下,看了看我,抬起手指了指自己。

  “陈姐……我…….”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我忙不迭的问道。

  陈秋雁皱着眉想了一会,摇摇头,又点点头。

  “我好像见过你……还认识你…….”

  一听她这话,我顿时就反应过来……陈秋雁不会是失忆了吧?!

  “你是从哪儿来的?”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陈秋雁看了我一眼,没说话,很突然的抬起脚,缓缓走到了爩鼠面前。

  爩鼠一下子可谓是无比的兴奋,跟家养的小狗一样,看见陈秋雁走过来,尾巴摇晃得那叫一个欢快。

  陈秋雁看着爩鼠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回忆什么,过了会,她才弯下腰,试探着伸出手去,摸了摸爩鼠的小脑袋。

  爩鼠的反应也很热情,不停的用小脑袋蹭着陈秋雁的手掌,开心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我记得……你叫小胖吧?”陈秋雁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看她那表情,就能感觉出来,她很喜欢爩鼠。

  没等爩鼠反应过来,陈秋雁已经伸出手去,将它抱了起来。

  动作很熟练,也让我们觉得很熟悉,因为陈秋雁以前就是这么抱爩鼠的。

  “小老鼠,你真的好胖啊,怪不得你叫小胖!”

  陈秋雁怀里抱着爩鼠,笑容无比的灿烂,那种犹如孩子般纯粹的笑容,让我不禁愣了一下。

  以前的时候,无论陈秋雁再怎么放得开,在我们面前,她一直都表现得跟个大姐姐一样。

  像是这种小孩子的表情…….那种极其纯粹的笑容…….我从来没在她脸上见过…….

  “海里。”

  听见这话,我愣了愣,没反应过来:“什么海里?”

  “我是从海里来的。”

  陈秋雁似乎放下了对我们的警惕,表情稍微轻松了一些,没有那么紧张了。

  只见她抱着爩鼠,缓步走到病床边坐下,歪着头,很好奇的看着我。

  “你认识我吧?”

  我点点头,说认识。

  “很多事……我忘了很多事…….但应该能从你身上找到答案吧?”陈秋雁试探着问道,似乎是害怕我拒绝,显得有些瑟缩:“我记得我的家不在这里,应该在北方。”

  “对,你是北京人,这里是南方,距离你家还很远!”我忙不迭的答道,跟着陈秋雁走过去,几乎是跟她并着肩坐在病床上。

  陈秋雁看了我一眼,不动声色的往后挪了挪,跟我拉开了些许的距离。

  “北京?”陈秋雁想了想,又问我:“是四九城吧?”

  “对。”我点头。

  “我家里人是干什么的?”陈秋雁又问我:“我只记得他们好像有人从军,还有的……”

  “我跟你一样一样的说吧,所有我知道的,我都跟你说一遍…….”

  我就像是给人打报告一样,很认真的,一丝不苟的,把所有我知道的关于陈秋雁的事,都跟她说了一遍。

  听我说这些事的时候,陈秋雁显得还挺好奇,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时不时的点点头,算是回应我,但中途没有出声,眼里一直都有种思索的味道。

  “我差不多明白了。”陈秋雁点点头,又看了看我,好奇的问:“那我们是什么关系呢?是朋友吗?我记得自己好像住在你家里。”

  “我们是……我们原来是朋友……原来是!”

  我说着,忍不住把头低了下去,小心翼翼的看了陈秋雁一眼,有些心虚的说:“在海里一别的时候,我们已经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

  陈秋雁一愣,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很意外的看着我,脸也红了起来。

  “先不说这个……我还有个问题…….你说的陈秋雁……真的是在说我吗?”

  “是啊!”我忙不迭的说:“你就是陈秋雁,陈秋雁就是你!”

  “那也不对啊。”

  陈秋雁一皱眉,似乎是有些纳闷,很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

  “虽然你说的那些事我都有印象,但是我记得……我自己不姓陈啊……”

  “不姓陈?”我愣了愣:“那你姓什么?”

  “林。”

  陈秋雁低声说,目光一直都停留在我脸上,似乎是在观察我的表情。

  “我叫林纸鸢(yuan)。”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