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绷带(2)_葬鬼经

第六章 绷带(2)

2017-10-26更新

安排好了不少“安保人员”。

  据司徒说,这些人都是从军中抽调出来的精英,现在是隶属三研所,也就是陈秋雁跟司徒他们导师所在的那个研究所。

  毫不夸张的说,在那帮精英的眼皮子底下,一只鸟想要从窗户那里飞过来都很困难,更别说是一个活生生的黑袍人了。

  他是明摆着翻窗户进来的啊!难道楼下的那些安保人员都瞎了吗??这都没看见??

  又或是说……这个人,也是行里人,所以楼下的那些普通人没能发现他。

  “你找我有事吗?”我好奇的问道,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只发现他是赤着脚来的。

  不得不说,这人的脚很秀气,恐怕只有三十几码,像是个女人的脚,脚背的皮肤很白,像是精雕细琢的乳白色玉石那样,很是光滑白嫩。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一步步向着病床这边走来。

  爩鼠也没怂,看见有外人闯进来了,还想接近我这个伤员,当时就炸毛了。

  只见爩鼠猛地往前窜了两步,站在床尾,后背高高的弓着,嘴里不停发出了带着威胁性的嘶叫声。

  也许那人是被爩鼠吓住了,在距离病床两米远的位置,他停下了脚,一动不动的面朝着我这边,似乎是在看我。

  “如果你是我朋友,那就去旁边拿张椅子坐,等雨停了你再走,如果你是来找事的……”

  我说着,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我现在心情不大好,你最好别来找死,要是你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你可以试试。”

  听见我这么说,爩鼠猛地嘶叫了两声,四只小爪子上,很突兀的冒出了滚滚浓烟。

  那些浓烟比起我以往见过的黑色煞气更加纯粹,这还是第一次在爩鼠身上看见这东西。

  “嘭。”

  随着一声闷响,那人把背上的麻布口袋放了下来,也是这时候我才发现,他从楼下翻上来,貌似还带着负重物。

  看那个麻布口袋的大小,再加上落地时发出的闷响……我估计里面装着的东西,至少有四五十斤。

  “啥子东西嘛?”我问道,不动声色的往那个麻布口袋上扫了一眼:“你是来探病送礼的?咋不走正门呢?”

  我说这话,纯粹是在调侃他。

  那个麻布口袋装着什么东西,这点我不清楚,但我能闻见,那种从里面扩散出来的鱼腥味。

  很臭,比一般的鱼腥还要臭,堪比死鱼烂虾那种腐烂的味道…….对了!!这味道我闻见过!!就在龙王村里!!

  “你是养九生的人??”我瞪大了眼睛,忍不住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死死盯着那个黑袍人。

  养九生本人我见过,不是这身材,所以这人是养九生的可能性完全能够排除。

  但是闻人菩萨他们也说了,养九生不是独行侠,他是有同党的。

  现在我跟九螭神结了怨,还把养九生给弄成了重伤,他们那帮人来找我麻烦,只是迟早的事罢了。

  没想到啊。

  报仇的人……竟然会来得这么快?!

  虽然我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彻底恢复,四肢百骸,也因为我坐起来的动作过大,正在隐隐作痛。

  但在这时候,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弄死这个翻窗户进来的贼。

  没等那人有动作,我咬着牙,直接把身上插着的几根输液管拔了下来。

  可能是使的劲太大,这猛地一拔,针头又在肉里挑了一下,血瞬间就从插针的窟窿眼里流了出来,但很快就止住了。

  如闻人菩萨所说,我肉身的变化确实很大。

  原本我体内的血肉还带着异香,跟中药材的味道很相似,说不上好闻,也说不上难闻。

  但是现在的味道……确实有点恶心。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腐臭味,像是死人才有的味道,把我自己都给熏得不行。

  “吱吱!!!”

  爩鼠也察觉到我的敌意了,所以它的反应也不慢,直接从病床上跳到了地板上,虎视眈眈的盯着那个陌生人,身上已经被那些变得更加纯粹的黑色煞气裹住了。

  我坐在床上,疯狂的撕扯着身上的纱布跟绷带,不一会,上半身的这些“木乃伊装备”就让我全扯了下来。

  而那个穿着黑袍的人,倒是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像是在想什么,或是在观察什么。

  哪怕我看不见他的眼睛,也能感觉到他那种充满了迷茫的目光。

  等我把下身的那些纱布绷带取下来,那个黑袍人已经往后退了两步,跟我们拉开了距离。

  我没多说,直接从床上跳了下去,在落地的瞬间,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在地上。

  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病床上躺着,肌肉好像有些不听使唤,站在地上,我有点使不上劲的感觉。

  就在我咬着牙,用手扶着床沿,慢慢向那人走过去的时候。

  那个黑袍人,冷不丁的揭下了脸上缠绕的麻布绷带。

  看见他的这番动作,我也没想阻止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脸,很耐心的等着他露出真容。

  当最后一圈麻布绷带从他脸上揭下来时,我就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傻愣愣的看着那人,我感觉脑子都死机了。

  所有的思考能力都烟消云散,大脑彻彻底底的陷入了混乱。

  真的。

  无论我再怎么猜测,再怎么分析,哪怕我是做梦,都不可能梦到会是她。

  “陈……陈姐?!”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