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绷带(1)_葬鬼经

第六章 绷带(1)

2017-10-26更新

  

  看见这一幕的时候,我倒是没感觉害怕,只是有点迷茫。

  这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幻觉??

  先前那个极为真实的幻觉,让我对自己的意识都产生了怀疑。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没办法分清楚这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爩鼠确实是一个参照物,但我不敢信它,真的。

  先前在那个幻觉里,爩鼠看着也极为真实,无论是神态还是动作,都跟现实的一模一样。

  “吱吱!!”

  这时候,爩鼠忽然嘶叫了起来,一边叫着,一边往后面退了两步。

  最初我是以为它在紧张,之所以叫,也是因为警惕,但奇怪的是,我在爩鼠的眼里看不见那么多的敌意,反倒是……有种说不出的迷茫。

  “怎么了?”我低声问了一句:“那人对咱们有威胁吗?”

  我话刚说完,窗外那人已经把手臂伸了进来,没等我看清楚他的动作,嗖的一下,整个人就翻进了病房里。

  那种轻车熟路的动作,当即就让我得出了结论。

  这是个贼。

  他的身材比我要瘦弱很多,也要矮我一头,身上裹着一层沾满了污泥的黑色麻布,脸上也被麻布裹了个严实,连眼睛都没露出来。

  说真的,我有点佩服他。

  裹在他脸上的麻布,跟裹在身上的一样,都是一个规格的,比帆布都要厚个两层,绝对不透光。

  在这种狂风骤雨不断肆虐的天气下,还敢这样打扮,一路翻到八楼来找我,这种毅力跟胆气确实不服不行。

  “你是来找我的?”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对于这个不速之客,我有戒备心,但也没有过于戒备。

  因为直觉告诉我,这人不是我们的对手,哪怕我在病床上躺着,成了高位截瘫的患者,爩鼠也能很轻松的把他脑浆子打出来。

  再说了,我现在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死。

  楼下还有闻人菩萨他们坐镇,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弄死我,确实是太困难了。

  不说别人,就是老爷子跟苗武人那一辈的先生,单打独斗的话,在不惊动闻人菩萨他们的情况下,基本上是不可能弄死我的。

  想弄伤我也很困难,谁叫我有爩鼠罩着呢?

  但是有一点我也没想明白。

  为了保证我的人生安全,司徒在医院内外都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