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后裔(2)_葬鬼经

第七十九章 后裔(2)

2017-10-22更新

>

  就在这时,远处的天空中,很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黑点。

  那个黑点像是热气球,很平稳的飘浮在天空中,跟我一样,就飘浮在距离地面千米左右的地方。

  它似乎是向我飘荡过来的,速度很慢,过了足有两分钟,我才看出更多的细节。

  那个黑点其实是绿色的,只是一开始距离较远,所以只能看成黑色。

  等它飘到距离我百米左右的位置,我算是看清楚了,那不就是大脑怪吗?

  整个就是一个肉球,表面覆盖着一层类似于腐肉的绿色物质,在它的底部,那些密密麻麻,长短不一的触手,依旧在不停的扭动着。

  它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当它停下动作,一动不动的飘浮在天空中时,我的脑海之中也响起了它的声音。

  那个分不清男女,辨不出老幼的声音。

  “你看见它了。”

  听见这话,我稍微愣了一会,略有些模糊的意识,渐渐又恢复了过来。

  “看见谁?”我问。

  大脑怪咕嘟的叫了两声,说。

  “它的后裔。”

  一听这个答案,我也不禁有些迷茫,满脸的疑惑:“谁的后裔啊?你说的是九螭神吧?”

  “对。”大脑怪把身体表面的眼睛都眯了起来,说:“它就是那位的后裔。”

  “我死了吗?”我忍不住问道,没有在乎大脑怪的那些话,只想着这个问题:“这应该不是死后的世界吧?”

  大脑怪又往前飘了一段距离,在五十米外,它又一次停了下来。

  “你没有死,只是睡着了。”大脑怪说道:“我回到这里来见你,只是想告诉你,那位想通过那扇门,它想来影响你们。”

  “大脑兄……你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啊?”我满头雾水的看着它:“那位究竟是谁?它想通过什么门啊?”

  大脑怪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语气有些急促了,似乎是在提醒我。

  “如果到了那一天,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可以逃脱。”

  “它想杀我?”我有些迷茫。

  “不是你,是所有人。”大脑怪解释道:“而且你误会了,它不会杀死你们,它只会让你们停留在世界上,没有死亡,没有解脱,也没有结束。”

  大脑怪跟人类不一样,它的思维逻辑貌似有点诡异…….这说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但不管怎么样,哪怕我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真实”,我都下意识的选择相信了它。

  只要我没死就行,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我只要还活着,那很多事都能想到解决的办法。

  还有很多事都等着我去办呢。

  “在这之前,你是不是给陈姐托过梦?”我问它。

  大脑怪嗯了一声,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为什么不选我?”我有些想不明白这点,很疑惑的问道:“相比起她来,我肉身里的蛊气更接近于你,我才是自己人吧?咱们之间的交流应该更顺畅吧?”

  “她跟你一样,只是你醒了,她没有醒。”大脑怪回答道:“有别的东西在影响你,我当时没办法联系上你,所以只能选择她。”

  我点点头,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转而问它:“这是什么地方?”

  “我以前的家。”大脑怪答道。

  “是这样啊……”我转过头,看了看四周的景物,问了一句:“你刚才说的那位,是不是九螭神的祖宗?你不是说九螭神是它的后裔吗?”

  大脑怪沉默了一会,最后才回答我:“它不是你们的朋友,是你们的敌人,也是我们的敌人。”

  “那位是谁?”我好奇的问。

  它如果说九螭神的祖宗是我们的敌人,那我可以理解,毕竟我跟九螭神都闹到这份上了。

  毫不夸张的说,它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刨了它十八辈祖坟都出不了气。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一句俗话。

  如果真的恨透了一个人,哪怕它是个怪物,那么就算是杀人偿命了,我也不可能原谅它。

  但是大脑怪说的话让我有点迷茫了,连它都说,九螭神的老祖宗是它们的敌人,这事是不是变得有些复杂了??

  大脑怪是什么东西?

  它隶属什么族群,这个我不知道,但它的身份可不一般啊。

  大脑怪是太古者,也就是远在伏羲那个年代之前的生物。

  连它都说那位是它们的敌人,那这…….

  “旧日有王,它是其中之一,是得到承认的王,也是我们的敌人。”大脑怪说着,语气有些莫名的复杂,声音似乎都颤抖了起来:“它是那个在夕阳余晖下穿着黑袍的人,那个无面目者,它想离开天府,想穿过那扇门,想回归你们…….”

  就在这时,大脑怪的声音忽然断掉了,从我这里能够很直观的看见,大脑怪的身子在不停的蠕动,也在上下的晃动着,像是在打颤。

  没等我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忽然间,一阵狂风呼啸而过,我们下方的沙漠之中,很突兀的卷起了一场沙尘暴。

  狂风肆虐,沙尘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哪怕我的身子是虚幻的,半透明的,也被那些沙子吹得迷了眼睛。

  在我们正前方,狂风卷杂着黄沙,缓缓聚集成了一个巨大的龙卷风。

  那是由黄沙构成的,起码最初是这样。

  黄沙聚集而成的龙卷风,仿佛连通了天地,一头深入地面,另外一头,则延伸到了连我都看不见尽头的地方。

  等我揉了揉眼睛,仔细看过去的时候,那个龙卷风已经从黄金色变成了灰色,而且其中还隐约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如同这阵龙卷风,脚踩着大地,头则是顶着天空。

  隐约之中,我听见了一阵奇怪的声响。

  像是有人在吹奏号角,那阵呜呜的声音里,充满了痛苦的味道。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