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拔苗助长(2)_葬鬼经

第六十七章 拔苗助长(2)

2017-10-16更新

角落里看着这一切,有些担心的问道。

  “沈家压箱底的降术共有十八门,每一门都有药引子,名叫落恶子,这算是法器的一种,都埋藏在我的肉身里…….”我低声说:“除开用来起降,这些药引子还能控孽,也就是控制落恶子中的沈家先祖残魂。”

  “残魂??”方时良很明显的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问我:“如果魂魄出现了残缺的症状,那肯定是投不了胎的,你家先祖…..不会都没投胎吧?”

  “其实也不算是残魂,是一种类似于魂魄的印记,或者说,复制体。”我解释道:“由沈家先祖的魂魄做模子,再用落恶子照着魂魄来炼孽,炼出来的冤孽不邪,体内都含有沈家独特的降气…….”

  “这跟你说的拔苗助长有什么关系?”

  “想要如臂使指这些落恶子,那就必须精通沈家的十八门降术,并且还要养出属于自己的降气,之后再用某些特殊的法阵,把落恶子从肉身里勾出来…….”

  说到这里,我摇了摇头:“我目前的层次太低,还不足以把落恶子叫出来,所以我只能拔苗助长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方时良皱着眉问我。

  “我爷爷说过,除开传统的法子,他还研究出了一种能救命的法门,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把落恶子叫出来……”我说着,忍不住笑了两声:“可惜啊,他自己也没试验过,所以他不敢跟我保证成功率,只是说有这么一点可能。”

  “落恶子…..棺材钉……”方时良喃喃道,眼神里忽然有了种恍然大悟的意思:“你想借助这些棺材钉拔苗助长?”

  “用可以镇住气的法器,钉死埋藏在肉身里的十八个落恶子,这就是他的法门。”我说着,侧过头看了方时良一眼:“可惜我体内只埋了十七个,所以用十七截棺材钉就够了。”

  “这么做…..有风险吗?”方时良小心翼翼的问我。

  “有,但我爷爷也没明说,我估计吧,他应该也不知道,毕竟没试验过。”我笑了笑,强忍着心里火烧的感觉,说话的声音有些发抖:“所以啊,我就来当这个小白鼠了。”

  “会折寿吗?”方时良问。

  “不会。”我答道。

  方时良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

  其实他也明白,无论这种法门有多大的风险,只要是不折寿,那一切后果我都承受得起。

  像是我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想死了都难,更何况是那些对普通先生而言的风险?

  “落恶子都有灵性,被镇气的法器钉死,很快就会出现反弹。”我喃喃道,低下了头:“只要它们开始反弹,降气就会外泄,它们的真身也会从落恶子里走出来。”

  方时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说,你觉得没风险就行,你看着来吧。

  “不过我还有个问题啊。”方时良说着,把嘴里的烟头掐了,一脸担忧的看着我问:“你用这个法门拔苗助长,不外乎是想提升自己的战斗能力……老沈,你是想给这姑娘报仇?”

  我抽着烟,点点头,反问他,如果是你,你会什么都不做吗?

  “问题是你报仇的成功率很低啊……”方时良叹了口气:“按照你跟我说的那些事来看,水里的那怪物,肯定不是咱们能应付的,想从它手里逃命都很困难,更何况是去找它报仇?你这是要送菜上门啊!”

  我没搭腔,深吸了一口烟,把烟头弹到了角落里。

  这时候,爩鼠也把我需要的东西加工好了,吱吱叫着催我过去拿。

  “你可想好了,如果真要干,我也不是怂蛋,肯定跟着你一块上!”方时良拍了拍我肩膀,意气风发的说:“咱们俩兄弟联手,那就没有摆不平的事!”

  我随手捡起一截棺材钉,照着脉门,猛地一按。

  这个位置是埋藏落恶子的其中一个关口,我记得很清楚,所以把棺材钉按进去的时候,我没留余力,直接给按到头了。

  外面也没留下头,皮肤上摸着特别平整,除开有个小血点之外,其他看着一切正常。

  “一会我去找它,你让爩鼠带着你往水面游,那上面就是井口,有我们自己人在守着,你上去就安全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又捡起一截棺材钉,照着另外一个关口按了进去。

  “你疯了??你想当独行侠啊??”方时良恶狠狠的瞪着我:“老子告诉你!没门!有玩命的活路还不找我?!你看不起我是吧??”

  “没,我只是想分头行动,这样成功率会高一些。”

  我说着,抬起头看了方时良一眼,很自然的笑着。

  “刚才那些长矛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九螭神搞出来的,这说明它盯上我们了,必须有一个诱饵去勾引它,如果不这么做,所有人都逃不了。”

  “那就不逃了,咱们一起死!”方时良骂道。

  “放心吧,我体质比较特殊,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我耸了耸肩:“九螭神想干掉我,那也得费一番工夫。”

  听见我这么说,方时良将信将疑的看着我没吱声,似乎是在琢磨我有没有吹牛逼。

  “哎对了!老沈!咱们可是先生啊!”方时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忙不迭的跟我说:“你老婆死在这里,魂魄肯定也走不出去,咱们得先招魂,出去的时候顺便带着走,要不然……”

  方时良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正在往身上按棺材钉,动作稍微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不用了。”

  “啥?”方时良愣了愣:“为啥不用?”

  “你有闻见魂魄该有的味道吗?”我低声问他。

  方时良没说话,皱着鼻子闻了闻,表情有些疑惑。

  “九螭神不光会杀人,还会取魄。”

  我头也不抬的看着手里的棺材钉,声音很沉,语气很是平静。

  “死在它手上的活人,魂魄都是带不走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