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伤(2)_葬鬼经

第六十五章 伤(2)

2017-10-15更新

  更何况有爩鼠在水里。

  爩鼠能救她一次,那就能救她第二次。

  强忍着心慌,往水下游了一阵,慢慢的我才反应过来一件事。

  这次下水太急,没带手电,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想找人根本就不可能啊!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回去拿手电的时候,忽然间,我感觉右手臂碰到了什么。

  没等我反应过来,只觉得右手臂猛然疼了起来,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钻进了我的肉身里,连骨头都被它穿过去了…….

  很快,这种疼痛感就从身上的其他部位接连不断的传来,手臂上,肩上,胳膊上,腿上…..

  那种像是被钝器凿碎了骨头的疼痛感,虽然让我直咬牙,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也让我清醒了不少。

  不知不觉中,一对赤红色散着柔光的眼睛,很突兀的在距离我十米左右的位置出现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爩鼠的眼睛。

  它冲我眨了眨眼,随后就开始往上游,我也没多想,下意识的就要跟着它,但那些穿透了我肉身的东西,却死死拽住了我。

  要是我的感觉没出错,这些拽住我的东西,肯定是袭击陈秋雁的那些长矛。

  它们不光是锐利那么简单,上面还带着一股让人很不舒服的气息,跟我身上的蛊气很像,但又有死气那种让人肉身陷入溃烂的东西。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我感觉自己不像是在水里,而是被一片黑暗给包裹住了,时间概念跟空间概念都变得很模糊,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被那些长矛缠住的时间越长,我挣扎的动作就越是无力,身子里的氧气也消耗得飞快,可能这也跟我受伤有关,不知不觉就泄走了气。

  爩鼠应该是发现我情况不妙了,因为在那时候,我脖子上都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缠住了,就感觉像是一把铁钳,死死钳住了我的脖子,还在不停的使劲…….

  但不知道为什么,爩鼠并没有回来救我的意思,往上游走之后,压根就没想回来。

  难道那不是爩鼠??

  就在我意识渐渐开始模糊的时候,那一对散着赤红色柔光的眼睛,忽然又从上方游了回来,并且速度还挺快,直冲着我就过来了。

  越是往我这边游,爩鼠的速度就越快,直到最后看着就是一道红光,嗖的一下窜到我身边,然后没有半点犹豫的撞在了我后背上。

  那一下撞得特别狠,几乎是在瞬间就把我撞得闭过气去了,脑子都是懵的,眼前都能看见雪花屏那样的光点,缓了好一会,意识才渐渐的恢复过来。

  这时,穿插在我肉身上的那些长矛,已经被我彻底的摆脱了,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现在我应该是在爩鼠的背上,它在背着我往水面上游。

  在这个过程中,爩鼠并不是笔直往上游的,而是不断的左闪右避,似乎是在闪躲水下冤孽的攻击。

  过了大概一分多钟,我们回到了水面上,方时良就站在旁边等着我们,看见我冒头了,一把就将我提上了岸。

  “你怎么搞的?”方时良欲言又止的看着我,上下打量了我几眼:“你没事吧?”

  “我能有啥子事??”我瘫坐在地上,使劲拍了拍脸,勉强让自己精神了一些:“我在下面好像遇见冤孽了,它刚才袭击了我一轮,挺疼的啊,但我没找到她。”

  “你看看你身上的窟窿眼…….”方时良说着,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变化了,跟看冤孽差不多,小心翼翼的问我:“你四肢还能动?没受到影响?”

  听见这话,我下意识的点点头,说没影响,之后才低下头往身上看了看。

  除开腹部有两个贯穿伤外,四肢均有这种独特的伤口,都像是被长矛戳穿了一样,从前面都能看见后面,里面的血肉似乎都被戳走了…….

  不过有大半的贯穿伤开始愈合了,最中间结了一层像是蜘蛛网的东西,是血红色的,上面还有一些青色的脉络。

  “肉身蛊在帮我修复肉身,所以我能勉强动一下,一会就恢复过来了…….”我说着,抬起手擦了一把脸,转过头问爩鼠:“陈姐呢??你在水下找到她没??”

  爩鼠的状态很差,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此时,爩鼠就趴伏在角落里,肉身已经恢复到最普通的样子了,呼吸很是急促,眼睛微微闭着,像是睁不开……

  它的背上有很明显的几个凹坑,不是单纯的凹陷,是那几块肉全都烂透了,血肉模糊,还带着一股恶臭。

  “你受伤了?!!”

  “哎,老沈,你先别管它,那畜生的底子好,歇一段时间就恢复过来了,你先…….”

  说到这里,方时良顿了顿,表情有些复杂。

  “我去那边回避一下,你冷静点。”

  “怎么了?”我皱着眉问道,见方时良直挺挺的站在我面前,像是故意挡着路一样,顿时就有了种不好的预感:“你挡着我干什么??”

  方时良叹了口气,没再解释,往旁边走了两步,给我让开了路。

  看见地上躺着的那个人,我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彻底黑了下去。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