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关系(2)_葬鬼经

第六十三章 关系(2)

2017-10-14更新

看了一会,最后还是忍不住把她叫起来了。

  “事急从权嘛,睡这儿。”我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强行让自己的表情变得平静一些,让人看着就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并没有别的意思:“地上凉,你靠着这儿睡比较舒服,七宝跟大胖他们不也经常睡……”

  陈秋雁红着脸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一脸坏笑的方时良。

  “小胖!你过来!”陈秋雁转过脸,冲爩鼠喊了一声:“让我抱着你睡!”

  一听陈秋雁这话,爩鼠也没犹豫,嗖的一下就窜到了陈秋雁身前,侧着身子躺在地上,还用小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表示这里睡着舒服,绝对不比被褥差。

  看见陈秋雁背对着我们睡下了,方时良叹了口气,低声跟我说:“你养的这小畜生真没眼力见啊,要不然咱们用它打牙祭吧?”

  我咳嗽了两下,不动声色的转开话题:“不说这个了,我跟你说说上面的事…….”

  由于方时良的身份背景比较特殊,真要算起来,他也是我们沈家世交的后生,比起其他先生的关系可要近得多,所以到了这时候,有些事我也没再瞒他。

  从老爷子受伤说起,一直说到周无鬼跟养九生身上,之后又把上面发生的事,给他说了个大概。

  不得不说,方时良只是看着性子比较急,但性格还算是沉稳的那种。

  从头到尾的听过来,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表情有些变化罢了。

  特别是在听见老爷子受伤,以及九螭神的事,方时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只不过一个是因为愤怒,一个是因为惊讶。

  “还真有这么夸张的怪物??”方时良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嘴里叼着的烟已经积累了一大截烟灰,他也没想着抖一抖,追问个不停:“还有黑龙??活着的那种龙??就是咱们在神话故事里听说的那种对吧??”

  “是啊,我原来也不信,但亲眼见过一次,那就不得不信了…….”我叹了口气。

  “如果你说的这些没夸张,那么我觉得……”方时良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走你们那条路回去,基本就等同于找死。”

  我摊了摊手,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咱们得想个万全的法子,从你那边走。

  方时良嗯了一声,皱着眉头想着,又看了看陈秋雁,冷不丁的问:“这真不是你女朋友?”

  “咱们能说正事吗?”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是啊,我就是感觉你们这关系有点微妙……”方时良皱了皱眉,很认真的看着我,就像是在分析案情一样严肃:“我感觉你挺喜欢她的。”

  我咧了咧嘴,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喜欢陈秋雁吗?

  这点倒不是我要刻意回避,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对她是什么样的感情。

  起码在今天之前我还是拿她当姐姐看的。

  想到这里,我看了看背对着我们睡觉的陈秋雁,见她呼吸平稳,应该是真的睡熟了,这才鬼使神差的问了方时良一句。

  “你觉得她喜欢我吗?”

  “那肯定啊!”方时良也不是傻子,跟我聊起这个话题来,声音都在往下压,就像是抗战时期接头的地下党一样,偷偷摸摸的跟我说:“她看你那眼神,就像是狗看骨头,你懂吗?”

  “你的意思是她饿了?”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妈的你个书呆子,老子一刀捅死你算了……”方时良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瞪着我说:“我的意思是,她那种眼神,就像是在……这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明白吗?”

  听见这个回答,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大概明白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们的关系应该还没到那份上,我能看出来,隔着一层窗纱呢。”方时良嘿嘿笑道:“怎么掀开这层窗纱,就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你说了当没说。”我白了他一眼。

  “跟猪脑子说不明白,但你得相信我,俗话说得好啊,傻人有傻福…….”方时良说着,见我还是一脸的迷茫,不动声色的补上了后半句:“但是傻逼没有。”

  “你骂谁呢?”我一瞪眼。

  “谁搭腔我骂谁。”方时良坏笑道:“还说自己不喜欢她?”

  “主要是没想过这事啊,原来我一直都拿她当大姐姐看,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感觉……”

  “那你问这么多干啥?”方时良愣了一下。

  “这不是忽然有点感觉了么…….”我尴尬道。

  方时良切了一声,重新给自己点上烟,悠哉悠哉的说,有人还是一见钟情呢,这个上哪儿说理去?缘分到了什么都有了,该上还是得上啊。

  说着,方时良歪了歪身子,噗嗤一声,放了一个不动声色还他妈带着恶臭的屁。

  毫不夸张的说,那味道……

  “放屁能不能离远点啊,真没素质。”

  陈秋雁跟诈尸一样坐了起来,恶狠狠的瞪了方时良一眼,红着脸把爩鼠拖走了。

  走到角落里,她才靠着爩鼠躺下去继续睡,从头到尾都跟个没事人一样,应该是没听见我们前面…..

  “哎,老方,人睡着了,又冷不丁的醒了,看着有那么精神吗?”我低声问道。

  方时良瞪着我运了半天气,到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把脏话骂出来,生无可恋的的摇摇头。

  “你说呢?”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