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困境(2)_葬鬼经

第六十二章 困境(2)

2017-10-14更新

他动手术就跟打仗一样!精神都是绷着的!”

  “他应该没事了吧?伤口都处理的差不多了,要是再有问题,那就真的没办法了。”陈秋雁问我,稍微侧过头,往洞口那边望着,似乎是不敢再看这边了。

  我嗯了一声,说应该没事了,但还是要观察一会才能得出结果来。

  要我说,方时良这人的命是真的硬,就跟孔百杨一样,都是属狗的土命,想死都不容易。

  他腹部的伤已经很严重了,几乎可以说腐烂到了最里面,只差没把肠子那些内脏烂掉,从他身上刮下来的血肉,至少都有两三斤重了……

  到这份上他都没死,相反,貌似还恢复得不错,这就让我很郁闷了。

  这牲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质?

  要说他是个普通人吧,那也不太可能,普通人受到这种伤,早八辈子就躺在地上挺尸起不来了,哪怕是不死,也得落个残疾。

  但是他呢?

  他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虽然他也说自己能感觉到疼,但实质性的大问题…..我倒是没看出来。

  是因为带着肉身蛊气的血肉太过于强悍了?还是方时良自身有些问题?

  真的,我确实是对他有点好奇了,他这命…..硬的有点过分啊……

  “都弄完了是吧?”方时良靠着石壁,半睁着眼睛,有气无力的看着我问了句:“我能动了不?”

  “你有多动症啊?”我一脸无奈的问他:“能不能消停一会?躺在这儿等伤口恢复恢复,不好吗?”

  方时良咧了咧嘴,岔开话题,问我一句,像是你这样的先生,是不是都比较有爱心?

  “那肯定啊。”我笑道。

  “照顾伤员,这种小问题,你肯定不会推辞吧?”方时良又问我。

  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没搭腔。

  “帮我点个烟呗?”方时良嬉皮笑脸的问我,脸上的匪气一扫而空,剩下的表情,全是那种贱兮兮的谄媚:“我手上没劲儿了,动不了啊,只能麻烦哥哥你了。”

  “就这事?”我试探着问道,把打火机摸了出来。

  “要是方便的话,你再帮我找点吃的喝的,我是不会介意的……”方时良咂了咂嘴,满脸期待的看着我:“像是你这种仗义的人,看见伤员有困难,那肯定是急公好义,急着施大义于天下…….”

  我哭笑不得的走过去,帮他点了支烟,之后又给自己点了支烟,慢吞吞的抽着解乏。

  “想找吃喝,你算是找错人了,我身上啥也没有,我姐那儿也是,装备都在岸上呢。”我笑道。

  听见这个答案,方时良如丧考妣的看了我一眼,没再说什么,虽然脸上全写满了“我好饿”这三个字,但他还是没说话,默不作声的抽着烟。

  “其实这个问题咱们也该考虑一下了,如果一直都困在这儿,也没办法回去,那么吃喝就是一个大难题啊。”我叹了口气。

  说着,我瞥了爩鼠一眼。

  几乎是在瞬间,这耗子嗖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支着身子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警惕,估计是怕我们饿极了想吃它。

  “水里有鱼吗?”我满脸期待的问道:“没有鱼无所谓,有虾也行啊,只要是能吃的活物,我们都不会嫌弃的。”

  “吱吱。”爩鼠摇摇头,应该是在说没有。

  “拐求咯(完了),老子们要被饿死在这儿了。”方时良苦笑道,叼着烟抽了两口,似乎也有了主意:“等我缓一会劲儿,咱们就试试,看看能不能从这儿逃出去。”

  “从哪边走?”我问方时良。

  “你这边啊,我那边不行,是真的不行。”方时良叹了口气,眉头皱得很紧,说起这话来脸上还有着后怕:“水里的东西都靠着水底呢,上面就是一个大漩涡,你根本没法往上走,只能顺着往下走啊。”

  “那还算好,我这边的情况比你麻烦多了。”我叹道。

  “那这意思是咱们走不了了?”方时良一愣。

  “也不一定,不过当务之急,还是想想吃什么,毕竟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听我这么说,方时良也不住的点着头,很期待的看着我:“你有主意了吗?”

  “有一个,但我觉得你们不会答应,给你们吃,你们也不会吃。”

  “啥子?”方时良忙不迭的说:“现在我除了不吃屎,其他的一概……”

  “吃人肉,你们吃么?”

  我说着,指了指自己的手臂:“我的肉身恢复力比较快,割一块下来,养一会儿,还能接着再割。”

  “你能别说话吗?”陈秋雁满脸恶心的看着我:“刚才给他动手术就够恶心了,没想到你还能更恶心…….”

  “我说的是实话嘛!事急从权啊!”

  “别,你别说了……..”

  方时良看了看我,顿时就干呕了起来,表情真跟吃了屎一样的难受。

  “听见你这话,我他妈就饱了,操…….”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