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又一个伤员(2)_葬鬼经

第六十章 又一个伤员(2)

2017-10-13更新

吧?”

  我点点头,说那肯定啊。

  “你是从哪儿来的?”方时良一脸好奇的问我。

  “一个水井里。”我不动声色的说道,反问他:“你呢?”

  “大水潭。”方时良说着,愁眉苦脸的骂了起来:“那水潭里面有漩涡啊,老子刚掉进去,直接就被抽下来了,跟冲厕所似的,真他妈倒霉催的!”

  “那里面是?”

  “隧道。”方时良说道,回过头,指了指他走来的地方:“一条长隧道,里面也没水,看起来还挺干燥的。”

  听见这个答案,我将信将疑的点点头,心里也开始琢磨了。

  如果方时良没有骗我,那么他掉下来的那个水潭,跟这里必然是连着的。

  隔着老远的两个地方……入口都跟水有关……并且还被一条隧道串联了起来……

  “你们是来干活儿的吧?”我试探着问道。

  方时良也没瞒我,点点头,从兜里摸出来一个小皮包,跟钱包似的,上面有一圈拉链。

  等他把这个小皮包打开,只见里面装着两排烟,闻着那味儿……应该是中华吧?

  “挺讲究啊,还拿防水包来装烟?”我忍不住感慨了一句,看着那个小皮包,心里也嘀咕了起来,这是好东西啊,等回去了我也让七宝给我弄一个。

  方时良笑了笑,没说话,递了支烟给我,又看了看躲在我身后的陈秋雁。

  “这是嫂子吧?”方时良问道,很友好的又拿了支烟出来,想要递给她,但最后还是把手收了回去:“看嫂子这样应该是个文化人啊,不抽烟吧?”

  “我不会,你们抽吧。”陈秋雁红着脸说道,辩解了一句:“我也不是你嫂子,别喊错了。”

  “哎哟!这还真是我眼拙!这么年轻的姑娘怎么能是我嫂子啊!”方时良讪笑道,点上烟抽了两口,说:“得叫你弟妹是吧?”

  他说完这话,还不等陈秋雁辩解,又问我:“哥们你多大?我叫你一声弟,你不吃亏吧?”

  “咱们俩年纪差不多,你叫啥都行。”我叹了口气。

  听见我这么说,方时良嘿嘿笑着,点点头,又看了看蹲在旁边的爩鼠,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这是你们的储备粮吧?”方时良双眼放光的问我,抬起手擦了擦嘴,好像是在擦口水:“能吃不?看着怪吓人的!”

  爩鼠对我们脾气好,对外人的脾气可就不怎么好了。

  一听方时良这话,再一看他都开始擦口水了,爩鼠顿时就急了眼,吱吱的叫着,四个小爪子下面也都冒出了黑烟,满脸的敌意。

  “厉害啊,这小畜生还会散煞气?”方时良惊讶道,一脸崇拜的看着我,问我:“你们沈家都开始拿精怪当储备粮了?”

  我没吱声,真的,已经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好了。

  这牲口不光是伤了肚子,我怀疑他还伤了脑子,要不然就是饿傻了。

  “怪不得你们沈家能在四川呼风唤雨呢……这是真有本事啊…….常人所不能及也……先生也他妈不能及也…….”

  方时良叼着烟,一边笑着跟我们说话,一边把眼睛闭上,腮帮子两边的肌肉都在抽搐,拿着烟的那只手也开始渐渐发抖了。

  “老方?”

  看见他情况不对,我急忙走过去,用手摸了摸他的脉门,大概把了一下脉,之后又扒开他眼皮子看了看。

  “你搞毛呢?”方时良笑呵呵的问我,语气已经变得有些虚弱了:“老子又没死,你把我眼皮子干啥?”

  我没有再跟他耍嘴皮子,皱着眉说:“我是医生。”

  闻言,方时良眼睛一亮,不住的点着头:“对对!我听他们说过!你爷爷是老中医!专门治人吹牛……哎不是这个……我脑子有点乱…….反正你看着帮我治吧……”

  我嗯了一声,说,尽力。

  随后我就把他的手臂拿开,掀开他上衣,看了看他腹部的这块伤口。

  “你这个是新伤?”我有些不敢相信的问方时良,屏住呼吸,没敢在这里大口吸气:“这怎么看着是旧伤呢?”

  “是新伤,是让冤孽给挠出来的…….”方时良说着,声音慢慢变低了,像是困了一样,眼皮子都睁不开,还不住的打着哈欠。

  得到这个答案,我心里顿时就疑惑了起来,究竟是什么冤孽能把他搞成这样啊?

  方时良腹部的伤口有海碗那么大,那块肉基本上都烂了,不光是起水泡流脓水,还散发着一股死人才有的腐臭味。

  稍微用打火机一按,肉瞬间就瘪了下去,里面像是空的一样。

  “能治不?”方时良问我。

  我想了想,摇头。

  “不好说。”

  “有啥子不好说的嘛?”方时良笑道:“不能治就不能治,咱们不玩那些虚的,你实话实说就行了。”

  “在外面,我能想办法给你治好,但咱们是在水下啊,要装备没装备,要法器没法器,要药材也没有药材…….”

  我说着,苦笑了两声,摇了摇头。

  “目前来说,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搏一搏,咱们先回岸上再说,这二呢…….”

  “我选二。”

  方时良毫不犹豫的说道,半睁着眼睛,看着我说:“如果那么容易就能回去,我就没必要走到这边来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