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又一个伤员(1)_葬鬼经

第六十章 又一个伤员(1)

2017-10-13更新

  

  听见那人回答的这话,说真的,我有点想发火。

  这什么鸡毛狗脾气啊?问他是谁又没骂他!至于拿脏话回我么!

  “狗日的什么素质!”我骂了一句,虽然觉得这声音熟悉,但也不是我所熟悉的人发出来的。

  我想都不想,直接把别在陈秋雁腰间的手枪拿下来,紧紧握着。

  掰着手指头算,我熟悉的人都倒了。

  七宝,司徒,孔百杨,这仨掉链子的货都在上面躺着呢,而常龙象跟老爷子他们还在四川…….

  “哎呀?”

  那人很惊讶的喊了一句:“你他妈还敢还嘴?”

  “枪进水了还能用吧?”我问陈秋雁。

  “能,但有很小的可能会炸膛,你可以搏一搏运气。”陈秋雁低声道,很警惕的往洞口那边看着。

  “你还不如不说呢。”我叹了口气。

  话音一落,我给爩鼠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让它注意点,情况不对随时上。

  反正这地方也不是外界,弄死个人也没人知道,更何况还是敌人。

  俗话说得好,狗爱仗人势,这耗子也是一个样。

  有我跟陈秋雁在这儿撑腰,爩鼠压根就不怂,一边用前爪刨着地,一边做好了随时扑上去咬人的准备,神色那叫一个嚣张。

  从洞穴里走过来的那人,似乎也不怕我们,打着手电照着路,骂着街就过来了。

  当这个不速之客在洞口露面的时候,气氛顿时就尴尬了起来。

  先前和我对骂的那个人,年纪跟我差不多大,浓眉大眼的样子颇为精神,但脸上的匪气是要多重就有多重。

  放在东北那片,估计都是天生能当土匪的料子。

  他应该是受了重伤,脸色略微有些发白,腹部那一块的衣服,已经让血给浸透了。

  “哎呀!真他妈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他很尴尬的跟我打了个招呼,语气万分惭愧:“早知道是兄弟你!我还跟你吵个什么劲儿啊!”

  “老方?怎么是你??”

  来的这个不是别人,正是前不久我们在公路边遇见的方时良。

  看见他的时候,说不惊讶那肯定是假的,我千算万算都没算到会是他来了。

  “我也纳闷呢,怎么是你们啊?”方时良紧捂着肚子上的伤口,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靠着石壁坐了下去,龇牙咧嘴的说:“我记得咱们走的路是叉着的,这没错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