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江湖_葬鬼经

第三十七章 江湖

2017-05-12更新

什么是江湖?

这个问题,一直都萦绕在我的脑子里。

特别是看见王生海满脸的恐惧,江湖这两个字,就让我更迷茫了。

按照老爷子的说法,江湖就是社会。

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一个社会阶层,都算是一个独立出来的江湖。

别的江湖是什么情况,这点暂且不论,就行内的小江湖而言,面子已经代表了太多的东西。

最常见的公式就是面子等于实力,这点行里的老一辈先生不认,但后生子弟几乎都是这么认为的。

越有面子的人,能买他账的人就越多,既然有这么多人服他,那他能没有实力吗?

不可能啊!

这又不是古时候,靠着一身风骨就能震慑群雄,这可是新时代啊!

短短几天,他的名声就臭上加臭,愿意跟他修行的弟子越来越少,而那些想找他办事的“事主”,也不再登门。

“你不心软吧?”老爷子冷不丁的问我。

就因为如此,越来越多的先生,把脸面看得比命都重。

哪怕他们做了些没屁.眼的事,行里人也不能说他。

说了,那就是不给面子。

不给面子,那就是砸人招牌拆人台子的大事。

轻则与人结怨,重则与人不死不休。

就拿王生海这个例子来说吧。

这时,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我看着王生海,忍不住问他一句:“你今天是打算弄死我们才上的山?”

在广西一带,他算是最出名的降师之一了,站得越高,对于那些所谓的面子就看得越重。

接连不断的被老爷子打了几次“脸”,他的名声可以说是越来越臭了,甚至有不少后生子弟都瞧不起他,觉得他是个没骨头也没实力的先生。

短短几天,他的名声就臭上加臭,愿意跟他修行的弟子越来越少,而那些想找他办事的“事主”,也不再登门。

恨是一回事,踩着老爷子重新正名,那才是重点。

哪怕这事会牵扯到官家的人……王生海也不在乎了。

新仇旧恨。

等我回到村子的时候,孙小五依旧处在昏迷中,周志国跟陈秋雁还在照顾他。

都在今天夜里算清了。

哪怕这事会牵扯到官家的人……王生海也不在乎了。

“你是铁了心要弄死我吧?”王生海问老爷子。

“是。”老爷子点头:“我不弄死你,以后你也得弄死我,斩草除根以绝后患,这点用不着我教你吧?”

话音一落,他像是下定决心了,冲我摆了摆手,叫我先去村子跟周志国他们会合,最多半小时他就能自己回来。

王生海耸了耸肩:“懂。”

“更何况……”老爷子犹豫了一下,目光复杂的看着王生海:“今天的事迟早会传出去,要是我不弄死你,沈家后面的路就不好走了。”

闻言,王生海的表情也变复杂了起来,若有所思的看着老爷子,没说话。

“如果我孙子不入行,那一切好说,但他现在入了行,我这个当爷爷的就必须给他铺路,也得给他上一堂课……”

老爷子说着,忽然转过头来,看着我问道:“你学到东西了吗?”

“学到什么?”我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办事办人,切记不能心慈手软。”老爷子说道:“当初我就是没狠下心拉下脸去弄他,这才有今天的事。”

我点点头,没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要是不弄死我,沈家还是沈家,说到底你还是想拿我的命来立威吧?”王生海咧了咧嘴笑着,仿佛是看透了一切,很淡定的说:“你给沈家立了威,你孙子以后的路也会好走许多,起码不会有那种不长眼的来找他麻烦。”

“哎不是,我就问你,你觉得你该死吗?”老爷子冷不丁的问了句。

“不了。”我耸了耸肩,脸上的笑容,略微有些勉强:“说是一回事,动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按照老爷子的说法,江湖就是社会。

王生海摸了摸下巴,说:“还行,我觉得不怎么该死。”

“不该死?”老爷子冷笑道:“谋财害命的事你没做过?坏规矩帮事主下降害人的事你没做过?屁大的能耐,还敢在广西那边找行里人收保护费,连先生都不放过,你他妈比黑社会还黑啊!”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王生海不置可否的笑着。

他现在算是冷静下来了,看老爷子的时候,眼里也没有害怕的神色。

反正都得死,那还不如坦荡荡的走。

到了最后,老爷子依旧没给我任何回答。

什么叫视死如归?

这就是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开心。

“89年的时候,有两个广西的后生不交钱给你,还抢了你一个活儿……”老爷子笑呵呵的看着王生海,问他:“就因为这点小事,你狗日的就把人给废了,还剁了其中一个后生的手,这事是你办的吧?”

一听这话,王生海直接点头,说是啊,这不就是我办的么?

“无规矩不成方圆,我有我的规矩,你有你的规矩,所以……”王生海说到这里,没有继续往下说,摇了摇头,显得颇为坦然。

这时,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我看着王生海,忍不住问他一句:“你今天是打算弄死我们才上的山?”

“真冷啊…….”

“是。”王生海说。

“如果我们落在你手里,你会放我们一马吗?”我皱着眉头问他。

“89年的时候,有两个广西的后生不交钱给你,还抢了你一个活儿……”老爷子笑呵呵的看着王生海,问他:“就因为这点小事,你狗日的就把人给废了,还剁了其中一个后生的手,这事是你办的吧?”

不可能啊!

短短几天,他的名声就臭上加臭,愿意跟他修行的弟子越来越少,而那些想找他办事的“事主”,也不再登门。

王生海笑了两声,反问我,你说呢?

“行,我明白了。”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表情复杂的看着王生海:“成王败寇,输了要认,这次老爷子赢了,你应该没话说。”

王生海点点头:“没话说,栽了就是栽了,这点不认不行。”

“你不心软吧?”老爷子冷不丁的问我。

见我来了,他们不免有些担心,直问我老爷子咋没回来?怎么就你一个回来了?

“刚才有,但是后来没了。”我说着,眼神渐渐认真了起来,虽说脑子有些发乱,但整个人还是处在一种诡异的状态里,特别的冷静。

“要不你来操刀?”老爷子笑着。

“不了。”我耸了耸肩,脸上的笑容,略微有些勉强:“说是一回事,动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没出息。”老爷子白了我一眼。

话音一落,他像是下定决心了,冲我摆了摆手,叫我先去村子跟周志国他们会合,最多半小时他就能自己回来。

“办事办人,切记不能心慈手软。”老爷子说道:“当初我就是没狠下心拉下脸去弄他,这才有今天的事。”

“不用我帮忙?”我问。

老爷子点点头,说:“路得一步步的走,有的东西你暂时还不能看,我怕给你留下心理阴影。”

老爷子说着,提起手中的小袋子,在我眼前晃了晃:“战利品都收拾好了,棺材钉一个不落,全都是宝贝啊…….”

一听这话,我也没再多问,嘱咐了老爷子小心,之后就直接下山了。

等我回到村子的时候,孙小五依旧处在昏迷中,周志国跟陈秋雁还在照顾他。

见我来了,他们不免有些担心,直问我老爷子咋没回来?怎么就你一个回来了?

“他办事呢。”我说道。

得到这个答复,陈秋雁倒没多想,只以为老爷子在处理那些五福孽。

但周志国可就聪明多了,似乎猜到了老爷子在办什么事。

“抓住了?”周志国问道,随手递了支烟给我。

最常见的公式就是面子等于实力,这点行里的老一辈先生不认,但后生子弟几乎都是这么认为的。

我婉拒道:“不好意思啊,周哥,不会抽烟。”

“抽吧,当镇定剂用。”周志国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我的手,似是在提醒我:“你手别抖了,再抖我都得当你嗑药了。”

“要不你来操刀?”老爷子笑着。

“没出息。”老爷子白了我一眼。

闻言,我沉默了一下,伸出手去,把烟接了过来。

“这事最好处理干净点,别给外人留话柄。”周志国低声说道:“官家这边你们不用担心,是那个降师扰乱治安在前……”

“扰乱治安?”我苦笑着说:“要是单纯的扰乱治安就好了。”

周志国耸了耸肩,没再说话。

“这烟要咋抽来着?点不燃啊!”我把烟叼在嘴里,点着打火机:“要吸一口是吧?我记得老爷子是……”

“啪!!”

“没出息。”老爷子白了我一眼。

没等我把话问完,我后脑勺上就让人赏了一记锅贴。

到了最后,老爷子依旧没给我任何回答。

“狗日的瓜娃子!好的不学学抽烟?!”老爷子站在我身后,一脸的朽木不可雕也:“学抽烟也就算了,竟然连烟都点不着,你脑子让狗吃了?!”

“你回来了?”

我稍微愣了愣,感觉这半个小时过的也太快了。

老爷子说着,忽然转过头来,看着我问道:“你学到东西了吗?”

王生海摸了摸下巴,说:“还行,我觉得不怎么该死。”

新仇旧恨。

“妥了。”

“事情办妥了?”我问。

“妥了。”

老爷子说着,提起手中的小袋子,在我眼前晃了晃:“战利品都收拾好了,棺材钉一个不落,全都是宝贝啊…….”

“那人呢?”我问。

“要不你来操刀?”老爷子笑着。

在昏暗的月光下,老爷子的笑容依旧灿烂。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开心。

他脸上没有手刃仇人的快意,也没有除掉大患的释然,只有一种我无法理解的无奈。

到了最后,老爷子依旧没给我任何回答。

哪怕这事会牵扯到官家的人……王生海也不在乎了。

他只是紧了紧外套,似乎是觉得冷了,不停的往手心里哈着气,念念有词的嘀咕着。

接连不断的被老爷子打了几次“脸”,他的名声可以说是越来越臭了,甚至有不少后生子弟都瞧不起他,觉得他是个没骨头也没实力的先生。

“真冷啊…….”

“行,我明白了。”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表情复杂的看着王生海:“成王败寇,输了要认,这次老爷子赢了,你应该没话说。”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